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揽炒派用司法覆核阻挠抗疫注定失败

疫情是一面镜子,照出谁是爱港,谁是害港。继大律师公会指控特区政府押后立法会选举是所谓“绕开基本法及本地法律条文”后,有“长洲覆核狂”之称的郭卓坚也粉墨登场,对立法会押后选举提出司法覆核。此举旨在挑拨香港特区与中央的关系,陷香港司法于不义,阻挠抗疫,更是不顾香港人死活。

抗疫是系统工程,欲速则不达,即使特区政府在中央帮助下,可以控制第三波疫情,但如果继续搞选举聚集,疫情很可能出现反覆,爆发第四波甚至第五波。特区政府没有引用“立法会条例”将选举押后十四天,而是以“紧急法”将选举推迟一年,既有科学根据,也有国际先例,合情合理合法。事实上,唯有彻底控制疫情,香港才能在一年后举行安全、公平、公正的选举。

抗疫是香港头等大事,抗疫救人就是最大的人权,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健康更重要。其他的事情都要暂时放下,押后选举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中央应特区政府的请求,向香港派出两支“救兵”,一为帮助香港扩大检疫范围,切断传播链;二为兴建类似“方舱医院”的社区医疗设施,减轻公立医院压力,这一切也是为了抗疫,受到香港市民的热烈欢迎。

值此人命关天之际,反对派不是配合、支持政府抗疫,不是将市民安危放在第一位,反而千方百计阻挠,破坏香港抗疫无所不用其极。由郭卓坚出面提出司法覆核,就是其中一招,但其指控第六届立法会任期延长了一年“违反基本法”,在法理上根本站不住脚。政府押后的是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并非第六届立法会“延长一年”,反对派搞司法覆核却不先做好基本功夫,这不是自暴其丑吗?

至于押后选举衍生的立法机关一年“空窗期”问题,非特区政府所能解决,因此特首向中央求助,中央则依法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此事项作出决定,一切都是依法而行。而中央的决定,又岂是地区法庭可以僭越处理的呢?

宪法与基本法构成香港的法治基础,特区政府引用的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裁决,而特区法庭并没有“违宪审查权”,这是香港法治的最基本伦理,也是常识。讽刺的是,反对派尤其是部分“蓝色贵族”常将“维护法治”挂在嘴边,但不少人连基本常识都搞不清楚,或者揣着明白装糊涂,以致一再闹出国际笑话。

在中央明确表态支持特区政府决定的情况下,有理由相信特区法庭不会受理郭卓坚的司法覆核。揽炒派为破坏香港抗疫而没有底线,推出年届八十的郭卓坚作“炮灰”,证明其顽固对抗中央的政治立场不变,向幕后主子邀功、为西方反华提供弹药的邪恶用心不变,“全面揽炒香港”的计划不变,必须受到最严厉谴责。当然,今非昔比,国安法已经落实,揽炒图谋不可能得逞。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