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判案被责屡纵暴 法官竟升职加薪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裁判涉修例风波案件时引发争议的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何俊尧将被调离裁判法院,拟于本月18日至明年6月13日在高等法院处理原讼庭刑事案件的排期事宜。看似无须他再审判案件,但实际上却是“暗升”为“Temporary Deputy Registrar, High Court(暂委高等法院副司法常务官)”。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何俊尧处理案件多次被投诉却获得升职,质疑当中原因为何。他们并担心,倘由处事不公者任“刑事案件排期法官”,或会出现黑暴案件均交由立场明显的“黄官”审理的情况,而现时并无相关监管机制,恐怕会令公众对司法机构失去信心。司法机构未有回应事件。

据消息指,何俊尧是次获暂时调到高院负责刑事案件排期工作约8个半月,其职衔等同是高院副司法常务官。根据立法会文件,高院副司法常务官月薪225,100元,较原本裁判官月薪136,215元至163,250元不等高出6万至8万元。

据司法机构网页资料显示,“刑事案件排期法官”主要负责案件的排期事宜,职责包括处理案件控辩双方的申请文件,并在收到辩方的排期要求后21天内为案件排期审讯及定下审讯日期,只涉及行政工作,毋须亲自审案。

傅健慈:忧按倾向安排法官审案

揽炒派随即声称何俊尧被调职反映被影响司法独立,但多名法律界人士指出这其实是“暗升”。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表示,何俊尧由东区裁判法院裁判官提升为高等法院暂委副司法常务官,绝非“平调”,薪酬亦像坐直升机般由第十级急跳至第十三级,形容是“明关照暗升”。他提到,这是一个“平步青云”的职位,未来会有更多的升职机会,质疑为何不是其他贤能之才担任,认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需要向社会和公众人士清楚交代,“否则有包庇及偏私之嫌。”

他指,“排期法官”的权力及操作空间很大,加上没有人监管,担心处事不公者会特意安排倾向明显的法官去审判某些案件。即使高院由陪审团作裁决,但法官需向陪审团作引导,这可以决定接不接纳某件证据。他认为,司法机构是次安排是反其道而行,令公众失去信心,难以彰显司法公义。

黄国恩:司法机构疑与民“斗气”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表示,何俊尧表面被调离,实际上却是升职,他质疑司法机构是在与市民“斗气”,“表面上顺应民意调走何俊尧,实际上这个职位及人工都较裁判官高。”

他又指,在编排案件时,虽然“排期法官”会考虑多种因素,如法官的经验、专长及案件性质等,但若由倾向明显的人担任,绝对会令人怀疑某些案件会安排予“会放生他人的『黄官』”。

他认为,此事会降低公众对司法机构的信任,建议司法机构应该进行大改革,“司法独立非司法王国,法官不能太过自大和自我,惟现时部分法官自视太高、太嚣张,该尽早进行整顿,以免变成司法独大及司法专横。”

陈晓锋:应向公众交代调职理据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陈晓锋认为,何俊尧明显是升职,并指出所有法官都不应该有政治倾向,而是要依从法律及证据判案,才能彰显司法公义。至于为何有这安排,他指这与首席法官有关系,“马官有自己的理解和判断,但应该向公众交代当中原因和理据。”

政界忧何居要职勾结“黄官”

何俊尧被“暗升”为“刑事案件排期法官”,多名政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何俊尧多次判决都惹来争议,更是明显地偏袒揽炒派,质疑为何会升职和大幅加薪,“是否司法独大,官官相卫?”他们担心何俊尧会利用职权与其他“黄官”互相勾结,暗地里“反政府、反中央”,要求司法机构暂停有关安排,并建议当局公开及透明地交代排期法官在分派案件时考虑的因素和标准。

卢瑞安:升职等同表扬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卢瑞安表示,事件显示司法界“恶人当道、是非不分”。他指何俊尧的所作所为大家心里有数,“其态度偏颇,摆明是针对爱国爱港人士,纵容搞事者,现时却获得升职处理,要明白升职等于表扬,我对此表示很失望。”他质疑此安排是否司法独大,促当局尽快交代。

他又指,担心何俊尧会利用职权与其他“黄官”互相勾结,暗地里“反政府、反中央”,令香港变得非常危险,认为当局应正视这问题。

葛珮帆:促停调职安排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表示,虽然何俊尧不再审理案件是一件好事,但升职和大幅加薪却令人感到疑惑和哗然,希望司法机构尽快公开交代何俊尧的职责,“是否司法独大,官官相卫?”

她指,昨日已经收到大量市民投诉不满此安排,“事件非常不寻常,令市民都质疑司法机关的公信力。”她续说,担心一旦何俊尧安排“黄官”审理某些具争议的案件,会妨碍司法公正,认为司法机构应暂停这安排及向公众解释事件。

陆颂雄:市民信心大减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表示,何俊尧多次判决都惹来争议,更是明显地偏袒揽炒派,惟被投诉后却获得升职加薪安排,难以令人信服。他指,现时缺乏独立监察法官的机制,令市民对司法机构的信心都大减。他建议,司法机构应设立相关机制,公开及透明地交代排期法官在分派案件时考虑什么因素,有无划一标准等。

何俊尧判案引争议(部分)

判决日期 案件

8月21日 患有亚氏保加症的15岁中四男生,去年11月向柴湾已婚警察宿舍掟汽油弹,并承认纵火罪,何俊尧竟称:“唯一受伤可能系被告被制服嘅时候”“因为受到朋辈唆摆,会系构成减刑因素”,最终被告被判接受3年感化令

7月10日 去年11月12日,黑暴分子在多区堵路逼市民“三罢”,20岁男子黄锦威被指在西湾河用剪刀剪断行人交通灯电线,被制服时用剪刀割伤警员左手拇指,他承认刑事损坏罪,但否认袭警罪,何俊尧仅花半天便审结,指警员供词有多处疑点,裁定被告袭警罪名不成立,并就刑毁罪判被告接受120小时社会服务令,及赔偿452元交通灯电线维修费

6月19日 黑暴分子去年11月12日堵塞道路逼市民“三罢”,中六学生程彦璋被防暴警发现在西环一个公厕内管有铁钩、六角匙、50支长金属丝,被控 “管有适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并意图作非法用途使用”罪。男生否认控罪,何俊尧即日颁下判决,指作供警员口供存疑,裁定男生罪名不成立

6月12日 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成员吴嘉儿及何秀仪去年3月16日在立法会《国歌条例》草案公听会内抗议,何俊尧虽裁定三人罪成,但考虑到他们无刑事记录,案情亦不算严重,仅判各人罚款1,000元。他又称明白三名被告犯案“非出于私利”云云

6月10日 湾仔警察总部去年6月曾遭暴徒包围。恒生大学学生王恺铭在湾仔警察总部外墙涂鸦,被控刑事毁坏罪。何俊尧判刑时称,相信他因一时情绪问题而染上毒瘾,报告也反映他有尽力解决毒瘾问题,轻判被告12个月感化,及赔偿1,200元维修费

6月4日 酒店餐饮接待员锺嘉豪去年10月31日在兰桂坊附近向警方防线抛掷两个麻包袋,被告承认参与非法集结罪,何俊尧称被告行为“不算太暴力”,而且“坦白”承认责任“值得鼓励”,最终判处社会服务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