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林郑月娥:港无“三权分立” 正论大胆说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日前在回应通识教育教科书内容变动时表示,香港在回归前后皆无“三权分立”。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昨日在行会前见记者时表示,完全支持杨润雄说法及教育局做法,强调香港没有“三权分立”,香港享有的行政、立法、司法权并非跟中央分权,而是由中央政府授权,“三权”要透过行政长官向中央负责。她直言,“从今天开始、从我这届政府开始,我们很重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正确的说话要有胆量说出来,否则不断把不正确的说话或混淆的说话传播开去,便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林郑月娥指出,香港没有“三权分立”,亦完全支持杨润雄对通识科教材的咨询服务。她强调,通识是一科很重要的科目,但这科目要教得好,一定要有准确的教材,特别是“今日香港”的章节,教育局清楚解释了今日香港的宪制制度,值得认同和赞赏。

完全支持杨润雄教局说法

她指出,基本法清楚解释了香港的宪制秩序。基本法的第一条即写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基本法第二条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自治,有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基本法第十二条亦清楚说明,香港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即香港享有的高度自治并不是全面自治,香港享有的行政权、立法权、司法权并不是跟中央分权的宪制制度,而是来自中央授权。

在这个制度里,行政主导的架构是落实中央授权的制度核心,而行政主导的核心是行政长官。她坦言,很多人往往误会了行政长官这位置只是行政机关的首长,这是不准确的。

她强调,行政长官有“双负责”,既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亦向香港特区负责;她既是香港特区政府行政机关的首长,亦是香港特区的首长。

特首有权任免法官提动议

她继续解释行政长官独特的政制位置。她强调,基本法第四十八条写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行使的职权,不单止是管理特区政府,还包括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级法院法官,“如果香港的司法机关完全不受制于这个政治体制,就不存在行政长官的这个功能。”另外,第四十八条第十款规定,行政长官可以批准向立法会提出有关财政收入或支出的动议,即立法会有些工作都要得到行政长官的批准才能够进行。  

她强调,理解“三权分立”,要看这四个字的情境、前文后理是什么,过去一些司法界人士提及“三权分立”,往往是在说分工。

“三权”互相制衡互相配合

她形容,“三权”在香港的关系是各司其职、互相制衡、互相配合。她举例指,行政机关的决定可以受到司法覆核的挑战;立法会可以同意或不同意一个终审法院法官被推荐;行政长官亦可以在十分特定的情况下解散立法会;尽管法庭有司法独立,但在其他方面都会受到制衡,司法机关除了法官是由行政长官委任外,其资源亦受到制约。它和其他部门一样要提出资源上的需求,要得到行政机关,即财政司司长的支持,然后纳入当年的财政预算案,得到立法会的批准,司法机关才可以有资源继续其独立的审判工作。

这些例子说明了行政、立法、司法三个机关,是按着基本法履行职能,并互相制衡及配合,但最终这三个机关要透过行政长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

林郑月娥直言,“从今天开始、从我这届政府开始,我们很重视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正确的说话要有胆量说出来,否则不断把不正确的说话或混淆的说话传播开去,便失去了原本的意义。”而香港宪制秩序的原本意义,对香港是否能够继续有效、准确贯彻“一国两制”、确保香港长期繁荣稳定至为重要。

议员:特区政制行政主导

对于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指香港没有“三权分立”,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形容,说法振奋人心,认为基本法已说明特区由行政长官为首长,法官由特首委任,立法会通过的法案亦由特首签署,明显是由行政主导。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亦表示,香港回归前后都是行政主导,不可用“三权分立”来形容。本身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的她强调,“三权”须在“一国两制”和高度自治的基础下运行,且一定涉及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例如基本法规定如果牵涉重大行政决定,中央有最终话语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