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屡轻判暴徒激公愤 “黄官”何俊尧升级加薪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司法机构风波一宗接一宗!7月3日的法律讲座尚未释疑,日前又爆出判案备受争议的裁判官何俊尧不仅未受罚,反而调职加薪,备受重用的丑闻。有司法界人士指何官新岗位负责处理控辩双方文件的行政工作包括派案,决定案件由审案严厉的“钉官”或审案宽松的“放官”审理。收到大量市民投诉何俊尧的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指出,她上月去信首席大法官马道立要求严肃跟进,至今未获回覆。葛质疑何官的新岗位会否令案件受到不公平处理。近日一连串的司法争议事件,司法机构都不交代、不解释,市民对司法机构信心每况愈下,质疑是否司法独大。

昨日《大公报》刊登出席7月3日讲座的裁判官WhatsApp的交谈内容,已将何俊尧升职一事曝光,7月4日的WhatsApp显示“估唔到如此公开,难不得有Stanley Ho,林子勤、Ivy Chui之流,佢哋都搏升,又真系升到”。搏升而升到的Stanley Ho正是裁判官何俊尧。

现年39岁的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何俊尧,一直官运亨通,2014年1月获委任为暂委裁判官,同年11月已坐正获委任为常任裁判官,只短短五年多便晋升为高等法院暂委“刑事案件排期法官”(Temporary Deputy Registrar),俗称“排案官”。何的法官路比一般裁判官快了一倍时间,可说是由裁判法院坐“直升机”上位到高等法院:“埋到堆嘅裁判官都起码要用10至11年先上到佢将调升嘅新职位,以佢五年几咁浅司法年资可以咁快上位,系罕见!”司法界人士说。

极速上位 将任“排案官”

《大公报》获得委任法官名单的内部通告显示,何俊尧获委任暂委“刑事案件排期法官”,任期由2020年9月18日至2021年6月17日。九个月的任期完结,何官可能再续任暂委或坐正或返回裁判法院原位,视乎何官的任内表现。何将上任的“排案官”,月薪由他现职裁判官136215元至163250元增加至225100元,月薪多了61850元至88885元,以他九个月任期,薪金收入额外增加约50万至75万元。

经常处理黑暴案的裁判官何俊尧,过去涉及八宗黑暴案,被市民质疑其判决及判词带有既定立场(见表),当中最惹争议是裁定三名香港众志成员郑家朗、何秀仪、吴嘉儿未有遵守秩序罪成立,判罚款一千,但何官赞他们是“未来社会栋梁”、应留有用之躯。

仇栩欣袭警案,何官斥警员“大话冚大话”,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等等。惟何官表现受社会各阶层批评,他的仕途却亨通。七日后何俊尧升上高等法院“刑事案件排期法官”(排案官),何掌的这一新工作的司法职权影响性更大。

司法界忧“放生”暴徒

司法界人士透露,裁判法院的上诉案件转到高等法院后,高院的排案官负责派案,即是将案件分派给高院原讼庭法官审理上诉,上诉案件落在审案严厉的法官(俗称“钉官”)之手,或是审案宽松的法官(俗称“放官”)手上,均由排案官掌控,排案官就是何俊尧将上任的新岗位。“若黑暴案在裁判法院判被告罪成,被告上诉高院,届时会唔会有人将案件派畀黄丝法官呢?值得关注。”司法界人士表示忧虑。司法机构对《大公报》查询何俊尧调职加薪一事没有回覆。

何俊尧对涉暴案判决屡惹争议

1

案件:三名“香港众志”成员去年在《国歌法》公听会内抗议,三人未有遵守秩序罪成立。

判决:何俊尧指三人是“社会栋梁”,应留“有用之躯”。

2

案件:去年六月大学生王恺铭在湾仔警察总部外墙涂鸦丑化讽刺警员。

判决:何俊尧判处被告12个月感化及赔偿1200元。

3

案件:审理仇栩欣袭警案。

判决:何俊尧斥警员“大话冚大话”,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

4

案件:听障妇于去年九月八日的游行中,涉推警员肩膀而被控袭警。

判决:何俊尧质疑其或未明警员解释,准签保守行为。

5

案件:酒店餐饮接待员去年万圣节晚上,向警方防线抛掷两个麻包袋。

判决:何俊尧指被告行为“不算太暴力”,且“坦白”承认责任“值得鼓励”,轻判社会服务令。

6

案件:中四男生向柴湾已婚警察宿舍掟汽油弹,承认纵火罪。

判决:何俊尧称:“唯一受伤可能系被告被制服嘅时候”。

7

案件:年轻工程师涉藏电磨机等被控三罪。

判决:何俊尧指警员的证供不能放心依靠,仅半天审结案件,裁定全部罪名不成立。

8

案件:男学生被控管有攻击性武器或工具适合作非法用途罪。

判决:何俊尧指控方证人证供不能接纳,裁定罪名不成立。

葛珮帆屡促跟进 马道立拒覆懒理

何俊尧审判黑暴案件备受争议,市民联署投诉他处理多宗案件立场偏颇,裁判不公。收到大量投诉何官的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指出,上月18日她去信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反映市民意见,要求严肃跟进,却至今未有回覆。

相反裁判官郭伟健今年四月审判一宗涉及所谓“连侬墙”的伤人案,重判被告监禁45个月,判词赞扬被告愿意接受惩罚,拥有“高尚情操”,却被人上纲上线投诉。马道立随即发声明,严词“提醒”郭官在判词不能发表政见,并暂停他处理黑暴案件。葛议员指郭官只是一宗案被投诉便受罚,何俊尧有多宗案被投诉,司法机构却无处理,何还调职加薪,每月多出6万几至8万几薪金,令市民质疑司法机构不公:“系咪官官相卫?而家调职加薪,委以重任负责派案,会唔会出现更多司法不公!”葛表示近期连串司法风波,由郭伟健事件、7月3日讲座、裁判官水佳丽赞掟汽油弹少年是“优秀嘅细路”错判刑期,以至何俊尧调职加薪等等,葛认为不是偶然。她批评司法机构资源来自公帑,不是独立王国,促司法机构向公众交代。

法院透明度不足 议员倡设监察机制

近日部分法官涉“放生”暴徒的新闻,引发社会各界强烈不满。《大公报》昨日踢爆,有裁判官在出席7月3日“司法公正及公众信心”的讲座后称感到受压,但司法机构拒绝公开讲座内容,大公报记者向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当面追问此事,他亦避而不答。专家学者和政界人士认为,现时监察司法的机制明显不足,法官的偏颇立场愈来愈明显,有必要参考外国做法,成立监察司法及量刑委员会,挽回公众对司法系统的信心。

大律师促公开7.3讲座内容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认为,司法机构应该公开7月3日的讲座内容,法院亦应该增加透明度。他又说,初审法官对案件有很大权力,而被告会否成功脱罪,取决于法官是否信纳证人的供词。现时处理涉及暴乱的案件,法官将合理疑点的准则放得太低,所以不时出现脱罪的情况。马恩国认为,英国的量刑委员会是可以参考的。

深圳大学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庄表示,现时监察司法的机制明显不足,公众只能投诉法官的行为,而不能投诉法官的裁决。宋小庄认为,既然存有人为错误,就应该以行政主导的方式解决,由特首指定某些法官审理某类案件,避免判刑出现太大的差距。他又说,量刑委员会是值得参考的做法,以民间推动,慢慢演变成官民参与,加强公众对司法制度的信任。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她近年来一直推动设立由法律界及非法律界人士组成的“监察司法委员会”及“量刑委员会”。近年很多法官的判决有极大争议,因此可参照英国量刑委员会的做法,委员会向法庭建议针对某类刑事案的量刑指引,增加法律本身的认受性及司法系统公众参与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