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放下分歧为香港 珍惜机会破困局

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至少一年,意味着原班人马全部过渡,包括多名被DQ的现职议员,如此宽松处理,出乎不少人意料。事实证明,无论是特区政府押后选举一年,还是人大常委会处理立法机关空缺的问题,都是严格依法办事,一切以香港利益为依归,着眼于生命至上、抗疫为先,聚焦发展经济及纾缓民生困难。

香港祸不单行,先有黑暴,继而疫爆,百业衰退,民生维艰。为控制第三波疫情,特区政府推出多项措施,更在中央大力支持下推动全民自愿检疫,及设立第二个方舱医院。当然,抗疫非政府可以单独完成,全社会必须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否则只会事倍功半。就以全民自愿检疫为例,如果有人检疫,有人拒绝检疫,社区存在“漏网之鱼”,疫情势必没完没了,全香港都是输家。

撑企业、保就业也是当务之急。事实上,要不是特区政府早前推出合共三千亿元的两轮抗疫基金,企业倒闭及打工仔失业的问题势必更加严重。现在,社会上要求推出第三波抗疫基金的呼声日增,但有关拨款必须得到立法会支持才能成事。而立会是否能正常运转,取决于反对派如何抉择。市民希望反对派议员珍惜机会,理性问政,以抗疫及关顾民生为重,但若执迷不悟,继续过去的揽炒立场,动辄拉布及制造流会,香港无法走出政治争拗的泥潭,只会继续沉沦。

反对派内部派系杂乱,并非铁板一块。激进派无缘参加下一届立法会选举,出于“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揽炒心理,主张“总辞”以抗议全国人大的决定,拉其他反对派落水,制造轰动效应,哪怕“上一日头条都好”。但对传统反对派而言,本来有议席,为何要拒绝?如果陪激进派一起癫,不仅即时失业,跟每月十万元收入过不去,更可能从此失去政治生命,代价不可谓不重。

在如何对待人大常委会决定方面,反对派立场分歧,近日他们再次开会,依然没有结论。传统反对派内心很纠结,既想继续参与立法会工作,又担心惹来“花瓶”之讥,遭到激进派狙击。但正如有人指出,若杯葛第六届立法会继续运作,有什么理由参加第七届立法会选举?再说,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等于反对“一国两制”及不拥护基本法,今后有什么资格入闸参选?

其实,在政治版图上,激进派与温和派之间并非战友,而是对手,甚至你死我活。激进派孜孜以求的是赶绝温和派,从早前的非法“初选”胜出名单,已可见一斑。

“一国两制”之下,反对派有其政治空间,但前提是尊重并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及发展利益,做“忠诚的反对派”。特别是国安法已经落实,立法会政治生态必然出现重大改变,反对派若不能顺应时势,知所进退,那就是与民为敌,也是跟自己过不去,何必呢!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