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鼓吹“三权分立”无非是为夺权服务

反对派最近大力鼓吹香港在回归前后实行了“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这完全是漠视史实,他们最大的目的,就是要歪曲香港的政治体制,让英国人继续控制香港司法系统,继续实行英国法官治港。美英势力煽动黑暴以来,香港法院就出现不少同情暴徒的裁决,有的无罪释放或轻判社会服务令,还有法官在判词赞扬暴徒“政治理想高尚”“没有因为私人利益而犯案”云云,造成很坏的社会影响,司法不但没有彰显公义,反而使暴乱持续。

回归前,港英政府是依据《英王制诰》和《王室训令》管治香港。《英王制诰》授予香港总督权力,能够掌控行政、立法及司法机关,而这些机关并无任何制衡港督的权力,确立了香港所有权力集中在总督,使总督能高效率施政。

《英王制诰》赋予香港总督很大权力,对行政、立法及司法机关都有控制权,例如港督兼任行政局和立法局主席,及委任两局除当然官守议员之外的全部议员,可以违背行政局的决定而行事,亦可以不批准立法局通过条例草案,并且有法官和官员任命权,可以随时中止任何法官、官员和议员的职务。后来《制诰》修订对总督的权力加入一些限制,例如按察司的罢免必须通过英国枢密院批准,以保障法官于执行公义的过程中不会因为行政机关施加压力而不能够保持独立及客观,以及保持公众对法院的信心。这样的一种制度,香港人都耳熟能详,明显说明了英国王权下的行政主导政体。唯独陈文敏之流,歪曲史实,说成了“三权分立”。

陈文敏之流所称的“三权分立”,无非是希望将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政治实体”,抗拒国家主权、抗拒基本法,让外国势力在香港法官的庇护下,继续插手干预香港事务,让“港版颜色革命”畅通无阻。

基本法规定了香港的行政主导地位,国家的主权和安全、中央和特区政府关系的事务,由行政长官向中央政府负责,整个特区政府都由特首领导。香港政治体制是行政主导,而行政、立法机构互相配合、互相制衡,司法独立。如基本法规定,政府提出的议案须优先列入立法会议程;法官委任权在特首,但特首不会干预法官审判等。

配合英国当局乱港行动

特区政体其实是“三权分工”而非“三权分立”,香港已回归了23年,但部分市民至今对特区政体仍有误解,这只能说特区政府仍要继续加强基本法宣传教育工作,同时要纠正司法界对于香港政体的误解。

林郑指出:行政主导的核心是行政长官,特首同时是行政机关和特区的首长,职权包括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级法院法官,而最终行政、立法、司法都要透过特首向中央政府负责。

“三权分立论”其实是歪曲了基本法,令部分人误以为法院与特区政府鼎足而立,可利用司法覆核夺取行政长官依照基本法所掌握的权力。高等法院去年裁定特首会同行会援引“紧急法”制定“禁蒙面法”“违宪(违反基本法)”后。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立即批评指出,香港高等法院的裁决公然挑战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权威和法律赋予行政长官的管治权力。

基本法第158条规定,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香港特区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如果要对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务或中央和香港特区关系的条款进行解释,而该条款的解释又影响到案件的判决,在对该案件作出不可上诉的终局判决前,应由终审法院请人大常委会对有关条款作出解释。如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出解释,香港法院在引用该条款时,应以人大常委会的解释为准。这说明了香港的高度自治,并不是完全自治,终审法院不可能凌驾人大常委会,对行政长官的权力说三道四,指其违宪。

英国最高法院院长、兼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韦彦德早前发表声明,声称若香港国安法影响到特区法院“独立性”,英国将停止向香港特区派遣法官。这正是陈文敏之流最近大力鼓吹的“三权分立”的背景。他们何所为而来,昭然若揭。行政长官澄清香港并没有“三权分立的政体”,使得他们的夺权的阴谋诡计,绝对不会成功。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