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伙假专家贱招阻普检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中央政府支援香港特区展开的普及社区检测计划已开展多日,成效良好,更有逾百万人登记参与。一直借疫情攻击、抹黑特区政府以至中央政府的香港揽炒派,担心有关的惠民措施受到欢迎,连日来不断造谣抹黑、滋扰医护,甚至不惜播疫亦要污名化普及计划。有“黄”医护及假专家更配合表演,企图要市民“杯葛检测”,令香港无法恢复正常运作,为揽炒派提供对其有利的混乱环境。

香港文汇报记者为读者整理揽炒派为诬蔑普及计划使用的卑劣手段,让市民认清揽炒派的不良居心,远离圈套,及早参与普检计划,关注自己健康亦尽一份公民责任,共同努力让香港早日重新出发。连日来,逾百万市民已预约登记,证明揽炒派的图谋不会得逞。

假文宣抹黑 吓市民却步

揽炒派因不满特区政府获中央政府支援展开普及社区检测计划,为市民免费进行一次病毒测试,于是不断以假文宣来抹黑计划,声称DNA样本可能“被送中”及采样安排可能造成传播,将政治目的凌驾防疫。

抹黑检测机构 理据难立足

揽炒派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不但质疑火眼实验室安全成疑,无视实验室符合第二级生物安全水平要求,更声称“验肺炎就好似验孕咁样”,无论验多少次都难以防止疫情继续扩散。此外,他抹黑普及社区检测计划欠缺科学根据,称“测试并非安全,隐形病人可加剧社区播毒”,自我幻想检测计划是“为健康码铺路,随时监控香港人行踪记录”。

尽管特区政府多番澄清市民的样本不会被运返内地,但梁晃维仍然声言“难保DNA资料不被送中的隐忧”,更称“港府现邀请提供全民检测的中资机构华大基因,也曾在瑞典提供服务,结果检测出现数千宗假确诊,即是次检测准确程度绝对成疑”。

但事实上,华大的“火眼实验室”符合第二级生物安全水平,并采取妥善的感染控制措施,目前已走遍全球,先后在澳洲、加拿大、沙特、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落户,证明该实验室已获全球各国认可。

造假质疑普检成效

另一揽炒派中西区区议员任嘉儿更荒谬,声称检测计划只做一次无用,质疑政府难处理或出现的大批阳性个案,故要杯葛。民主党医疗政策发言人黄碧云亦多次抹黑计划,声称政府“除向中方检测机构输送利益外,亦借免费检测将市民的基因资料‘送中’”,又扬言“全民检测对防疫的效用有限”,质疑检测机构的专业守则,“民主党不会鼓励市民把自己的基因资料交给专业信用成疑的内地检测机构。”

近日,屯门揽炒派区议员、工党成员林健翔及林明恩亦被揭虚构及伪造图片,抹黑普及检测计划并声称“政策成效不大、测试准确程度存疑、收集样本有风险、疑为健康码铺路”,更有一张虚构图片夸张地描画医护人员将采样棉棒由鼻孔直插至最深处,明显与事实不符,意图恐吓市民。

揽炒派荃湾区议员谭凯邦亦被揭在荃湾区内悬挂的横幅展示不实信息和煽动文字,当中印有“拒绝免费大陆测验”及“慎防DNA被收集”,横额却印有荃湾区议会标志,做法易令公众误会是官方立场,对香港形象有莫大损害,更会成为国际笑话。

盲目妖魔化检测目的

东区揽炒派区议员曾因莹、陈荣泰、李凤琼、黎梓欣的宣传队日前亦于东区多个检测中心门外派发单张,鼓吹“杯葛全民检测”,并称参与检测将令自己人身自由被限制,可是单张内文未有提出理据支持有关言论。

记者放蛇揭“民间检测”防疫简陋

■攬炒派「民間檢測」防疫設施簡陋、措施不足。 資料圖片

■揽炒派“民间检测”防疫设施简陋、措施不足。 资料图片

这边厢,揽炒派通过肆意抹黑以反对特区政府推出的免费“普及社区检测计划”;那边厢,揽炒派组织“屯门社区网络”发起所谓收费的“民间检测”。香港文汇报记者早前放蛇实测发现,该“民间检测”不仅防疫设施简陋、措施不足,且只抽取深喉唾液样本,精准程度不及政府普检,更要共享议办提供的耳机话筒与医生视像通话,有播疫嫌疑。记者前日取得的报告中更有别字,称阴性结果“不代表未收(受)感染”,整个过程十分儿戏。

该“民间检测”以样本不会“送回内地”为噱头,但对所用的化验所却一度成谜。“屯门社区网络”最初仅称计划合作伙伴为“Project Home Kong”,但拒交代化验所名称。但“Project Home Kong”并无知名度,facebook专页上最早的帖文亦不过几日前,网站亦是刚刚建构。

又话唔拎资料 报告列明资料

香港文汇报记者在实测时再次询问工作人员后获展示检测报告样本,始得悉化验所为“Essence Medical Laboratory”。报告样本上列明检测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等个人资料,与“屯网”早前声明化验所不会持有任何个人资料的说法不符,工作人员即场改口称,个人资料仅用于发出检测报告,若有需要,亦可特别为检测者安排没有个人资料的报告,更显相关人等在与市民玩语言伪术。有市民当时受访时表示,额外再付钱进行“来历不明”的化验是浪费金钱且多此一举,认为即使检测后得到检测证书,亦不能用往返内地,如果只是担心自己有否确诊,可以参与政府的免费普检,且有官方认可更具权威性。

陈运通搵“医疗废物” 穿短裤拖鞋摷垃圾

■陳運通摷垃圾的行徑成為播疫隱患。 fb圖片

■陈运通摷垃圾的行径成为播疫隐患。 fb图片

揽炒派为了散播恐慌,经常自导自演制造“漏洞”。报称无党派的沙田区议员陈运通,日前为了寻找检疫中心垃圾处理的“漏洞”,仅身穿简陋防护装备就翻找检疫中心的垃圾,结果并未找到没有妥善处理的“医疗废物”,但其摷垃圾的行径却成为播疫隐患。

陈运通日前在facebook上传数张照片,声称要检查检疫中心垃圾中是否有“医疗废物”,相中所见,他在翻查垃圾桶时仅戴口罩和胶手套,下身更只穿短裤和拖鞋,他声称装备简陋是因为“情急”、“惊D(啲)证据俾人清左(咗)”。

无发现垃圾袋有“医疗废物”

然而经过翻查,陈运通并无发现垃圾袋中有“医疗废物”。他随即声称,不少装有保护衣、口罩、面罩、手套和脚套的垃圾袋“几乎无绑”。不过,从相片可见,他不但没有帮手将垃圾袋绑紧,反而用手拉开垃圾袋,更疑似将一个使用过的防护面罩从垃圾袋中掏出并举起。

他又煞有介事地向检测中心的公务员事务局当值主任反映垃圾袋“几乎无绑”的问题,当值主任回覆指会“跟紧啲”,并表示拭子等医疗废物照指引用红胶袋密封再用专车运走。

特区政府发言人早前回应传媒查询时澄清,根据衞生署衞生防护中心的专家意见,从风险管理角度,社区检测中心内的废物与一般家居废物无异,并不属于医疗废物。政府会确保社区检测中心内的废物得到妥善处理,以保障市民大众的健康和安全。

骚扰内地支援队

内地医疗人员甘于奉献,在香港最需要的时候来港支援普及检测,惟揽炒派不断骚扰内地来港抗疫的支援队。“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7名支援队先遣成员于上月2日抵港协助开展实验室工作,但队员们不断被揽炒派骚扰,不论是入住酒店,还是到实验室考察,身后总有“小尾巴”如影随形,更有揽炒派区议员在支援队入住的酒店举牌抗议,引起民愤。

“新民主同盟”范国威、谭凯邦等人曾于上月5日,到九龙维景酒店外抗议,又举起“香港自己搞得掂”等罔顾事实的宣传标语,认为香港的医疗系统足以应付。范国威又声称特区政府是“政治凌驾人命安全”。

揽炒派此举令社会各界十分愤怒,市民自发在网上发起联署,痛骂范国威等人公然羞辱内地医护人员的专业,无视香港严峻的疫情及内地抗疫的成功经验,对此表示强烈谴责。

余慧明发谬论煽杯葛

香港“医管局员工阵线联”同多名揽炒派早前召开记者会,要市民杯葛检测,但其理由全属子虚乌有。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早前也在记者会上一一驳斥。

谬论混淆视听 特首驳斥

“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余慧明曾称,全民检测必须有“封城”或“居家令”配合,并在短期内替全港市民作检测,才能达到目的,又称“封关”才可截断病源。林郑月娥指,香港的具体情况不可能做到全面的“禁足”限制。检测工作亦是自愿的,定位是“愿检尽检”,多把一个社会上的隐形患者找出来,就少一个传播病毒的机会。且目前回港人士大多都是享有出入境自由的香港居民,“封关”亦已经不是议题。

“阵线”又宣称普检恐酿“假阴性”市民播疫。林郑月娥反驳指,普检十分严谨,相信香港市民在“疫境”中有相当强的自律能力。

针对“阵线”引述世衞组织声称,大规模检验是浪费金钱、不切实际,应集中为一些紧密接触者或怀疑受感染者检验,专注找出出现病征的个案。林郑月娥指,特区政府在检测资源有限时,一直集中进行病理学检测,及为高危职业人士检测,世衞亦从来没有排斥检测的重要性。

至于“阵线”又称社区检测风险高、检测中心人流密。林郑月娥表示,衞生署已对检测中心风险作出评估,防护装备充足。检测中心的选址便民不影响民居。

香港医护界人士亦纷纷出面驳斥“医管局员工阵线”的歪理,许多医生讲解普检流程及防疫措施,直言检测安全便捷,医管局行政总裁高拔陞亦多次强调,普检有清楚的科学证据,阳性个案样本会送往衞生署化验室覆检,若覆检结果仍是阳性,则会安排病人入院治疗,过程“好稳阵”。

“黄议员”频示威滋扰

揽炒派眼见使用假文宣及各种手段都未能误导和阻止市民参与普及社区检测计划,遂大张旗鼓地到达检测中心外示威抗议,滋扰参与检测的市民。

普及社区检测计划于9月1日正式开展,民主党元朗区议员吴玉英与伍轩宏等人当日就到天水围官立中学检测中心门外示威,声称“反对检测中心邻近民居,妄(罔)顾社区衞生安全”,又抹黑检测计划“风险高”,要市民“拒绝参与检测”,“避免把自己的基因资料交给专业信用成疑的内地检测机构”,同时向参与检测的市民展示其示威标语,其间更向途人叫嚣。

多名揽炒派区议员当日亦到界限街1号体育馆检测中心外抗议,声称检测过程需要除下口罩,感染风险比戴口罩进行投票高,又称政府宁愿举行风险较高的全民检测,但仍不重启立法会选举。

上月31日,揽炒派大埔区议员何伟霖亦伙同其他区议员到达被设为全民检疫中心的大埔墟体育馆示威,反对大埔设全民检测中心,要求市民“杯葛一个另有目的检测”,又抹黑称,“此检疫政策的意义并不大”,又恶意质疑化验人员的专业资格,并凭空声称是次普及社区检测是在“为健康码铺路,随时监控香港人行踪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