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向新生洗脑煽暴 市民闹爆

图:去年11月,暴徒占据中文大学大肆破坏及在校园内焚烧杂物,并且阻碍附近车辆行驶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中大学生会公然煽暴。大学联招近日发榜,中大学生会随后在社交网络发布一封署名为“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干事会临时行政委员会”的新生家书,不仅把中大暴乱鼓吹为“一众中大人及香港人以肉身抵挡子弹水炮,誓死保卫校园”,还把中大的人文精神扭曲为所谓的“反抗精神”。大公报记者发现,这个“临时行政委员会”的成员均来自前中大学生会干事会,而该干事会在竞选时的纲领公然声称“港独是现行较可取的前途选项”。有市民闹爆学生会将校园变成政治斗争场所,残害入学新生。

中大学生会13日在社交网站上发布一封“中大学生会致2020年度新生之家书”,鼓吹所谓“暴大人”概念。不仅把中大暴乱称为“一众中大人及香港人以肉身抵挡子弹水炮,誓死保卫校园”、称参与暴乱的人为“义士”,还把中大的人文精神扭曲为所谓的“反抗精神”。

这封公开信的署名为“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干事会临时行政委员会”。临时行政委员会的成员为主席苏浚锋、副主席叶子萱、秘书黄家俊、财政尹钰堃、总务陈伟霖,均是在今年二月卸任的第四十九届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干事会内阁“晨煦”成员。

大公报记者发现,“晨煦”的竞选纲领中,充斥“抗争”、“革命”等字眼。在外务部分中,还提出要在2047年重夺所谓二次前途话语权,认为“香港人有权通过自决公投决定自己的命运,因为香港人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我们认为港独是较可取的选项,因为独立方能令香港脱离中国的压迫。”除此,他们认为要鼓励中大学生就“二次自决”多讨论。纲领中更有“不排除任何抗争手法,支援抗争行动”等字句。

“晨煦”于去年二月当选,同年10月1日,中大学生会在社交网站表示,在7月28日暴乱中至少有六位中大学生被控暴动罪,将于二日在法院提堂,因此“号召同学一同到法院声援中大同学及其他被捕义士。同时于本周罢课并参与各种抗争行动”。

为暴徒提供物资救援

在11月中大暴乱中,中大学生会参与了各项“支援”工作,其中包括由吕天忻负责联络的被捕支援、苏浚锋负责联络的物资支援、叶子萱负责联络的救援支援。11月12日,中大学生会还发表声明,扬言要“誓与中大共存亡……呼吁各校同学继续抗争,并以一切方式支援中大同窗。”

今年三月,刚卸任中大学生会会长职务的苏浚锋在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同意“勇武抗争在这年代是有必要”,引起市民哗然。同月,中大学生会宣布,因新一届干事会出缺,代表会已委任临时行政委员会,任期至新干事会上任为止。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在社交网站谈及中大这封公开信时指,社会重视青年人,不是一般重视,而是极其重视;但青年人包括大学生不应目空事实,否则受害的最终是自己和家庭。“社会上对青少年人说的阿谀奉承的话太多了,逆耳之言也要有人说。”

教育政策关注社主席张民炳说,中学毕业进入大学是一个很大的转变,大学学生会应该提供如何适应大学生活的资讯,比如选课、社交等内容,政治斗争不应该是大学的训练范围。作为大学生,更应该好好读书、进行学术研究,过正常的校园生活。

不少网民留言狠批中大学生会,“请不要将中大变成政治工具及场所,残害你们学弟学妹”;亦有人闹爆“将中大变暴大的就是滥用人权自由的黑暴中大生!不配及影衰校歌!家书又想变为家暴煽惑新生!惨哉!”;亦有人感叹“现今中大学生会所做的一切,是荼毒新入学下一代,是香港之耻”!

港大学生会有楼有蓝筹股 财力胜政党

港大学生会日前以18.8万元重金在《苹果日报》刊登头版广告,引发社会各界质疑资金来源。前港大学生会会长冯炜光撰文指出,港大学生会是独立于香港大学之外的法人组织,拥有多项业权资产,Starbucks、7-11便利店等大商户更是其租客。他感叹,早在1984年已获得700万港元蓝筹股的港大学生会,其财力令民主党、公民党等反对派政党都望尘莫及。

1984年持股价值已达700万

冯炜光说,早在2012年行政长官选举时,港大学生会曾斥资30万元在多份报章刊登所谓全版声明,攻击时任特首候选人梁振英,相比之下,今时今日花费18.8万元登广告可谓“小菜一碟”,“简直眉头也不用皱一下”。

究竟为何港大学生会花钱如此疏爽?1984年曾担任港大学生会会长的冯炜光踢爆原来港大学生会持有大把蓝筹股多年。他说,1980年被李嘉诚长江实业收购的和记黄埔,四年后宣布每股派特别股息四元,令手持三万股和记黄埔的港大学生会当即获得12万元特别股息。评议会甚至召开特别会议讨论如何运用这笔“意外之财”。他透露,港大学生会1984年已拥有700万港元蓝筹股,这笔资产在三十年后的今天看来也是“天文数字”。三十年来,未听闻港大学生会大手大脚花钱,亦未听闻抛售手头股票,更未闻因出现年度赤字而需动用储备。

康体大楼租金收入可观

冯炜光又指出,港大学生会是独立于香港大学之外的法人组织,港大学生会拥有多项业权资产。原毗邻港大图书馆的三层高学生会大楼的业权属于港大学生会,1984年该楼拆迁时,港大学生事务处答应将学生会搬去新建的康体大楼,并将康体大楼两层半的业权划归学生会。在无大商户进驻校园的年代,相关物业由港大学生会自用,大商户进驻校园后,Starbucks、7-11便利店成为了港大学生会的租客。他说,一位熟悉近年港大学生会运作的朋友曾表示:“当年重组了学生大楼的商店铺租,单是Starbucks每年的租金就已经过百万元了,还有7-11便利店,苹果i campus等。”

冯炜光认为,现时的港大学生会不单“黄”而且“独”。今年5月刚当选的干事会内阁“嵘希阁”曾在所谓政纲中公开扬言,“港独”是香港前途的重要选项。港大学生会对旗下爱国学生组织(如国事学会等)万般防范,阻挠任何中资机构协助相关组织,更在年度财政预算中压缩相关组织的预算,致使其难以发展。

《大公报》记者曾向港大学生会查询相关情况,惟截稿前未获回覆。

此外,香港多间大学的学生会曾被揭发财务管理一塌糊涂,堪称混账。有传媒于2018年2月报道,理工大学学生会斥资1500万元投资保险,但临时行政委员会投保时,涉夸大拥有的现金,由约2000万元夸大50%至3000万元,疑藉此在风险评估程序中蒙混过关。城市大学学生会亦被揭发居然出现30万元亏损,有学生质疑是否涉及以权谋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