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屠海鸣:抹黑选举押后 再暴露反对派自私自利本质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代表特区政府宣布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的决定后,《苹果日报》引述不具名的所谓“消息人士”称,政府抗疫专家顾问团只向特首分析疫情,但从未把疫情与选举扯上关系,推迟选举只是特首的结论,并非专家意见,以此立论,“直斥林郑混淆视听”。又有反对派人士称,押后选举是政府“输打赢要”,并以韩国和新加坡为例指摘政府。

无论特区政府做什么、怎么做、为什么做,反对派都会跳出来反对;哪怕是遇到人命关天的事,反对派也要抹黑,再次暴露出反对派自私自利的本性。

设“伪命题”误导公众

《苹果日报》此番设置的话题是一个“伪命题”。所谓“消息人士”称:“推迟选举只是特首的结论,并非专家的意见。”这个“靶子”非常可笑!遇到涉及公众安全的紧急情况,特首须找有关专家学者了解情况、研判形势,通盘考虑后做出决策,这是惯常做法。这一波疫情会给香港带来哪些风险?特首会听取政府抗疫专家顾问团的意见。但是否延期选举?根据法律规定,由特首会同行政会议援引《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制定规例,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必须按照政府抗疫专家顾问团的意见做出决定。

特首在宣布推迟选举的记者会上已重申,特区政府在抗疫工作中与专家顾问的互动和默契,每项抗疫措施均由特区政府通盘考虑而推出;特首也清楚表明,没有与任何一位政府抗疫专家讨论推迟选举事宜。可见,反对派在“反无可反”的情况下,真的是“饥不择食”,法律程序都没搞懂!

再说韩国和新加坡选举的事。韩国的选举是在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确诊病例“一路走低”的情况下进行的,而香港现在确诊病例“一路走高”,且每天有几十个“无头个案”,岂可同日而语!而新加坡的选举方式与香港更有诸多不同。譬如,新加坡可以邮寄投票,香港不能;新加坡的海外公民可以预先投票,而香港不能。如果香港要允许海外投票、邮寄投票、电子竞选等,则必须修法。但选举日仅剩一个月时间,且以现在的政治气候来看,修法成功的可能又有多少呢?这又是一个误导公众的“伪命题”!

以“抗中拒内”确定立场

初次听到反对派的反对之声,一些人会觉得似乎有一点道理,但时间一长,反对派的马脚就露出来了。纵观今年二月以来反对派的作为,经常做出不合逻辑的事情。

今年二月,在疫情防控的紧要关头,反对派策动一小部分医护人员发起“罢工”,要求特区政府对内地“全面封关”,阻断疫情传播渠道,即使在特区政府已实施“货入人不入”的硬核措施后,反对派仍然不肯收手。短短一个月后,欧美疫情爆发,反对派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要求对欧美国家“全面封关”。

前不久,特区政府提出请求内地医疗机构帮助香港进行核酸检测,有医疗界的反对派人士立即跳出来,称此举会导致港人“基因泄露”。有医疗专家随即驳斥其危言耸听,核酸检测所需的采样与基因检测的采样相去甚远,根本不是一回事。这又是一个误导公众的事例。

近日,应特区政府的请求,中央决定派遣广东的医疗人员为香港市民做核酸检测、帮助香港兴建方舱医院,又有反对派人士称,香港的医疗资源足以应对疫情,不必内地支援。昨天,反对派议员范国威和一些反对派的区议员又到食衞局门口“示威”,反对内地“雪中送炭”。回想二、三月份,香港疫情远没有今天严重,那时候都“医疗资源吃紧”,现在反倒不吃紧了?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抗疫形势随时在变,反对派的反对理由也在变,但“抗中拒内”是其不变的立场。这些事实印证了一个规律,反对派从来都是奉行“政治第一”,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可以罔顾事实、罔顾法律、罔顾市民的生命健康,这一次对选举押后的抹黑,只不过是故技重演罢了!

按主子的意图选择发声

针对立法会选举押后一事,在反对派毫无道理地抹黑特区政府的时候,人们发现,部分西方国家的“谴责”之声更蛮横无理,他们指摘香港特区政府打压港人“政治权利”,甚至将押后选举解读为“取消选举”。白宫新闻发言人竟然称:“中国政府违背了对香港市民此前的承诺。”

中国的一个行政区依据自己的法律做出一项决定,关这些国家什么事?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的宪制秩序是由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确立的,用不着这些国家操心!况且,因疫情影响,截至七月底,全球有68个国家和地区推迟了全国或地方选举。其他国家和地区可以延迟选举,中国香港就不能延迟?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尽管这样的强盗逻辑不能成立,但香港的反对派依然随着“主子”的指挥棒挥舞,与“主子”们一唱一和,眼里全然没有750万港人的健康安危,既违反了基本的政治伦理,也逾越了做人的底线!

因疫情爆发突然,特区政府做出立法会选举押后这个决定来得突然,令一些很有希望在此次选举中胜出的参选人感到失望,这是可以理解的。如何对待这一变化?笔者的好友、议员梁美芬是上一届立法会选举九龙西的“票后”,在此次选举中颇有胜算,前期也付出了不少努力,她说的一番话令人感动。她说:“虽然选举押后令自己前期的努力做了‘无用功’,但确实可令整个疯狂了的社会先冷静下来,调整一年再出发。”如果真为香港好,如果没有私心杂念,这才是参选人应有的心态。

反对派的参选人不会有这种心态,因为他们始终把自己的利益凌驾于公众利益之上;私利上脑,必然神经错乱,这样下去,早晚会被市民抛弃!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