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田北俊反对押后选举,何其冷血!

近年来,香港湧现了一批自称行“中间路线”,实际上是背叛建制阵营,改为跟反对派沆瀣一气的政客。在香港这一波谲云诡的政治环境裏,有此情况实在不出为奇,但是这些人为了个人或其山头的政治利益,不惜胡说八道,无视香港全体市民的健康和福祉,这便太过分了!

以近日香港爆发第三波新冠疫情为例,消息透露政府为免疫情恶化,有意押后原定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自称行“中间路线”的“希望联盟”发起人田北俊随即跳出来,批评政府押后选举是“输打赢要”,又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民调落后9个百分点,但他也没要求押后总统大选云云。现在看来,这句话就是自打嘴巴。

不讳言的说,田北俊反对押后选举,纯粹只考虑到一己之利。毕竟,田北俊过去曾以“荣誉主席”名义充当自由党的太上皇,但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落马后,便进不了自由党党团,现届自由党领导层又不愿充当田北俊的傀儡,弄得他只能另起炉灶,建立所谓的“希望联盟”,意图藉此维繫着其政治影响力。

正因如此,田北俊的“希望联盟”才会四处挖人,如:被新民党辞退的袁弥昌、讹称不再支持“港独”的李启迪,充当其马前卒,意图在今次立法会选举中取得几个席位。他的如意算盘是:反对派与建制派在今届选举中恶鬥,两者不论谁取得多数议席,所得议席都不会相差太远,假若他豢养的傀儡能取得一到几个席位,便能成为“关键少数”,他就能在双方争相拉拢巴结下,谋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罔顾传染病学常识

只不过,政府若真是打算押后选举的话,未来一年的政治形势便会出现变化,田北俊的计劃亦有可能因此而落空,所以他才会极力反对押后选举。让人感到气结的是,田北俊认为选举毋须因疫情而押后的理由,竟然是因为选民排队投票只是“一条龙”、选民之间很大机会不会交谈,便能看出他为求一己之利,无视基本的医学常识。

首先,病毒不一定是透过飞沫传播,还能透过间接接触传播,受感染者触碰过的物件,有机会沾上病毒,其他人再触碰便有机会中招,这也是医学界一直建议,市民在疫情期间减少外出的原因。其次,票站投票人数一多,排队的市民能否保持1.5米的社交距离,亦是一个疑问。

此外,市民投票期间可能只接触几个人,但票站职员不是,万一其中一位选民已受感染,票站职员便有机会中招,而他们又有机会传染其他职员,以及跟其接触的选民,其他选民投票后又跟其他人接触,最终造成多人感染,而且传播链变得难以追踪。上述所提到的问题,还未算上选前的拉票活动,也有机会造成飞沫或间接接触传播的风险。

由此可见,田北俊质疑选举不须因为疫情而押后,完全是罔顾传染病学常识。事实上,根据国际民主及选举协助研究所(IDEA)的统计数据,至少68个国家或地区已经决定押后选举,当中24个国家或地区的选举已经押后,难道他们押后选举的原因,都是所谓的“输打赢要”乎?

走笔至此,田北俊提到的美国,特朗普已呼籲押后总统大选,早前16个州份的民主共和两党总统初选,其实均曾宣布押后。退一步而言,美国现已因为新冠肺炎防疫措施不济,至今已有450万人受感染。在此情况下,田北俊竟然还要叫香港在防疫上仿效美国,足见此厮实乃极端自私和冷血之徒也!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