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研改选举模式堵塞漏洞

本港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一发不可收拾,连续十多日确诊个案破百。特区政府果断押后立法会换届选举一年,以防人群聚集令病毒进一步扩散,同时避免身处外地的选民或因疫情无法回港行使选举权。然而,今次疫情亦突显本港的选举模式落后,特区政府有必要在这“真空期”尽速研究在本港引入境外及电子投票,以令日后即使遇上疫情等突如其来的事故,选举仍有机会如期进行。

境外投票不是什么新鲜事,当代的境外投票安排早于1910年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出现,当时的主要英联邦国家容许军事和外交人员在海外投票。到了1970年代,境外投票开始扩大至部分先进国家的海外公民,继而再扩展至其他发展中国家。至2019年,全球共有150个地方容许境外投票,占全球司法管辖区约七成,较1991年仅有31个地方有此安排,增加近4倍,这反映境外投票在全球获广泛接受及采用,特区政府没理由不就此作深入研究。

新加坡国会大选能如期在7月上旬举行,很大原因是当地早于2006年已实施境外投票政策,让逾20万海外公民在疫情下,无需理会出入境的限制亦能行使公民权利。反观香港,长期在海外及内地工作的香港居民人数众多,单是广东省便有逾54万人,若本港如期选举,这批选民将难以负担“14天又14天隔离检疫”的代价,变相令这批市民的公民权利被剥夺,投票结果亦不能反映整体民意。

故此,特区政府可先行研究在大湾区设立投票站的可行性,让他们不用长途跋涉,浪费时间返港投票,如遇上突发事故也能行使公民权利。

另方面,随着资讯科技的发展,全球有近15个国家在选举中正式采用电子投票。一般而言,电子投票大致上分两类,分别是透过安装在投票站的电子装置进行电子投票,以及在互联网进行投票。

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于2005年已容许选民使用自家电脑,舒适在家中或外出旅游时投票。爱沙尼亚一开始只有1.9%的选民使用电子投票,至2017年的议会选举,已进步到逾三成使用。澳洲新南威尔士省亦允许视力受损或选举当日不在选区的选民通过网络或电话投票。

电子投票的好处是减省排队时间、使开票更快、更方便,可减省点票人力等,行动不便者亦可在家中投票,尤其在疫情下,可避免人群排队聚集互相传染的风险。

爱沙尼亚能够采取电子投票,一个重要关键是投票连结其加密功能强大的电子身份证。特区政府正为全港市民更换新一代智能身份证,这无疑是一个大好时机,研究在本港引入电子投票的可行性,以确保日后即使遇上疫情等突发事故,选举亦不受影响。

来源:大公网 作者:冯 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