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壹传媒股价癫升 为黎智英“搭桥”套现 ?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壹传媒主席黎智英等人因涉嫌违反国安法及串谋欺诈等罪被捕,股价却反常癫升,引发重重疑团!在本地网红鼓动与台资庄家联手催谷下,壹传媒(00282)股价癫升两日,大公报调查发现,有人在背后操盘,趁炒上挨近2元高位时放货,令壹传媒股价收市跌至1.1元,盲跟入市的“黄丝”散户惨被割韭菜。证券界人士称,壹传媒昨日交投超过40亿股,相当于街货量的5倍多,有心人左手交右手,利用“搭棚”伎俩,操控壹传媒股价,但本地监管部门却懒理,累小股东成手蟹货。粗略统计,昨日大手买卖占成交三分一,获利超过11亿元。有分析估计,玩弄财技既为黑暴组织及庄家揾快钱,亦为黎智英减持套现“搭桥”。

黎智英等壹传媒管理层前日被捕,“黄丝”老千党即出动。在网上股评人鼓动下,“黄丝”连续第二日盲目高追壹传媒股份,令到股价最多抽高668%,高见1.96元,直扑2元关;但股市发财定律是:早上推高股价,是为了下午沽货。正当散户不计价追货之际,老千党就趁高位沽货。在放量卖盘涌出下,壹传媒股价由高位掉头向下,曾经跌穿1元,低见0.93元,即由高位回调52%,收市时报1.1元,较上日升331%。

大公报调查发现,庄家早于周一已部署好食大茶饭。黎智英早上被捕后,股价上午未有异动,市场交投亦疏落。中午在多位黄丝网红及艺人在社交平台煽动下,下午开市交投突然活跃,黑暴资金及庄家亦顺势入市摸鱼,成交股数每分钟由几百万股,以至数千万股不等,将股价推高至0.4元后反手散货,一众股民中伏接火棒。

黑暴组织及庄家揾快钱

所谓食过翻寻味,周二黑暴资金与庄家重施故伎,以《苹果日报》加刊为炒作借口,开盘即大手扫货催谷股价,在9时30分已录逾9800万股交投,其后15分钟内,平均每分钟也有逾2000万股成交,直接将股价打上0.5元,中午过后再下一城,庄家大手扫亿股带动气氛,股价推高至1.96元,其后展开收割行动,不过散户承接能力有限,股价回落至1.1元。资料显示,单是昨日超大手及大手买卖盘占总成交约三分一,即相当于13.6亿股,以昨日股价升0.845元或331%粗略计算,黑暴资金与庄家赚逾11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壹传媒昨日交投40.86亿股股份,但该公司已发行股份亦只有26.36亿股,而在逾26亿股中,黎智英持有18.78亿股,连同两位董事持股,合共约19亿股,公众股东(或称街货)持股约7亿股股份。换言之,壹传媒昨日40.86亿股交投量,相当于街货的5.8倍。面对昨日异常交投量,证券界人士指出,这类似传统“搭棚”伎俩。

左手交右手 推高股价

所谓“搭棚”,就是多名关连人士把股份左手交右手,合谋推高股价;举例说,A投资者把股份沽出,B投资者接手这些股份后随即沽出,C投资者接手这些股份后又随即沽出,之后D投资者、E投资者等接货后沽出。该人士称,这些关连人士往往预先持有若干街货,使到市场剩余街货量减少,成功操控的机会亦较高。

分析员表示,壹传媒股份成交金额达到42.65亿元,是港股第三大活跃股份,超过阿里巴巴(09988)的40亿元。如此巨量资金,并非散户投资者可以应付得到,所以有指有来自台湾资金进场扫入壹传媒股份,背后原因值得关注。他又称,现时市场对于壹传媒股价众说纷纭,有指是托高股价,让黎智英可以在高位减持套现。对于市场关注,本地监管部门应该尝试了解,可是却要管不管,要理不理。

股民对证监会的四点质疑

一 证监会不要求壹传媒停牌,任由其股价大幅攀升及波动。

二 证监会不理会壹传媒在周二收市时可以达到 40.86亿股交投,是公司已发行股数26亿股的约1.57倍。

三 证监会不诘问壹传媒,为何只有约7亿股股票在流通,但周二一天便有40.86亿股在交投,等同于这7亿股在一天内转手了逾5次?为何壹传媒的股民会这样热衷买卖?货从何来?

四 证监会作为证券及期货业的最高监管机构,在1992年的港英政府时代成立,由英国人和亲英势力所把持,回归后,这结构也未曾改变过。现任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Ashley Ian Alder)是英国人,他的前任韦奕礼,是先当主席、后当行政总裁,以国际标准看,由外国人担任这个在金融举足轻重的位置,是不可思议的。

齐齐炒起|极速抽水 万华沽毛记袋千万

壹传媒狂炒成为市场焦点,有其他传媒疑照办煮碗,趁机挟高再高位派货齐抽水。100毛母企毛记葵涌(01716)炒高超过一倍,万华媒体(00426)及世界华文媒体(00685)亦分别炒升33%及14%。

资料显示,张翼卿任主席的世界华文媒体,持有万华媒体约73%,亦同时持有毛记葵涌股份,而3只股份向来交投疏落。而恰巧近两个交易日成交金额及股份均显著急升,走势上同样有上午炒起、中午见底、下午回落的特色。其中,毛记葵涌表现较夸张,周一中午突然由上日的0.5元一下子炒升至1.25元,下午逐步回吐至0.75元。星期二再接再厉,用半日“搭棚”炒至最高2.38元,其后回落至1.55元收盘,两日累涨逾两倍。同期万华媒体升54%,世界华文媒体亦累涨25%。

此外,万华媒体昨日亦大手减持毛记葵涌,以平均价每股约1.547元,沽出675万股,套现1040万元。交易后,万华媒体持有毛记葵涌权益由7.5%降至5%。

市场人士指,壹传媒昨日大手及超大手交易占成交三分一,而毛记葵涌高达四至五成,而万华媒体及世界华文媒体的比例,更有五至六成。

毛记葵涌一般日均成交只有数万股,而昨日飙至1.76亿股,万华媒体及世界华文的交投,亦由数十万股激增至8000万股及1670万股。交投异常是否有大户背后操作,值得深入调查。

网上黄媒|“毛记葵涌”18年上市 屡发反中乱港文宣

“100毛”于2013年3月开始发行,标榜生活潮流杂志,创办人是作家林日曦。2015年5月,林日曦等以“100毛”为基础,再成立网上媒体平台“毛记电视”,以恶搞风格对社会时事抽水,其中不少内容都鼓吹反中乱港。

2016年,“毛记电视”把“一带一路”发展规划抹黑成“一戴一露”,更由旗下男艺人“东方升”等半戴女性胸围演绎,手法极其低俗。

同年立法会换届选举,“东方升”再假扮民建联候选人周浩鼎的支持者,在未经周浩鼎团队授权下擅自宣传,更公开谎称周浩鼎“选情唔急”,涉嫌触犯《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周浩鼎团队向廉政公署投诉后,“毛记电视”把涉事影片从网上移除。

去年至今,“毛记电视”屡次发表支持反中乱港分子的文宣。去年暴乱期间,“毛记电视”旗下女艺人“银纸彤”在家中遇火灾死亡。有网友质疑“银纸彤”是储存或制造汽油弹出事。反中乱港分子则找出她手持“港独”标语“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照片,声称事件“疑点重重”、“手足遭到谋杀”,惟至今没有任何证据支撑反中乱港分子的讲法。

2018年3月,“100毛”、“毛记电视”等业务以“毛记葵涌”(01716)的名义在港交所上市。招股期间,其公开发售部分录得超额认购约6288倍,创2014年来新高。挂牌首日“毛记葵涌”股价一度高见11.76元,较招股价狂升8.8倍,远高于市场预期,其后便很快开始不断回落。去年全年,“毛记葵涌”股价由约1元跌至约0.7元,今年更一度低见0.465元。

政界关注|防止人为操作 证监责无旁贷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捕后,股价连续第二日出现异动升幅。有专业人士认为,股价如此波动或涉及人为操作;若涉及外国资金以此途径为黑暴提供资助,则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促请相关部门严肃跟进。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前金融界立法会议员吴亮星表示,壹传媒这两天出现大手交易的情况,证监会及特区政府应调查当中是否涉及内部交易。如果是正常买卖的话,股价是不会有这样大的升幅。他指出,黎智英因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被捕,大手交易背后有机会涉及外国资金的资助,所以有关当局要认真调查。如果出现人为操作的情况,就要透过惩处机制处理。

金融服务界立法会议员、经民联副主席张华峰表示,他已经与证监会、港交所商讨此事,而港交所是第一监管者。壹传媒已发行股本只有26亿股,但昨日收市的成交股数约41亿股。当成交量大过发行量,已属于不寻常交易,证监会其实可以命令有关公司停牌,不过证监会并未有任何行动。他又指,若果今次交易涉及洗黑钱或利益输送的话,肯定可以直接停牌。

香港政研会主席邓德成昨日去信证监会称,黎智英因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被捕,惟未见证监会要求有关公司交代,更未有将有关公司停牌。壹传媒的股价连续两日大幅异动,而证监会依然未见行动,与过往处理其他类似情况上市公司的手法截然不同,令公众对证监会的管理效率和方针产生巨大质疑。他要求,证监会立即停止壹传媒一切交易,直到违法事情明朗及壹传媒公开交代。他说,证监会作为市场的唯一监管机构,对保障投资者权益,及维持香港股票交易市场良好声誉责无旁贷。此外,政研会亦要求金管局及银行公会彻查反对派公私银行账户,是否有涉嫌收取、发放政治黑金,严格遵守国安法要求,查封一切可疑交易账户,停止外国势力黑金流通,维持香港良好金融形象。

监管不足|无视三大停牌理由 有损金融中心声誉

壹传媒(00282)股价连日异动,任由股份被舞高弄低。不过,作为证券市场重要把关的港交所及证监会,均未有采取果断行动,保障投资者及一众小股民利益。证监会昨晚只简短回应,密切监察壹传媒股份交易活动。

监管机构以往一般在三种情况下会要上市公司停牌,包括公众持股量不足、经营业务不符合《上市规则》,或是上市公司或其业务不再适合上市。另有一些特殊情况下,当局可要求股份短暂停牌,例如上市公司没有就股价及成交量波动作出解释。

市场人士批评,起码有三大理由壹传媒股份需要即时停牌。第一,黎智英等多位壹传媒高层周一早上被捕,虽然媒体有即时报道,但仍可能构成投资者接收消息不对等现象,令市场交易不公平。当股价异动,可能引发羊群效应,引导不知情的股民跟风入市。高层被捕涉股价敏感资料,监管机构已有理据勒令停牌。

第二,除主席黎智英外,董事兼行政总裁张剑虹,董事兼财务总裁周达权亦被捕,他们于公司日常经营息息相关,监管机构应下令股份停牌,并要求壹传媒对经营状况作详情交代。

第三,当股价出现异动上市公司未有短时间内回应,监管当局亦可叫停股份买卖。业内人士指,监管当局的放任态度令人匪夷所思,与以往严格把关做法有很大出入,有损国际金融中心声誉。

证监会昨晚声明,鉴于上述异常升幅,投资者在买卖壹传媒股份时务须格外审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