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法官大人 批评下都唔得?

头戴假发、身穿官袍的本港法官,常予人庄严、高高在上且神圣不可侵犯之感,市民大众不熟悉法律,常常会有以下疑问:如果对法官个人或判案有不满,可不可以“闹法官”?若然批评,会否被控告藐视法庭?纵有怨言,是否只能“嗗一声吞落肚”?《大公报》访问退休裁判法官与法律界人士,拆解箇中谬误。

到底一般市民能否批评法官大人?这个话题近日再掀起讨论。曾在英国修读法律的国艺娱乐主席兼创办人冼国林、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等人,过往都引述过英国法学大宗师丹宁勋爵Lord Denning判词中的名言:“我们永远不会利用藐视法庭的司法权,来维护我们自己的庄严,亦不会以此来压制批评我们的声音。我们无惧批评,亦不抗拒批评,因为这涉及更重要的原则;就是言论自由。每一个人都有权对法官作出评论,甚至出位的评论。”

换言之,丹宁勋爵认为市民可以批评法官。有法律界人士认为,香港作为英国前殖民地,既然延续着英国普通法的精神,香港法官所撰判词又多次引用丹宁勋爵的判词,理应也继承丹宁勋爵无惧批评的精神。

在今年最新一届法律年度开启典礼上,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再次提醒市民大众:“无论对法庭的裁决是否满意,均须有理据地评论。”而律政司司长郑若骅过往在回应立法会议员提问时亦曾指出,政府尊重个人的言论自由,市民有权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就法院的裁决或相关事项发表意见,理性的讨论亦可以提高法治意识。这在在说明,市民也有权合法而据理批评法庭的。然而,对于不懂法律的市民而言,会否明白哪种行为可构成藐视法庭?

接投诉“自己人查自己人”

退休裁判官黄汝荣接受《大公报》访问时表示,一般市民不懂法律,对有关法例规限不清晰,他提醒市民若对法官处理案件有不满,只要有关案件仍在提讯阶段或已经审结,与法庭审理或判决该案无关系,而市民的批评意见中肯,不要粗言秽语及人身攻击法官,便不用担心干犯藐视法庭。

若市民想对法官行为或判决提出批评意见或投诉,黄汝荣表示,现时只能直接向法庭反映,实名提出质询,但只是法官“自己人查自己人”,由各级法院的“管理者”跟进,例如有关区域法院法官的投诉,便由首席区域法院法官处理。惟熟知投诉程序的黄汝荣说,政府部门的回覆多是官腔,例如对于法官判决的投诉,有关部门的回应多是若不满意判决,可循上诉机制处理、当事人可提出上诉云云。

退休裁判官:批评是好事

黄汝荣质疑,本港法官很怕被外间批评,当局常藉词“司法独立”而谢绝批评,但他认为若市民的批评中肯、有建设性,只会对法治制度带来正面影响,因为“法官都系人,人总有盲点,法官虽然专业,但难免不自觉有毛病。”因此,“闹法官”有时未必是坏事,反而确有其需要;长远而言,黄汝荣建议政府成立独立机构,监管法官的行为和判决。黄汝荣自言仍不时向司法机构提出改善建议,他直言:“真心话,批评系一件好事。”

对于市民或会因害怕触犯藐视法庭而不敢批评法官,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副主席傅健慈法学教授认为:“当案件终审完毕,批评法官是法治社会的言论自由。在香港经常有人在议会内外批评甚至辱骂特首、官员、议员,而法官的每一个判决对社会都影响深远,如果市民认为判决不公道,自然会发声批评。”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