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选举和抗疫 只能二选一

7月31日,第七届立法会提名期届满,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鉴于香港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构成严重公共卫生危机,她引用“紧急法”,决定把原定9月6日的第七届立法会投票押后一年至明年9月5日。

为什么押后一年?行政长官固然提供了答案。但是,我以为,关键在于第三波疫情暴露了香港现行社会制度和公共卫生机制,以及香港现有公共衞生防疫能力和经验,均存在着明显缺陷或不足,无法在较短时间譬如若干月遏制疫情。换言之,在香港这样一个人口密度高的城市,大型选举活动必定产生或需要高频率、强密度的人群聚集,必须在检测、追踪和阻断新冠肺炎传播方面建立起有效制度、机制,同时,完善相应的能力和经验的条件下,才能进行立法会竞选和投票。基于这样的判断,押后一年是适当的。

基于公共健康而作决定

既然决定押后一年,为何在7月30日相关选举主任要宣布12名参选人不符合资格而不能做第七届立法会候选人?换一个问题——为何不腰斩提名过程、宣布已然提名的无效、一年后重新启动提名程序?

不同处理方式,意义是不相同的。我理解,这关乎未来一年特区立法“真空期”将以何种形式来填补。

如果由第六届立法会任期延长一年来填补,那么,基本法第69条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除第一届任期为两年外,每届任期四年”规定就需要做修改。相比较,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当前特殊情形来赋予未来一年特区立法会特殊安排,毋须修改上述规定。

从第六届立法会若干议员被特区选举主任依法裁定不具备第七届立法会候选人资格来推测,有关决定未必让第六届立法会全体议员都在未来一年参与特区立法工作。而且,关于第七届立法会提名程序已告完结,一年后展开竞选活动和投票即可。这样的安排,充分体现押后的,是第七届立法会需要大规模人员聚集的竞选活动和投票,是针对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所以,不必人员聚集的提名程序按既定日程完成。这样的安排,也预告,全国人大常委会即将做的决定,也许将重申立法会任期四年,第七届立法会不因为押后一年产生而缩短任期。

“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必定反对押后选举。他们满心以为借助长逾一年的“黑色革命”夺取了第六届区议会选举胜利,第七届立法会选举他们可以再下一城。他们指责特区政府害怕失去第七届立法会支持而押后选举。这完全是自说自话。

首先,香港国安法于6月30日生效,迅速平息了“黑色革命”暴乱,7月1日零星的暴力活动是“死猫之跳”。7月11日、12日所谓“初选”即使数十万人参加,却只是“黑色革命”的余波,那两天,所有打出旗号的所谓候选人,无一敢公然举“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的“港独”标语。即使第七届立法会投票不押后,即使让个别“港独”分子混入新一届立法会,但是,只要他(们)敢于亮出底牌,那么,特区政府和司法机构就必定会依法取消他(们)的议员资格。

争取时间做好纾困工作

其次,特区政府防控疫情与稳经济、稳政局必须相辅相成,这是负责任的政府必须做的。押后立法会选举一年既使特区能够建立起防控疫情长效制度和机制,同时,也让香港社会聚焦防控疫情和稳经济保就业。“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在这一年不会停,建制派尤其爱国爱港中坚团体更不会松懈。一年时间,对于两大政治阵营是公平的,谁在一年里做得好,谁就能在一年后的选举中占上风。“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是假定他们能在今年9月6日投票时占上风,所以,反对押后一年。这样的心态,注定他们在一年后失败。

美英对待香港国安法的招数差不多已使出。事实证明,以美英及其他国家将对中国包括香港实施经济制裁,香港将失去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等来哃吓中央和特区政府,替“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壮胆,统统是虚幻。希望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充分抓紧一年时间,把防控疫情工作做好,尽可能缓解香港经济衰退带给各行各业尤其打工一族的痛苦,同时,夯实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社会政治基础。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