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深陷“总辞” “揽炒派”加速夺权

反对派仍在深陷“总辞”漩涡之中。本来,议席是反对派的,票也是他们支持者的,根本不用理会“揽炒派”的“总辞”威胁,但反对派却自甘被“揽炒派”绑架,不敢公开说不,竟然将自身的生死推给所谓民调,结果近期多个民调都显示多数反对派支持者都要求反对派“总辞”。

现在民主党就算在9月的“总辞”民调中加上“双门槛”,但结果恐怕仍不乐观,届时民主党就算一万个不情愿都要被迫辞职,而其他反对派议员也会被民主党累街坊被迫一同辞职,“揽炒派”借刀杀人之计就会成功。民主党及其他反对派大党不敢公开挣脱綑绑,不断被牵着鼻子走,可说是咎由自取。

在反对派深陷“总辞”死局之时,“揽炒派”也在加速夺权行动。近日“揽炒派”区议员就开始进行“拆大台”行动,提出在区议会成立“香港公民议政平台”,并电邮全体反对派议员,要求18个区各派代表成立“筹备委员会”商讨平台细节。这个“香港公民议政平台”成立之后,相信会成为反对派在区议会上的领导组织,而由于“揽炒派”在区议会上占据多数,他们将可通过这个平台主导反对派的区议员以及地区组织。再加上迫使反对派在立法会上“总辞”,这样“揽炒派”便可完全主导整个反对派,不但在区议会议席占优势,而且在地区网络上都会全面主导。

对于“揽炒派”图谋,反对派也看得很清楚,“民主动力”召集人赵家贤随即指平台无充足讨论,应该三思,想清楚可行性和目的,他并强调现时由正、副主席组成的“18区民主派联络会议”已经发挥效用云云。然而,对“揽炒派”来说,去年区议会选举大胜,他们居功至伟,但各区的区议会正副主席却被反对派政党的“老政客”霸占,至于所谓“18区民主派联络会议”,也是传统反对派的平台,都是由这班反对派政客把持,“揽炒派”空有人数优势,却要寄人篱下,早已大为不满。

于是在人大决定全体议员继续履职之后,“揽炒派”随即发难,他们表面上要反对派“总辞”,以显示抗争决心,实际是要利用“总辞”重创反对派实力,令他们失去平台、资源、话语权,当反对派都离开立法会,剩下的政治平台就只剩下区议会。下一步,“揽炒派”通过成立“香港公民议政平台”,以取代反对派原来区议会的联络会议,“揽炒派”便可利用人数优势,在新平台上主导反对派路线。届时,“揽炒派”有议席有资源,将可逐步蚕食反对派的地盘、网络、桩脚,彼此实力将此消彼长。而在路线上,既然反对派全体决定“总辞”,即表明他们将投向全面对抗的“不归路”,正式成为“揽炒派”的附庸。

在这个夺权大目标下,“揽炒派”分子近期都变得“谨言慎行”起来,什么“时代革命、光复香港”已不敢再提,什么抗争行动全部口惠实不至,众筹吸水才是当前首要工作。在民主党林卓廷、许智峯还在斗激进、斗抗争、斗做骚之时,“揽炒派”已经在调整路线,没有继续斗激进。这并非是他们改弦易辙,而是他们所谋者大,所图者远。

他们现在对准的是明年的立法会选举,以及之后的特首选委选举、特首选举,所以更要“惜身”,不会轻易以身试法,反而尽量与违法抗争划清界线,以免像公民党般被全线DQ。这些都是为了夺权和政治利益而来,可笑民主党之流被“总辞”搞得焦头烂额,进退失据,不知道最想他们死的,正是他们口中所谓的手足“同路人”。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