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揽炒势力搞司法覆核扭曲事实挑战中央

“长洲覆核王”郭卓坚在揽炒势力怂恿下,向高等法院申请司法覆核,指特区政府把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的做法违反基本法。这个挑战政府决定的司法覆核,无视甚至扭曲事实,极为荒谬无稽;无视防疫抗疫的严峻形势,罔顾人命,无良冷血。特区政府押后选举的决定,体现对科学防疫的尊重,体现对市民生命健康安全的责任担当,决定合理合情合法,不容挑战也无惧挑战。中央政府明确表示支持特区政府的决定,并将依法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有关立法机关“真空期”的安排,令特区政府的决定具有坚实的宪制法律基础。郭卓坚和其背后的揽炒势力唯恐香港不乱,刻意挑战中央权威,注定不会得逞。

郭卓坚申请司法覆核,要求法院颁发禁制令阻止选举延期,但连关键事实都搞错。郭卓坚声称,特首决定延后选举一年,把立法会任期改为5年,因此违反基本法第69条有关立法会任期4年的规定。这明显扭曲事实。特首会同行政会议引用紧急法制定的规例,是将立法会选举时间押后一年,并不是将立法会任期由4年改5年;在法理上,押后选举规例下,本届立法会任期仍是4年,到9月30日结束。基于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押后立法会选举的决定并不存在违反基本法的问题。郭卓坚的司法覆核依据的是不存在的情况,根本是强词夺理。

自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全球已经有60多个国际地区因为防疫的原因推迟选举。本港疫情形势同样严峻,若不顾现实状况,继续如期选举,与减少社交接触、加强防疫的要求背道而驰,增加疫情恶化的风险,很大机会造成感染个案几何级数上升的局面,后果不堪设想。尽快控制疫情传播,是本港当下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推迟选举是对市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高度负责。推迟选举亦充分保障那些因为疫情缘故无法参与投票人士的公民权利,确保选举的公平公正。而且,特区政府引用紧急法推迟立法会选举一年,解决了《立法会条例》《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延长选举时限的局限。因此,押后选举的决定正当必要,实事求是,符合公众利益。

相反,以司法覆核挑战押后立法会选举的决定,充分暴露郭卓坚及其背后的揽炒讼棍、政棍,漠视防疫迫切性和必要性,不择手段、滥用司法程序,企图延续政治揽炒,以谋取一己政治私利。在“救人胜救火”的防疫形势下,对于特区政府押后选举的决定,中央政府第一时间表示理解和支持,并宣布对立法会选举押后情况下如何处理立法机关“真空期”问题,将依法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有关安排,令押后选举的决定具有坚实法律基础,经得起任何法律挑战。事实上,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来处理基本法没有规定的问题,早有先例。2017年关于“一地两检”问题,就是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妥善化解。本港高等法院法官对“一地两检”司法覆核的判词提及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性质和地位,其中包括:一、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等同“释法”,本港法院无权裁定有关决定不具法律效力;二、人大常委会有权决定某个议题是否符合基本法及“一国两制”;三、人大常委会可以通过颁布决定来行使其监督权;四、人大常委会可以在基本法的框架外,制定对本港有法律约束力的规定。

由此可见,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对本港具有不可挑战的法律效力和地位。郭卓坚作为受人摆布的棋子或许不懂法律,但其背后的揽炒讼棍敢提出司法覆核,分明是要利用司法体系挑战中央权威。郭卓坚及其操纵者滥用司法覆核,上演挑战宪制、罔顾港人健康安全的政治闹剧,以法乱港,损民利益,必定徒劳无功。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