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专家:反对派鼓吹“三权分立”意在反中

反对派不断藉“三权分立”的议题进行政治炒作,有权威人士指出,香港是地方性政治体制,在三权关系之外,还有纵向关系,即行政长官须对中央负责,所以即便是西方国家的地方政府也没有“三权分立”。亦有专家学者指出,香港作为特别行政区,权力来源于中央授权,在“三权”之外,还存在中央权力,不可能适用“三权分立”这种通常建立在主权国家完整权力形态上的政治体制,反对派鼓吹“三权分立”的根本目的在于否定中央对港的全面管治权。

梁振英:地方政府无“三权分立”

原基本法谘询委员会秘书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直指,反对派炒作“三权分立”议题,企图从内部分裂中解困。他表示,有些人总是有意无意地把外国的政治体制概念硬塞入香港的政体,把香港演绎成“政治实体”和“主权国家”。他反问炒作“三权分立”的人:西方国家的地方政府有“三权分立”吗?特区政府有完整的权力体系吗?答案是没有,“因为凡是地方政府上面都有更多更大的权力机关,香港特区上面就有中央政府和人大。”他强调,中央政府任命特首和主要官员,人大可以解释和修改基本法,在这安排下,香港不可能有“三权分立”。

谭惠珠:“行政主导”非“立法主导”

原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指出,根据基本法第43条,行政长官领导特别行政区,也领导特区政府和政治体制中的政府架构或政府机关,立法会及法院都存在于政治体制中。基本法授予特区行政管理权、立法权和独立的司法权、审判权和终审权,这便是特别行政区的设计架构,也就是“行政长官负责制”,而非“三权分立”。“中央的问责对象是行政长官,而不会直接问责立法会或是法院。”

谭惠珠进一步表示,基本法中订明,有关政策、法律、财政方面,所有的提案都是由政府行政方面提出。议员的个人提案,不涉及公共开支或政治体制或政府运作者,除非行政长官同意,也不可以提政府政策方面的提案。而议员的私人提案需分组审议,在功能组别和直接选举两个小组都要过半数才能通过,反而政府提案只需简单多数通过。凡此种种,都体现“行政主导”,而非“立法主导”。

刘兆佳:行政长官具双重角色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直言,香港并非独立国家,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在地位上,行政长官不仅是行政机关的首长,更是特区首长,具有双重角色,而立法及司法机关并无此双重身份;在权力上,行政长官不仅有行政的权力,还有人事任命和财政的权力,具体表现在有权任免各级法院法官及制定法案、财政预算案等。最重要的是,特首需对中央负责,中央通过特首来贯彻对港政策,特首亦有权责确保“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在香港的全面准确实施,这意味着特首有权责在必要的时候,纠正立法及司法机关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在理解上出现的偏差或误解,以及违反“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决定,譬如可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基本法作出解释。

吴亮星:中央拥有全面管治权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亮星直言,基本法清楚写明,行政、立法、司法三个机关的职权范围,三个机关在具体操作中,互相牵制、互相协助,但必须承认权力来自于中央授权,中央对港拥有全面管治权。他批评反对派鼓吹“三权分立”,目的就是企图否定中央对港的全面管治权,认为这是对“一国两制”的破坏。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