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抄派议员滥用特权 一日探九犯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揽炒派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滥用特权,自黑暴后经常以公务为名到收押所、惩教所及监狱等进行所谓“公务探访”。据了解,揽炒派的“公务探访”申请,今年首季较去年大升十几倍。最夸张的是一个议员同一日同一个监狱探九个囚犯,几乎成为“全职探监员”。在疫情下,惩教署暂停了议员的“公务探访”安排,但揽炒派竟联署要求放宽安排。有消息人士称,这些“全职探监员”以关注“手足”为名,向在囚暴徒“洗脑式”鼓动继续揽炒,企图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有协助在囚者的律师指出,在囚者约见律师或社工的编排,亦因为这些所谓“公务探访”大增而受到影响。

警方昨日在社交平台公布,由2019年6月9日至今,在“修例风波”中,警方共拘捕逾一万人,检控逾2200人。警方表示,被检控人数最多的三项罪行分别为“暴动”(687人)、“非法集结”(383人)及“藏有攻击性武器”(327人)。550人已完成司法程序,并有462人须承担法律后果,包括被定罪、签保守行为、获颁照顾或保护令。

扮晒关心 实为呃选票

由于有大批暴徒被收押或罪成坐监,揽炒派议员为了选票和政治“抽水”,都以关注“手足”为名,利用议员身份到收押所、惩教所及监狱等作“公务探访”。早前因疫情关系,惩教署暂停了有关安排,但近日159名揽炒派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竟不理疫情,联署要求放宽安排。

消息指,由于这些所谓的“公务探访”量急升,影响了很多在囚者的会面安排。消息人士说:“影响嘅包括见律师,以及包括见社工等,条龙长咗好多,有啲想申请支援、津贴都有影响。”

根据《监狱规则》,亲友探访的安排是规定每个月两次,每次30分钟;公务探访则要安排独立房间,而且没有时间和次数限制,因此大量所谓的“公务探访”就会滥用这个安排,令有需要的人亦受到影响。

无人可以监听佢哋讲乜

有律师亦关注到此问题,认为署方需要跟进问题,因为为囚犯提供法律意见,是不能等的,特别是审讯、上诉的时间都已定好,难以押后。

另一名知情者亦大爆,“而家同啲议员有联络嘅犯,特别巴闭。因为一排咗见议员,同家人 ‘拜山’ 限咗半个钟唔同,差唔多系无限时间,基本上佢哋嗰日啲更期(工作安排)就可以改,乜都唔使做。我哋唔识议员嘅,咪日日开工囉。仲有呀,受罚嘅人可以被取消亲友‘拜山’ ,但议员有特权可以继续 ‘拜’佢哋。” 这名知情者更笑言: “你都唔知嗰啲议员正职系乜, ‘全职探监员’ 呀!好似最劲一个议员,一日同一个监狱拜九个。”知情人士透露: “佢哋入去 ‘拜山’ (探监),无人可以监听佢哋,讲乜做乜都得。” 消息指,今年原本是选举年,揽炒派频繁探访“手足” ,鼓动在囚暴徒继续揽炒,是出于巩固激进派票源的政治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