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拒公开7.3讲座内容 马道立你在回避什么?

图:大公报记者在终审法院外追访马道立大法官,他当时避而不答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一封匿名信引爆司法风波,激起极大反响。早前司法机构发声明证实7月3日确有一个名为“司法公正及公众信心”的讲座,但拒绝公开内容,只是简单指匿名信内容不实,这未能释除公众疑虑,反而引发更多质疑。大公报获得曾出席该讲座的裁判官的短讯显示,有裁判官表示对该讲座感到负面、有压力及称受“打压”。一直关注事件的立法会议员葛珮帆及周浩鼎上周四已去信立法会司法事务委员会,要求司法机构清楚交代事件。大公报记者日前向首席法官马道立当面追问此事,他避而不答,司法机构新闻组亦表示没有补充。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当社会出现对司法不公的忧虑、或有法官受到压力,司法机构是需要交代清楚,以挽回司法机构的信誉,避免动摇市民对司法公正的信心。

有读者向大公报提供有份出席7月3日讲座的裁判官的WhatsApp显示,该短讯发出的日期是7月4日早上,即司法机构举办讲座的翌日,该名裁判官向司法界人士表达忧虑,感到审理案件有被施压之嫌。

疑7.3法律讲座内容曝光

该裁判官透露,7月3日司法机构举办一个讲座,全港裁判官参加,主题是司法公正(impartiality),由Albert Wong(黄崇厚)主持,Current CJ G Ma(现任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也在场。WhatsApp内容发出日期是7月4日早上9:37,例如:“昨日司法机构给予所有裁判官简介会,由黄崇厚法官(Albert Wong)主持,会上发生什么事,他忠告蓝丝官讲(Yesterday, judiciary asked to give a briefing to all magistrates,it was chaired by Albert Wong.What happened was He warned to the蓝丝官)”。

另一段WhatsApp 在9:43发出,“你话点算⁈呢D蓝mag数目很少,咁样打压,相当可怜,应该会灭绝!”当天早上与裁判官WhatsApp交谈的司法界友人即时追问“千真万确?”,对方回答,“昨天只有mag仔(行内对裁判官简称)被lectured(讲课),地院高院法官不在场”,又指“主题是公正,只是他们的公正路线”。消息人士强调当日会上大致说“我们理解有警方及法官被起底,他们言行偏颇,因触怒市民而引致”,该裁判官在WhatsApp忿忿不平指:“OMG(oh my god)!黑白癫倒”。

冼国林:系好唔寻常

时事网红冼国林上周在网媒曾公开该封引来满城风雨的匿名信,冼说曾向几名裁判官友人了解该讲座,他关注这个讲座对裁判官产生的“震慑”影响,“点解有咁嘅会开,系罕有,被召开出席会议全部都系裁判官,个个知道点样判案,点解要揾个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主持讲座,强调要言行谨慎,定罪的证据要十分稳妥,系好唔寻常,系咪裁判官无资格判案?马道立系咪要解释开呢个会的原因,十分严谨才定罪才放人嘅标准”。冼国林又举例指出二十年前,有间美国大企业被执法部门调查期间,该企业的律师叫公司职工不能毁灭文件,结果该律师被美国司法部控告意图妨碍司法公正:“与今次讲座出来的效果类近,无私显见私,司法机构要出来清楚交代呢件事。”

大公报记者9月4日在终审法院外向首席大法官马道立询问7月3日的讲座:“因为而家有啲出席裁判官觉得有压力,裁判官本身都有自己一套判案经验,点解特别要开一个‘司法公正及公众信心’讲座,系咪而家唔够信心呢?”在记者对马大法官步入终审法院前短短32秒的提问中,马大法官一听是记者,急急脚走人,不作任何回应,只是有礼貌地“拜拜”一句,很快走进法院大楼。

司法机构澄而不清 议员促到立会交代

引发全城关注的匿名信披露,在一个有大法官马道立出席的司法讲座上,主讲的法官黄崇厚在会上提出,审讯黑暴案件时,除非有十分稳妥的证据来定罪,否则可用“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让被告脱罪;又不点名地警告蓝丝官说话要小心,不要触怒市民,指责蓝丝官被起底是自作自受,更称警员被起底是“抵死,唔抵可怜”。

司法机构在此事件惹起风波后发声明澄清说,司法机构辖下司法学院于七月三日确有为裁判官举办主题为“司法公正及公众信心”讲座,但匿名信中所披露的讲话内容“并不属实”,且马道立亦没有在讲座后与任何裁判官开会。有政界人士质疑司法机构对该匿名信内容的澄清只是针对细枝末节的“技术性否认”,因对核心内容未作交代,反而澄而不清。政界人士更关注的是讲座上是否提出“除非有十分稳妥的证据来定罪,否则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等倾向性指引。

普通法下“宁纵毋枉”原则一向行之已久,但这样在讲座上特别提出“十分稳妥证据”的要求,却令人质疑其另有用意,质疑有什么特殊理据支持这个要求?翻查资料,在该法律讲座后的8月12日,裁判官何俊尧裁定区议员仇栩欣袭警案罪名不成立,其判词指两名警察证人“用一个大话冚另一个大话”,不诚实不可靠,该案判决触发市民发起网上联署,促何俊尧停审相关案件。近期涉及黑暴的案件,除了有确凿录像证据的罪成之外,不少由现场警员作证的案件均在“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原则下令疑犯脱罪。司法机构的声明没有说清楚7月3日的讲座主讲者曾否向裁判官提过“十分稳妥的证据来定罪”等言论,仅以一句“并不属实”来含糊否认,反而留下谜团,令公众更迷惘。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表示,不清楚该法律讲座的内容,但近一年法庭处理动乱的判决,的确是引起社会的批评及质疑,加上有裁判官感到判案受压力,在此环境下,司法机构应向公众清楚说明讲座的内容,释除公众疑虑,以维护司法机构的声誉。

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指出,该讲座举办后,多名裁判官例如钱礼、何俊尧判决引起争议,以及水佳丽对15岁掟汽油弹少年案的判决等种种事例,令公众质疑有些裁判官更似是辩护律师立场,偏帮疑犯脱罪。她又批评苹果日报连日的报道,是挑拨她与司法机构的关系,制造对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