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匿名信风波 | 法律界促司法机构交代7.3讲座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本月初流传的一封匿名信,揭露司法机构今年七月三日召集全港裁判官举行法律讲座,疑作出“指示”,事件一石激起千重浪。司法机构至今只对匿名信简短澄清指内容不实,但坚拒透露任何内容,又不作任何说明,列席旁听的终审法院首席大法官马道立面对大公报记者的追访,亦避而不答。法律界、政界及坊间均对司法机构三缄其口大惑不解,担心澄而不清,影响市民对司法制度的信心,纷促司法机构公开交代以释公众疑虑。

时事网红冼国林日前在网络频道公开该封匿名信,触发社会风波。匿名信指出大法官马道立及高等法院原讼庭法官黄崇厚,七月三日召集全港所有裁判官举办法律讲座;信中称黄崇厚指示审讯黑暴案时,“除非有十分稳妥的证据来定罪,大家可以疑点归于被告,将其脱罪”;信中还指黄崇厚不直接点名“蓝丝官要说话小心,不要触怒市民”,又称“蓝丝官被起底是否自作自受”。至于马道立全程只是“旁观者”,未有公开讲话。冼批评,若信中的内容属实,该个为裁判官而设的讲座是无私显见私。

《大公报》随后获得有份出席讲座的裁判官于七月四日早上的WhatsApp谈话内容,显示有裁判官向司法界人士表达忧虑,并感到被施压。WhatsApp内容还提到黄崇厚在会上“忠告蓝丝法官”,又有人表示“你话点算⁈呢D蓝mag(行内对裁判官简称)数目很少,咁样打压,相当可怜,应该会灭绝!”并有裁判官在信息中骂道:“OMG(oh my god)!黑白颠倒!”

黄崇厚法官不接受访问

针对曝光的匿名信与读者提供的WhatsApp内容存在不少脗合之处,大公报记者曾两度向司法机构查询,惟得到的回覆仅承认七月三日确曾有一个名为“司法公正及公众信心”的讲座,但拒绝公开内容,只是简单指匿名信内容不实,却未有作任何解释。大公报记者上周五到终审法院外向马道立查询关于当天的讲座,但马道立一言不发便急步走进法院大楼。讲者黄崇厚法官,他亦不接受传媒访问。

司法机构未清楚交代,影响市民对司法公正的信心,政界、法律界均促交代讲座目的内容及导向。立法会议员葛珮帆以“震惊”来形容连串的司法风波,质疑该讲座与市民投诉“黄官”屡次“放生”黑暴被告有关,“市民觉得黄色法官最近判案时,好似做咗被告嘅辩护律师,为佢哋揾理由、借口,然后判无罪或者轻判。”本身为律师兼立法会议员周浩鼎则表示,疑点归于被告“唔使你讲都知”,不明白为何多此一举召开讲座,“司法机构有需要解释清楚为什么要开这个会?目的何在?”

匿名信引起轩然大波且持续发酵,疑有人透过媒体为事件“洗白”降温。近日有媒体引述的“消息”,称黄崇厚在讲座中曾提醒裁判官在撰写判词时不应加入个人的观感及政治立场和意见,又“澄清”黄崇厚在讲话中没有提及“疑点归于被告”等。涉及7‧3讲座的不同消息满天飞,更令市民一头雾水。

判案不能有政治考虑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表示,司法机构的内部讲座不用对外公开,但今次掀起全城关注,质疑讲座的内容与近年裁判官判案备受争议是否有关,加上有法官亦对该讲座感到不理想才有匿名信及WhatsApp内容流出,马恩国建议司法机构处理今次司法风波,应一改过去保守态度,开诚布公向公众清楚交代。前港大荣誉副教授梁永铿律师则认为司法机构应重申立场,贯彻法官判案不能带有政治色彩,判词不应加插政治元素,才能澄清市民对司法公正的疑虑。

西方多国设监察法官机构

西方多国设立了专门机构对违背服务关系上一般义务的法官进行惩戒,通过合理惩戒令法院得以维持,内部纪律得以推展,从而获得国民的信任。英美法系国家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中叶就开始了量刑改革运动,颁布量刑指南,以限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

上世纪七十年代,西方多国民众呼吁对法官的行为展开公开审查,对违反行为标准的法官进行惩戒。对此,美国联邦和大多数州成立了司法委员会,德国联邦最高普通法院和各州高等法院设立了纪律法庭,加拿大成立了司法委员会,澳洲成立了议会调查委员会,法国设立了高等司法委员会。

联合国《关于司法独立的基本原则》、司法独立第一次世界大会《司法独立世界宣言》和国际法曹协会《司法独立最低标准》要求法官惩戒机构应是永久性法庭或委员会,其组成应以法官为多数,机构应独立于行政机关,并规定了被惩戒法官四大程序保障原则:无明文行为标准不受惩戒原则、秘密审理原则、听证原则、法官有上诉权或请求覆审权原则,这四项原则是惩戒程序正当化的基本要求和底线,以免法官被非法追究。

西方法官惩戒制度不仅惩戒司法内行为,也惩戒司法外行为。司法内行为包括未能保障诉讼参与人权利、滥用藐视法庭制裁权等,司法外行为则包括参与慈善募捐、不当使用法院文具、评论未决案件等,如《美国法官行为准则》第5条规定:“法官应当约束司法外活动,以减少与司法职责相冲突的危险。”

颁量刑指南 限制裁量权

美国加州1960年修订宪法后,增设司法官资格委员会,由州最高法院选任司法官5人、州律师会长会议选任律师2人、州长经州上院的推荐或同意选任非法律职业2人组成。委员会在有人提出州法官无能力、或行为不检的申诉时,有调查并建议州最高法院给予该法官退职或罢免的权限。此制度可谓美国司法惩戒制度之发端。

在德国,对联邦现任法官的惩戒,包括告诫、罚钱、减俸、降职、免职等。对联邦法官的惩戒,通常由设立在联邦最高法院内的联邦惩戒法庭为第一审,且为终审判决。

英美法系国家,早在上世纪70年代中叶就开始了量刑改革运动,在量刑理论上提倡均衡量刑论,在量刑方法上主张实施量刑统一标准,以限制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在英国,量刑指南机构包括量刑指南委员会和量刑谘询委员会,二者均是独立的机构。自2004年3月正式启动新的量刑指南体系后,英国量刑指南委员会制定了一些明确的量刑指南标准,包括:《总的原则:犯罪严重性程度》、《2003年刑事审判法新刑罚的适用原则》、《认罪的量刑减让》等。量刑指南对法官具有法律上的约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