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美国妄安罪名 港媒一一戳破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有关的国家安全事务负有根本责任。香港特区负有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应当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为此,香港国安法获得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并实施。不过,美方就据此于日前宣布要“制裁”11名中央及香港特区官员,美国财政部更在新闻稿罗列了受“制裁”者的“罪状”。香港文汇报检视美方对各中央及特区政府官员的指控,发现其中有不少事实错误,更连“积极支持香港国安法”等官员的应有之义也被视作“罪证”,其他指控亦十分牵强。香港文汇报为此列出各项理据,反映各官员只是依法履行职责,更显美国为打压中国而罗织罪名的霸权主义。

遭诬官员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指控

◆直接执行北京打压港人自由和民主进程政策的首长

事实

◆根据基本法第四十三条,香港行政长官依照基本法规定对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区负责

◆加拿大智库费沙研究所去年底公布2019年《人类自由指数》,香港在全球162个国家或地区中排名维持第三,以10分为满分,香港分别在“个人自由”、“经济自由”和“人类自由”中取得8.7分、8.91分和8.81分

◆在传统基金会发布的2020年《经济自由度指数》中,香港在全球180个经济体中排名第二位,在以100分为满分的报告中取得89.1分,远高于全球平均的61.6分

指控

◆去年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引发连串大规模示威

事实

◆反中乱港的香港政客在修例风波前频频到外国密会官员,而示威期间暴徒的战略部署及昂贵装备来源也反映背后有其资金来源

◆去年冲突期间有外国极端分子参与

◆反对派政客大肆鼓吹、纵容暴力

指控

◆被指参与制订、通过或执行香港国安法

事实

◆中央在6月底在港召开多场座谈会,听取香港社会各界对国安立法的意见和建议,包括但不限于行政长官,故香港国安法是回应了社会各方面的关切

◆香港国安法第十二条订明,香港特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事务,承担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责任,并接受中央政府的监督和问责,而第十三条订明国安委由行政长官担任主席

遭诬官员 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

指控

◆协助港澳办监督香港事务,是中国采取政策、从事或威胁香港的和平、安全、稳定或自治的行动的领导人

事实

◆国务院港澳办的主要职能包括贯彻执行“一国两制”方针和中央对香港的规定、执行基本法;了解香港有关情况并提出政策建议;负责与香港特区政府的有关工作联系;承办国务院交办的与香港有关的法律事宜,就基本法实施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研究提出意见等,依法履行职责绝非“采取政策、从事或威胁香港的和平、安全、稳定或自治的行动”

遭诬官员 中联办主任、香港国安委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骆惠宁

指控

◆中联办声称尽管基本法禁止香港特区自治事务被干预,但中联办仍有权就香港事务发声

事实

◆中联办是中央授权专责处理香港事务的机构,有权代表中央政府就涉及中央与特区关系事务、基本法正确实施、政治体制正常运作和社会整体利益等重大问题行使监督权,关注并表明严正态度。这不仅是履职尽责的需要,也是宪法和基本法赋予的权力。

◆中联办发言人此前强调,中央对港工作部门依据中央授权履行职责,有权力也有责任对香港事务发言发声,香港社会少数人提出所谓“中央干预香港事务”,完全是歪曲基本法。中央对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政策,但高度自治并非完全自治,特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包括立法权,均来源于中央授权。被授权者须对授权者负责,授权者对所授出的权力拥有监督权。

指控

◆作为香港国安委的国家安全顾问、有份参与威胁香港和平、安全、稳定或自治行动

事实

◆香港国安法第十五条订明,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设立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由中央人民政府指派,就香港国安委履行职责相关事务提供意见,并列席有关会议。香港国安委的职责是维护国家安全。骆惠宁获国务院任命为国安顾问,是履行法定职责,而所谓威胁香港和平、安全、稳定或自治的言论是无事实根据的指控。

遭诬官员 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

指控

◆曾大力支持特区政府修订具争议性的《逃犯条例》

事实

◆张晓明此前明确表示,香港不应沦为逃犯天堂。去年,他会见来自香港各界人士的访京团时就强调,修例是必要的、适当的、合理合法的,也是社会大众不必多虑的。

他表示,修例是必要的,因为这是特区政府顺应民意的做法,不能让在台湾杀人案的疑犯在港逃之夭夭;修例是合理合法的,因为香港与内地同属一个国家,本来就要有逃犯移交安排,这也是落实基本法的规定。自2006年起,内地向香港移交的逃犯共约248人,只是内地单方面向香港移交逃犯并不合理,将在内地犯罪的香港人移交到内地受审,亦属合理合法

指控

◆作为从事或威胁香港和平、安全、稳定或自治行动的官员

事实

◆国务院港澳办的主要职能包括贯彻执行“一国两制”方针和中央对香港的规定、执行基本法;了解香港有关情况并提出政策建议;负责与香港特区政府的有关工作联系;承办国务院交办的与香港有关的法律事宜,就基本法实施涉及的相关法律问题研究提出意见等。依法履行职责绝非“采取政策、从事或威胁香港的和平、安全、稳定或自治的行动”

遭诬官员 中央驻港国安公署署长郑雁雄

指控

◆被任命为国安公署署长,具监督政府和直接调查重大案件的广泛权力,有关工作实质上威胁香港和平、安全、稳定及违反高度自治方针

事实

◆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九条订明国安公署的职责为分析研判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形势,就维护国家安全重大战略和重要政策提出意见和建议;监督、指导、协调、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收集分析国家安全情报信息;依法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因此,国安公署的工作与美方所说的完全相反,且国安公署人员须依法接受国家监察机关的监督、全国性法律和香港法律的,不存在滥权情况

遭诬官员 特区律政司司长兼香港国安委成员郑若骅

指控

◆被指负责参与制订、通过或实施香港国安法

事实

◆香港国安法属全国性法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制订,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及通过,并非由香港律政司制订及通过

◆香港国安法已纳入基本法附件三,作为在港实施的全国性法律,特区政府所有部门包括律政司有责任配合落实

◆根据香港国安法第十二条和第十三条,郑若骅作为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须承担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责任

遭诬官员 特区保安局局长兼香港国安委成员 李家超

指控

◆引入专门负责执行香港国安法的新警察部门,负责掌握、收集和调查情报

事实

◆香港国安法第十六条订明,香港警务处设立维护国家安全的部门,配备执法力量,而第十七条列明其职责为收集分析涉及国家安全的情报信息、调查有关犯罪案件、进行反干预调查和部署、协调、推进维护国家安全的措施和行动等

指控

◆在香港国安法授权下,制定胁迫、逮捕、拘留或监禁市民的政策

事实

◆根据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三条,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时,可采取现时法律准予警方调查严重犯罪案件时的各种措施,及其他针对国家安全犯罪行为的措施。有关措施是法律赋予,李家超是依法办事

指控

◆被指负责参与制订、通过或实施香港国安法

事实

◆香港国安法属全国性法律,其草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拟订,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及通过,并非由香港保安局制订及通过,但特区政府所有部门有责任配合落实

遭诬官员 特区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兼国安委成员曾国卫

指控

◆作为维持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关系的决策局局长,并被指负责参与制定,通过或实施香港国安法

事实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负责统筹基本法的全面贯彻和落实,按照“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原则,发展和维持香港特区政府与中央人民政府和其他内地政府部门具建设性的工作关系

◆香港国安法属全国性法律,草案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拟订,并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及通过,并非由香港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制订及通过,但特区政府所有部门有责任配合落实

遭诬官员 特区警务处处长兼香港国安委成员邓炳强

指控

◆积极支持香港国安法

事实

◆根据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就职时须宣誓效忠香港特区,而香港直辖于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官员支持香港国安法实理所当然

指控

◆警队在其领导下围困香港理工大学,并逮捕了数百名示威者

事实

◆暴徒为迫使特区政府回应所谓的“五大诉求”,堵塞连接港岛和九龙的红磡海底隧道,被警方驱散后占领理大。警方及理大校方多次呼吁在场者离开,暴徒则筑起路障、纵火更暴力冲击警方防线。持续16日的占领完结后,警方在校园内搜证时发现大量汽油弹及腐蚀性液体,而因占领理大而被捕者大多数为外来暴徒而非理大学生

指控

◆作为香港国安委成员,他负责指示警队逮捕、拘留或监禁违反国安法者

事实

◆香港国安法第四十三条列明,警务处维护国家安全部门办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时可采取的各项措施,邓炳强作为警务处处长,有责任依法办事

遭诬官员

特区行政长官办公室主任兼香港国安委秘书长陈国基

指控

◆国安委的工作不得公开,其决定也不受司法覆核,因此陈国基是被指负责制订、通过及实施香港国安法

事实

◆陈国基是依法履行职责。香港国安法第十三条订明,国安委下的秘书处由秘书长领导,而秘书长由行政长官提名,报中央政府任命;第十四条订明,国安委的工作信息不予公开,其决定也不受司法覆核

遭诬官员 特区警务处前处长卢伟聪

指控

◆任内拘捕逾4,000名示威者,造成1,600人受伤

事实

◆卢伟聪在去年11月18日离任前,指挥警队处理多宗暴力程度不断上升、影响市民和公共财产的示威,包括有暴徒堵塞道路、毁烂公共及私人财物、肆意纵火、殴打不同政见的市民、冲击立法会大楼、破坏铁路系统和瘫痪机场等,示威者已干犯多项刑事罪行,且警方在执法时已使用低程度武力

指控

◆一直容许警员阻挠、限制或惩罚港人行使言论自由或集会自由

事实

◆随着去年6月起多宗游行集会均演变为暴动,警方评估集会申请时须更为审慎

◆有“长洲覆核王”之称的郭卓坚去年入禀高等法院,声称游行集会须经警务处处长批准“违宪”。高院在判辞中指,集会自由非绝对的权利,并受法例所限,同时须考虑公众秩序及其他人的自由、权利,而警方以公众秩序为由批准或限制游行集会属合宪及合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