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仅签署不保入闸 陈浩天案有先例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网讯 特区政府在昨日回应选举主任判定若干2020立法会选举获提名人士提名无效的决定时,提到选举主任参照了特区原讼法庭就陈浩天案的判词。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在有关判词中,不但明确指出要求拥护基本法的意图,并非仅仅为遵守基本法,更需支持、推广及信奉基本法,同时确立选举主任有权考虑声明以外的材料并调查相关人等是否符合参选资格等关键问题。

在2016年9月举行的立法会换届选举期间,已被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于7月18日递交已签署的提名表格,报称在该选举中获提名为参选新界西地方选区的候选人,选举主任其后基于对方未有确认书及鼓吹"港独"等理由宣布其提名无效,陈浩天随后提出司法覆核申请。

拥护基本法须支持宣扬

该案其中的一个被关注的点在于,若参选人已签署声明表明拥护基本法,符合"形式上的规定",选举主任能否考虑其他资料,例如参选人的政治言论等取消参选人的资格。

高等法院在2018年2月的裁决中表示,追溯选举规定的立法原意和历史渊源,及基本法相关条文,参选人不仅要形式上符合要求,即签署提名表格中拥护基本法的声明和确认书,亦需实质上拥护基本法。法官强调,有关规定中的"拥护"二字,意味着参选人不仅要遵守基本法,更要支持和宣扬它。

当时,陈浩天的代表律师还声称,让选举主任裁定参选人是否真诚拥护基本法非常主观,凡涉及这类剥夺选举权的决定,应该有清晰、明确和可查明的标准,较妥善的做法是选举主任只在"形式上"确认参选人的立场,若日后发现当选议员违反誓言和声明,才诉诸检控或撤销其议席。

法官认为,虽保障市民的选举权是一个有力的论点,但基本法对参选人的宪法要求是不容凌驾的,若选举主任只能形式上确认参选人是否符合资格,将会出现选举主任明知他实质上不会拥护基本法,但纯粹因为他填妥文件而必须让他"入闸"的荒谬情况。

参考声明外材料无越权

法官续指,由于提名期和正式选举非常紧凑,不可能等待法庭检控作出虚假声明的参选人,律师的建议因此不切实际。而待选举后再追究明显不符合拥护基本法要求的议员,做法亦相当迂回。

该案在判决时并强调,因法例同时赋权选举主任向参选人索取资料,以裁定他们的报名是否有效,所以该案中选举主任考虑声明以外的材料并调查陈浩天是否符合资格,做法并无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