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列显伦的10大忠告 法律界应深刻反思反省

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列显伦今日在港媒发表题为"是时候紧急改革了"的文章,长达2800余字的文章,逻辑清晰,观点明确,以一个资深外籍法官的身份,循循善诱地对香港司法界提出忠告与批评,提醒提示本港法律界人士,勿再如迷途羔羊般扭曲基本法,歪曲甚至践踏香港法律,勿再成为街头暴力的辩护者,应当让香港法律承担其维护公义公正公平的圣神天职。列显伦直言,香港已经处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刻,在未来几年中作出的决定将永远设定香港历史发展的方向。香港要么成为大湾区与外界的闪耀纽带,要么成为华南海岸一个微不足道的中小城市。

列显伦在文中对香港法律界提出了这样十个忠告。

第一,"一国两制" 对香港长期繁荣至关重要

列显伦开宗明义地指出,香港的文化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演变得与内地大不相同。为了维护这些特性,保持香港的长期繁荣,"一国两制"在2047年以后继续实施,是至关重要的。

第二,中央从未偏离为香港设定的路线,"一国两制"政策从未改变

列显伦在文章中强调,显而易见的是,中央并没有偏离为香港设定的路线,"一国两制"政策从未改变。而基本法赋予这项政策实质内容,是一项宪法性文件,而不是一部用于管理香港日常事务的民法典。在香港回归以来的20多年里,法院被赋予权力维护本地立法和普通法下的权利和责任,北京并没有任何干预的暗示明示。

第三,法院对"一国两制"的理解令人瞠目结舌

列显伦认为,香港法院在港珠澳大桥司法覆核案、刚果(金)案、立法会宣誓案、西九龙高铁站案件的审理中,最大程度地用轻描淡写的方式援引海外晦涩难明的规范和价值,这些价值和规范既与案件的具体问题无关,也完全不适合香港的情况。这种做法是根本错误的,也与普通法的宗旨相违背。法院对"一国两制"政策的理解迟钝得令人瞠目结舌。在效果上,这些法官通过审理相关案件,把自己抬高到了全国人大的位置,由此自我赋权意图否定一项至关重要的主要立法,甚至否定全国人大的宪制地位。

第四,法院裁决长篇累牍囉嗦,迫使公众沉默

列显伦表明,上述案件的裁决引起很少公众回应,因为这些判决,甚至更多的判决,通常是如此的长篇累牍、冗长囉嗦,以至于没有记者能够准确地理解,因此也没人敢提出批评。客观上,公众因为这些铺天盖地而来的文字而被迫沉默了。公众由于对法律认知的缺失,更由于法官老爷的故弄玄虚,卖弄文字,不得不自知之明地远离法庭裁决,而法庭裁决则更加有恃无恐,唯我独尊。

第五,法院帮助创造了导致街头混乱的社会环境

列显伦明确指出,法院持续地让公共利益屈从于个人权利的主张。这给了那些走上街头暴力抗议的人一种个人主权个人至上的极端个人主义的感觉。保护大多数人的法律被破坏蹂躏,却没有受到应有的应该的应得的惩罚,因为这些人认为自己的个人诉求是至高无上的,这实质上变相直接鼓励"违法达义"。实际上,法院在过去一年里帮助创造了导致街头混乱的社会环境,实际上不仅仅是包容,而是在纵容街头暴力。

第六,法院允许律师玩法证游戏,打击政府机构

列显伦认为,以基本法处理本地的社会不满的有关案件中,法院允许律师玩法证游戏,利用基本法中的条款作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打击政府机构和其他机构。处于司法覆核案件前线的高等法院法官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个基本事实:他们每次试图应用基本法,但都有可能会对香港的高度自治造成冲击。在1997年,只有112项司法覆核申请,而去年则多达3889项。这一惊人的事实本身表明了这个程序被严重滥用。

第七,律师对现实视而不见到了令人痛心的地步

列显伦对法律界的诸多现象痛心疾首。多年来,香港的律师对现实的视而不见发展到令人惊心的地步。香港大律师公会一再公开声明说北京"干预"香港事务,这其中包含了一个不言而喻的所谓立场:"高度自治"意味着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没有主权性的监督权。这方面的一个例子是最近对基本法第22条的反应。中联办曾发表一项声明,中央政府对特区享有"全面管治权"。但是,大律师公会主席对此提出异议。在今年4月给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寻求解释的信中,他称之为"新近主张的宪制立场"。"新近主张"?难道他不接受管治权在1997年早已回归中国的含义吗?难道香港回归的头23年,中央对香港没有管治权?如此荒谬绝伦的主张是出自大律师公会主席的手笔,而且是堂而皇之地致函政府诘难政府,说来痛心疾首,更是荒唐可笑。

第八,大律师公会肆意砌词迷惑迷乱法院

列显伦指出,中央明确会关注行政和宪制相关法律事务。而事实上,过去20多年来,香港大律师公会在相关事项肆意砌词迷惑法院。法官们认为自己有义务咀嚼律师提出的论点,一口一口的慢条斯理地咀嚼,甚至达到这种程度:在《禁蒙面法》案中,法院因没有"全面"咀嚼律师的论点,向律师道歉。可悲可叹而又匪夷所思的是,一次又一次,代表政府的律师,不是反驳对方,指出这种反常的甚至是错误的荒谬的做法,而是加入了这个"盛宴",实际上是默认甚至纵容法官对法律的践踏蹂躏。

第九,律师颠倒基本法,凿击法律和秩序

列显伦严正指出,最糟糕的是,法院允许律师颠倒基本法:它不是香港稳定繁荣的保障,而是被用来凿击法律和秩序的华厦。长期累积的结果,是香港国安法的第44条的颁布实施。西方媒体妄加抨击第44条破坏司法独立。当法院未能履行宪法赋予的主要角色,并顺从地将法庭变成辩论场时甚至角斗场时,以香港长远利益为重的主权者中央还会保持沉默吗?中央还应该对香港司法乱象保持沉默吗?

第十,司法机构受弊端困扰,亟须改革

列显伦认为,当下司法机构受弊端困扰,需要改革:要使制度摆脱繁文缛节,摆事实讲道理,而不是从信奉意识形态中求真;要为普通法注入新动力,使之符合香港现实;要使制度符合原意。这需要彻底改变既定思维,需要更大胆地思考。

总而言之,正如列显伦文章标题旗帜鲜明地表明的那样:司法制度是时候紧急改革了。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