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叫停“总辞”反映外国势力正调整策略

反对派本来在“总辞”问题上一直不置可否,一边说不必急着表态,一边又说要先做民调再研去留,总之一味“拖字诀”。但周一反对派在召开闭门会议后,突然发表声明,表示“大多数议员倾向留守议会战线”。反对派会议召集人陈淑庄强调,反对派议员会继续商讨,尽量求同存异、寻求共识云云。现在反对派突然叫停“总辞”,并表明会留守议会,当中除了钱作怪之外,究竟反映了什么?

反对派在“总辞”立场由模棱两可变为坚决反对,当中不单是反映他们对议席的恋栈,更反映了外国势力对港策略的调整。前一段时间,美国等西方国家借香港国安法发难,大力干预香港事务,更对中央及香港官员实施所谓的制裁。反对派随即全面配合,摆出了开战姿态,当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并未就立法会“真空期”安排作出决定,反对派已扬言如果人大常委会坚持DQ议员,将会“总辞”云云。反对派的对抗路线,显然是配合外国主子的策略,企图通过这一轮“极限施压”,迫使中央及特区政府退让,从而毕其功于一役。

但出乎外国势力及反对派意料,这一轮施压完全没有效果,针对美国的制裁,中国有理有节作出反击;针对反对派的施压,中央毫不动摇,要拘捕的照样拘捕,要DQ的照样DQ,至于人大常委会决定让现届议员留任,更多的是显示中央的善意,希望立法会能够重回正轨,而非对反对派让步。

这些都向外国势力及反对派传达了明确信息:不要试图挑战中央底线,如果反对派继续挑衅,必将遭到重锤还击,黎智英以及一众“港独”分子是前车之鉴。中央及特区政府的坚定,出乎外国势力预期,林郑特首更多次表明不怕所谓制裁,显示特区政府上下底气十足。

中央不动摇令外国势力虚怯

在香港国安法出台后,中央及特区政府更加不会畏惧外国势力的恐吓和制裁。面对这样的情况,外国势力及反对派开始着急了,所谓“总辞”不过是一种政治Show Hand,黎智英以及反对派以为抛出“总辞”就可以逼使政府屈服,结果根本没有人理会,黎智英被高调拘捕已是证明。这样,如果外国势力继续以前的一套“极限施压”操作,指令反对派不断将行动升级至“总辞”,结果正如一些学者所指,除了可以霸占一两日报纸头版之外,什么也争取不了,更令外国势力部署了这么多年的议会斗争路线被“一铺清袋”。

没有了议会路线,难道反对派要全部改走“黑暴”路线、街头路线?去年花了庞大资源策动的连场“黑暴”,成功争取了什么?“黑暴”路线已证明此路不通、死路一条,再走下去只会令反对派更加边缘化。所以,外国势力更加不能放弃议会路线,不能放弃立法会那二十多个议席,不能放弃豢养多年的反对派政党。而“总辞”恰恰就是葬送传统反对派的“自残”手段,是揽炒派借刀杀人之计。

所以,在最后时刻外国势力终于调整了对港策略,不再妄想所谓“速胜论”、“极限施压论”,而改为重新整合反对派力量,保住立法会阵地,积累实力,徐图后计。于是指令反对派要留守议会,而《苹果日报》随即担当“传声筒”角色,在社论及报道上一反黎智英此前立场,改为呼吁反对派留守议会,保留有用之身云云,直斥揽炒派败事有余,这正反映外国势力正在调整策略,要反对派不要以硬碰硬,要保留实力,留待下次发难机会。

然而,反对派可以留任议会,不代表他们就万事大喜,这一年是中央的观察期,反对派如果真的想继续议会路线,就要知所进退,要与“揽炒”切割,不要被许智峯之流主导党的路线。如果反对派仍然不知收敛,仍然放任许智峯这些癫狂分子到处搞事,这一年恐怕就是反对派最后的议会岁月。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