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大规模DQ后,港媒吁泛民做“忠诚反对派”

香港立法会选举提名期近日结束,共有12人被取消资格(简称为DQ),除了黄之锋、刘颖匡等“港独”分子外,一贯被香港社会认为是温和反对派的公民党,也有四名参选人被取消资格。

香港舆论界认为,这一举动是为反对势力划下政治红线,即不可支持“港独”“自决”、不可乞求外国制裁、不可以“揽炒”手段对抗中央。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媒体呼吁,希望温和反对派能够成为“忠诚反对派”。

“忠诚反对派”的概念来源于西方,英国宪政学者詹宁斯如此解释:“英国的宪法假定了在任何时候,如果政府辞职、落败或分裂,反对派可组成替代者。女王陛下的反对派就是女王陛下的替代政府,反对派领袖接近是女王陛下的替代首相。”

也就是说,“忠诚反对派”的意思一是忠实于宪制秩序,二是有服务民众的能力。

其实自回归以来,政治反对势力在特区一直有生存的空间,这是一国两制下所允许的。以往的反对派也曾有恪守理性,尊重宪制秩序的时候。

2010年,香港民主党抵制激进反对派用所谓“五区公投”争取政改,而是历史性走入中联办,与中央协商政改方案,收获共识,促进2012年政改通过。

微信图片_20200805195148

民主党走进中联办

但近年来受激进港独势力裹挟,传统反对派妄图左右逢源,在整体上偏离了理性参政议政、尊重宪制秩序的轨道,主张与中央强硬对抗。

修例风波中,公民党还有成员频繁访美,勾结外国势力干预中国内政,制裁香港。有这样的行为,怎么可能有资格参与立法会的选举?

微信图片_20200805195150

公民党议员赴美乞求制裁

过去,反对派也曾经有过为香港市民服务的经历。民主党立法会议员黄碧云曾在2015年为选区内住宅抽验食水含铅量,并发布化验报告。证明部分住宅内水管流出的食水,含铅量超出世界卫生组织标准。

这一举动引得不少建制派议员都纷纷效仿,为选区内市民抽验食水含铅量。

但随着传统反对派在路线上向激进港独势力靠拢,他们逐渐将政治凌驾于民生之上。去年区议会选举反对派得胜之后,区议会由一个服务市民、专注民生的机构,变成了反对派政治表演的舞台。一些反对派区议员还参与了联署“反对国安法”的活动,这已经超出了区政民生的范畴。

在抗疫过程中,不少反对派新任区议员在无法为市民提供防疫物资,最终还是当区落选的建制派前区议员出手,才为市民筹集到足够的口罩和消毒水。

有媒体认为,香港政治争议不可能在一时三刻解决,但政治不是全部,其他领域并非没有反对派服务社会的空间。

脱离为民服务的宗旨,将政治争拗凌驾于民生工作之上,不是一个从政者应该具有的品质。

反对派在香港社会上有一定的代表性,在立法会有一定数量的议席,这是香港的政治现实。但反对派应该明白,从政有底线、有规矩、有分寸,如果他们能即时调整,在一国两制原则底线面前知所进退,就能够获得应有的发挥空间。

若继续追求“揽炒”,甚至走上分裂国家的路线,等待他们的不只有DQ,还有法律的追究。(文/衣佳卿)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