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立法会议员葛珮帆:粤港澳大湾区为香港提供新机遇

原标题:专访香港立法会议员葛珮帆:粤港澳大湾区为香港提供新机遇

去年11月11日,香港市民李伯在香港马鞍山被暴徒点火严重烧伤,当时一对夫妇在一旁围观并谩骂李伯。近日,该案迎来判决,法庭认为上述夫妇二人并非点火者,裁定其公众地方内扰乱秩序行为罪名不成立。判决后,葛珮帆在社交媒体直斥法院判决有失法律公义。

葛珮帆是已连任两届的香港立法会议员,一直以仗义执言形象示人。去年以来,她多次为香港止暴制乱奔走发声,并一直热心跟进被暴徒烧伤的香港市民李伯的情况。“香港向来是一个安全和平的城市,但却发生了如此丧心病狂的事件,每当想起李伯的情况都让我觉得很伤心。”近日,葛珮帆接受南都专访时说,李伯因遭暴徒袭击仍活在痛苦中,未来还需接受第五次和第六次手术。

同时,葛珮帆表示,她非常庆幸香港国安法落地实施,让香港得以回归和平与理性。“目前香港仍受疫情困扰,我们非常感激国家卫健委派出内地支援队赴港,让我们的检测能力大大提高,自9月1日起,香港市民终于可以享受免费的全民检测,这对我们抗击疫情至关重要。”她说。

微信图片_20200901154825.png

【专访葛珮帆】

谈香港国安法:是香港长治久安的关键之举

南都:去年香港市民李伯在马鞍山一天桥上被暴徒点火烧伤的事件,引发很大震动,你一直在密切跟进,可以向我们透露下李伯的最新情况吗?

葛珮帆:去年11月11日,李伯在马鞍山天桥上被黑衣暴徒围攻谩骂,有人突然向他身上泼易燃液体和点火,导致他上半身被焚,他的烧伤情况非常严重,在医院住了近3个月,接受了4次植皮手术,目前在家疗养。

我基本上每个月都去探望他,目前来说他还是非常痛苦,需要穿压力衣,每次脱掉压力衣时都会牵扯皮肤而流血,还有他关节上的水肿虽然已经消去,但手无法伸直,动弹手指都让他非常痛苦,医生担心未来他的活动能力会很低,建议再进行两次植皮手术,目前由于香港疫情的关系,他还在等待手术中。可以确定的是,李伯未来的康复之路依然漫长。

每一次看到李伯的情况,我都会觉得非常伤心,怎么会有如此丧心病狂的暴徒,活活用火烧一个人呢?

南都:除了李伯被烧伤,去年香港还发生一系列的暴力事件,你如何看待这些行为?

葛珮帆:是的,除了李伯,过去一年有很多香港市民都被暴徒殴打,甚至还有香港警员被刺伤,这让香港受了不少的冲击。香港过去一直都被视为最安全的城市之一,但过去一年,一些人受到黑暴势力和宣扬违法达义的媒体的荼毒,丧失最基本的守法意识和辨别是非的能力,导致香港陷入暴力横行的困境。所以,当我得知香港国安法通过并实施后,我心里是非常高兴的。

南都:你是怎样理解香港国安法的?你认为它实施的意义体现在哪些方面?

葛珮帆:我认为香港国安法对香港太重要了,这是让香港可以长治久安的关键之举。

香港回归祖国23年了,但一直没有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出台,在那种背景下,一些图谋不轨的人不断勾结外国势力,干涉我们的内部事务,甚至愈演愈烈,企图“揽炒”香港。而当时也因为没有相关法律,香港警方对这些暴徒的行为难以有效执法,整座城市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微信图片_20200901154832.jpg

而香港国安法落地实施后,首先就给了乱港分子巨大的震慑,让他们知道了香港不是一个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同时也是对香港市民的一次国民教育,让他们明白,保护国家安全是每一个香港市民的责任。

南都:目前香港国安法已落地实施两个月,就你所见,它为香港带来哪些变化?近期我们留意到包括黎智英、周庭等乱港分子先后被捕,这传达了什么信号?

葛珮帆:香港国安法实施两个月以来,很多乱港分子被抓或者逃到海外,整个香港社会平静了很多,正在逐渐在回归和平与理性。事实上,像黎智英等一些乱港分子已在港作恶多年,他们勾结外国势力,利用手中的媒体资源公器私用,不断抹黑香港特区政府和香港警察,煽动仇恨情绪。他们被捕就是向外界传递一个重要的信息:祖国和香港面对这些抹黑不会恐惧和退让,我们势必要保护国家的安全。

谈内地支援抗疫:让香港得以实现全民核酸检测

南都:近期香港遭遇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防疫措施仍不能放松,香港市民的生活受到哪些影响?

葛珮帆:过去一年香港的遭遇,对香港市民的生活普遍影响很大。去年受“修例风波”影响,持续的暴力事件让来港游客减少,很多商铺生意受损甚至无法开门做生意,现在又遭遇了疫情,情况未能好转。我已经收到很多中小企业和市民的反馈,他们的收入锐减,生活质量下降,大家都在“熬日子”,都希望香港可以尽快重振经济,大家都能赚钱。

南都:近来,应香港特区政府请求,国家卫健委组建内地支援队赴港,你是怎么看的?香港市民的态度如何?

葛珮帆:我非常支持和感激内地支援队。对真正希望香港好,守护香港这座城市的大部分香港市民来说,他们的态度也是和我一样的支持和感激,因为只有抗疫成功了,香港经济才能尽快复苏。

早在7月初,我作为立法会议员已公开呼吁,希望香港特区政府向中央政府提出请求,请内地派支援队来港。因为我看到香港在防疫抗疫工作上面临很大困难:我们人手不足,检测能力不够,病床等设施也不完善,眼看着社区出现一些不明源头的新增病例,我认为有必要请中央政府协助。所以当港府提出请求,国家卫健委也很快就派了支援队过来,我很欣喜。目前香港的新冠病毒检测能力大大提高,自9月1日起,香港已开始全民免费检测了。

南都:因疫情的原因,香港特区政府决定新一届立法会选举推迟一年,你认为接下来的这一年,立法会的工作应如何开展?

葛珮帆:在立法会选举前,香港遭遇了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如果选举如期在9月举行,将会有数百万人上街投票,可能会导致疫情的大暴发。所以推迟立法会选举,是港府为了人民生命安全做出的决定,随后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表决通过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立法会继续履行职责的决定,帮助香港解决了立法会“空窗期”的问题。

我希望接下来这一年,香港立法会所有议员都可以齐心协力,以香港利益为大前提,以抗疫和重振经济为主要考虑,发挥立法会作用。

谈香港未来:粤港澳大湾区带来多项利好

南都:是否可以介绍下你自己?除了香港立法会议员的角色,你还涉足资讯科技界?

葛珮帆:我在香港出生,祖籍在广东潮州,我目前已做了两届的立法会议员,将踏入我第9年的立法会议员生涯。除了立法会议员,我也是IT界的一份子,在1999年便创立了互联网专业协会,过去几年我在立法会的主要工作也是推动香港创新科技和智慧城市的发展。

南都:你怎么评价过去几年香港在经济上的发展?

葛珮帆:我认为,过去几年香港在经济发展上已面临一些“瓶颈”,步伐相对慢了下来,这除了因为香港本身就是一个很小地方,市场空间有限的因素,也因为过去一年香港的一系列暴力事件拖了后腿。香港一直是世界知名的旅游城市,但很多暴乱的场景出现在新闻画面里时,对香港的国际声誉也是一种打击。

所以,我认为香港国安法很重要,有了这部法例后,香港就可以有力制止勾结外国势力搞乱香港的行为,只有把这些障碍扫除了,香港才能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

南都:近年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蓬勃发展,你认为未来香港和内地之间如何加强连接和合作?

葛珮帆: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发展战略重要组成部分,而香港向来是国际金融中心,且在高等教育和科技人才培养等方面有一定优势,在粤港澳大湾区框架下,相信香港会获得更大的发展舞台。

今年8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通过决定,授权国务院在粤港澳大湾区内地九市开展香港法律执业者和澳门执业律师取得内地执业资质和从事律师职业试点工作,这意味着香港和澳门的法律界人士都可以在大湾区作贡献了,这是极大的利好。未来,整个大湾区在多个领域很有可能将进一步深度融合,共享这片广阔的市场。

南都:在你看来,香港年轻人应如何到粤港澳大湾区寻找机遇?对于一小部分被荼毒的年轻人,你有什么想说的?

葛珮帆:香港城市虽小,但非常开放,过去香港年轻人拥有国际视野,如今又获得了粤港澳大湾区如此庞大的市场机会,可以说发展空间是无限的,关键是他们是否愿意去把握这个机会,多去走多去看,多去做连接和发展的事情。我现在担心的是,一小部分香港年轻人受到黑暴的荼毒,对国家发展缺乏认知,盲目崇洋媚外,视野变得狭窄,错过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大机遇。

我想对香港年轻人说,多到内地看看,多了解国家的发展,只有背靠祖国,面向国际,才是他们未来发展最大的空间和动力。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