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揽炒派坚持立选“播毒”丧心病狂

有报道指特区政府将因应疫情延迟9月立法会选举。确实,在当前疫情高烧不退,传播感染不知伊于胡底的形势下,香港必须将抗疫放在最优先位置,并且禁止大型的人群聚集。既然要严控聚集,立法会选举自然不可能进行,否则就是与当前的抗疫主旨背道而驰,甚至会造成第四波更大规模的爆发,对香港造成巨大灾难。特区政府不能像揽炒派般视议席重于人命,为了选举连市民性命都不顾,果断取消选举已是别无选择。

疫下选举置市民于险境

对于取消立法会选举的消息,一如所料,揽炒派及其喉舌暴跳如雷,更上纲上线的指政府是“输打赢要”云云。这种说法十分可笑,一是这次是延迟选举,不是永久取消选举,如果揽炒派有民意支持,选举押后依然可以当选,对他们没有损失,也不存在所谓“输打赢要”。二是9月选举鹿死谁手仍未可知,不要忘记,建制派多年来议席一向胜过反对派,揽炒派以为区选大胜就可以目空一切,“35+”予取予求只是一厢情愿。其“揽炒”所为已经引起市民愈来愈大的反感,9月选举揽炒派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十拿九稳,恐怕未必,既然如此,又何来“输打赢要”?

延迟选举并非只影响揽炒派,对建制派同样造成很大的影响和打击,之前投入的资源,进行的选举工程都会浪费,但建制派总体还是认同延迟立法会选举,原因不在于议席胜负,而在于市民的安危。

一是在投票日前个多月的选举工程,各参选人都会积极落区以至上楼宣传,就算在“限聚令”下也不排除有参选人继续进行工程,这样必将造成大量人群聚集,加大传播风险。

二是反对派早前煽动非法游行及组织违法“初选”,已经导致病毒大传播,不少确诊者都证实曾到过游行路线周遭地区,或曾接触相关人士。如果继续选举,在投票日将会有几百万选民聚集在全港的票站,几可肯定会造成大传播。

三是选管会已经否决了在票站设立关爱队,也拒绝为长者及有需要人士提供特别照顾,如果长者出来投票,由于身体较弱,将承受巨大的病毒传播风险;如果大批长者及有需要人士因此却步投票,又会影响选举公平公正。

9月立法会选举,不论采取任何形式的预防,都肯定会造成巨大风险,任何对市民安全负责的人理应支持延迟选举决定。然而,本身是医生的公民党郭家麒竟指出,以防疫为由推迟选举绝不合理及不必要,外国如期举行选举后,亦无证据会导致疫情爆发,只有极权国家才会以防疫作借口押后选举。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亦指选举期间只要管理好人流,保持适当距离,即可进一步减低感染风险云云。

然则,请问他们如果选举造成大规模感染,造成人命伤亡,是否郭家麒、何栢良负责?他们又怎样负责?现在政府为防疫,连食肆堂食都禁止,“限聚令”不断收紧,千方百计斩断病毒传播链,现在有所谓医生竟指几百万人的聚集无问题?低风险?这是常识吗?这是一个医生应该给予的建议吗?还是因为政治原因,被政治蒙蔽了理智?

黄医附和揽炒派背弃市民

在疫情肆虐之时,香港百分之一的风险都不应该冒,更何况立法会选举几可肯定会造成极大风险。不少国家及地区都已因应疫情推迟选举,然而,公民党前主席陈家洛竟指至少30个国家和地区决定在疫情下如期举行选举,又宣称只要当权者仍然不放心,总会找到煞停立法会选举的一些说法云云。陈家洛的说法同样是屁股决定脑袋。每个国家及地区情况不同,是否延迟选举当然不足而论,香港地狭人稠,本已令到病毒容易传播,如果再继续进行大规模的集会及活动,必将令疫情更加失控。

况且,有国家或地区照样选举,但后果却是确诊个案急升如韩国,至于更多的则是押后,据统计现时已有至少67个国家或地区决定押后选举或公投。澳洲9月的地区选举、加拿大5月及6月的地区选举,以至英国5月的地区选举,更因应疫情押后12个月。不知道这些国家当中,有哪些是郭家麒口中的极权国家,怎不见郭家麒“仗义”谴责这些国家?

为什么这些国家要押后选举一年?原因不是选举不重要,是人命价更高。这波疫情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控制,在人命重于泰山的情况下,不如干脆定下一个较好、较稳阵的时间,让社会在这段时间内集中抗疫,完全控制疫情之后才选举,其出发点正是保障市民安危。

这些国家或地区幸好没有香港的揽炒派政客,没有为了议席罔顾人命的政棍、“黄医”。揽炒派“初选”“播毒”已经害惨香港,现在还要利用立法会选举“播毒”,将全港市民置于危险境地,行为不但可耻,更加可恨。全世界也只有香港的揽炒派如此丧心病狂,竟然毫不讳言地表示为了议席应该照样选举,一些所谓医学界人士,不但没有将市民安全放在首位,反而附和揽炒派的建议,一边不断说疫情危急,一边又说选举低风险,这样的医护人员同样是香港之耻。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