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洗版”式打救“快必” 狂扰司法独立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揽炒派为达至政治目的,不惜干扰司法程序。“人民力量”副主席“快必”谭得志被控发表煽动文字等罪,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惟揽炒派仍大肆评论,更藉助公众平台向法院施压、骚扰法官。多名政法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揽炒派用“洗版”的形式铺天盖地宣传自己对案件具政治目的的评论,明显影响司法独立,涉嫌妨碍司法公正、藐视法庭,而揽炒派相关行为近来愈发猖狂,要求律政司严肃跟进,守护香港司法独立。

近来揽炒派针对法庭施压的情况愈来愈明目张胆,“起底”法官、企图制裁法官、公开评论已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近日更就谭得志被控开记者会、在网络评论案件,不准谭得志保释的法官更日日被揽炒派在网上广传,部分党派、议员等更危言耸听、未审先判,让本港的司法独立受到严重干扰。

马恩国:施压法院妨碍公正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指,相关人等的行为有政治目的,用公众力量向法院施压、骚扰法官,明显影响香港司法独立,亦有机会妨碍司法公正。他表示,若谭得志之后再申请保释,有机会因为揽炒派相关的施压言行,而影响法官判决,甚至若之后有揽炒派阵营的人申请保释,法官都有可能因担心被投诉恐吓等影响决定。

马恩国认为,针对揽炒派频繁影响司法独立的行为,律政司应该提出检控。他强调律政司有责任守护司法,保护法院。

王吉显:影响法官公平审讯

香港法律专业人员协会会长王吉显指,谭得志的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揽炒派公开评论案情有机会影响法官公平审讯,若进一步作出相关的行为,可能构成妨碍司法公正。

王吉显表示,针对揽炒派批评法官等行为,司法部门应严肃对待,调查相关人等的行为是否构成藐视法庭。他认为,法官要履行职责,不应该受到外界干扰。他并提到鉴于近期出现有法官判案严重偏颇,司法部门应设立监察法官委员会,以确保定罪合理,不受个人或外界因素干扰。

葛珮帆:严正执法绝不纵容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认为,揽炒派相关行为明显妨碍司法公正,有关方面对此太过纵容,有见揽炒派影响司法独立、藐视法庭的行为不断发生,她认为当局应严正执法。

郭伟强:妄图影响法庭判决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郭伟强认为,以往社会都有基本共识,进入法律程序的案件在任何平台都不应该有牵扯案情的讨论,黑暴肆虐之后,这个界限就愈来愈不清晰,甚至有人刻意破坏底线,企图影响事件的发展,让公众忧虑是否构成了妨碍司法公正。

他认为,相关部门有责任及时厘清有机会构成妨碍司法公正的行为。他并批评,揽炒派用“洗版”的形式铺天盖地宣传他们对这个案件的评论,炒作政治气氛,明显破坏司法独立。

部分揽炒派党派/头目人物相关施压言论

公民党

◆昨日在facebook发文声言特区政府“引用旧例 以言入罪 打压言论自由”,声称事件是“政治检控”,目的是要“直接剥削市民的言论自由”,又称有“数以十万计市民”曾经叫喊谭得志招致检控的口号,所以谭若罪成将“剥削”数以十万计市民的“言论自由”。

◆党魁杨岳桥称︰“动用一条‘殖民地时期的生锈法律’去起诉,法庭没有案例可依循,无异将‘无上权力’交予控方,任他们随便使用。”

民主党

◆前日在facebook反问︰“乜原来‘黑警死全家’‘721唔见人’系煽动文字?”

◆该党议员许智峯昨日在记者会上批评有关案件是“利用法律作为打压言论自由的工具”。

“人民力量”立法会议员陈志全

◆昨日在facebook发布短片讲案件,并写上“‘反抗’都系煽动文字。世纪冤案,唔准保释。上高院,救快必!”有煽市民去法院之意;昨日又与揽炒派议员开记者会,称谭得志还柙是“文字狱”,若罪成会影响市民“言论自由”。

“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毛孟静

◆前日在facebook上贴出谭得志被控消息,并以英文反问︰“律政司的人晚上如何睡得着?法治?”

“新民主同盟”荃湾区议员谭凯邦

◆昨日在记者会上形容不批出保释的裁判官苏文隆是“红官”、“亲建制”,会在日内投诉苏官,扬言要在司法独立之外“让人看到公义”。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

◆昨日在facebook及Twitter上呼吁国际“关注”谭得志被还柙,又称谭仅是因为呼喊“五大诉求”等口号就被起诉,“更差的是”不能保释。

前“香港众志”成员周庭

◆前日在facebook上称︰“这是个连摆街站嗌口号也会被捕的年代。我们不可以习惯、不可以麻木,若连我们也不关注自己的战友,他们只会更唯(为)所欲为。”

有恃无恐:恐吓侮辱法官:“享火魔死全家”

揽炒派妨碍司法公正的手段层出不穷,不时在判决不合自己心意时,在网上起底、恐吓有关法官,甚至在法院外刑毁涂喷侮辱法官的语句,企图向法官构成心理压力,及怂恿激进网民危害法官人身安全。部分人更要求将“红底”法官交上美国制裁名单,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粗口骂法官彭宝琴

揽炒派恐吓法官的情况屡见不鲜。例如今年元旦民阵搞游行时,有黑衣暴徒在高等法院低座外用黑漆喷上“法治已死”字句,并在大楼近地面外墙,喷上高等法院法官彭宝琴的名字,名字下被写上“红底官”等字眼,旁边更加有粗口等侮辱字句。

今年4月高院上诉庭三位法官驳回“港独”分子梁天琦的暴动罪减刑上诉,有煽暴文宣旋即在网上咒骂“红官死全家”,扬言要“清算”法官,更威吓:“法庭应该享有火魔的待遇。”

同月,将军澳“连侬隧道”的持刀伤人案被告被判入狱45个月,但揽炒派不满法官在宣判时狠批黑暴是造成是次悲剧的主因,纷纷出言恐吓要“斩死佢”、“烧咗吽v、“系(喺)条街认到就打×佢最实际”。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及揽炒派区议员杨雪盈、岑敖晖、陈梓维等纷纷呼吁网民“一人一信”投诉有关裁判官。

叫嚣名单交美制裁

今年8月中,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更就一宗案件上诉得直,呼吁市民要“集体投诉”案件的原审裁判官。

过去一段时间,揽炒派亦一再鼓吹要将法官加入美国制裁名单,包括在制裁名单出炉前,已有人强调“首轮制裁名单应包括司法界-特别是法官”,近日亦有人声称要“成个doj(律政司)同堆‘红官’都应该上榜”。

恶行累累:威吓付行动 纵火烧法院

除了在网上扬言要对法官、法院造成伤害,去年黑暴肆虐期间,就多次有暴徒针对司法机关,公然放火烧法院,情况令社会哗然。

汽油弹掟107年历史终院

去年12月8日民阵游行时,高等法院及终审法院先后遭暴徒纵火。当日游行队伍途经高等法院所在的金钟道,黑衣暴徒堵塞附近道路。先是傍晚6时许,高等法院门外怀疑遭人投掷汽油弹,根据网上相片显示,高院LG4出口的铁闸突然冒出火光。火势熄灭后,高院门口地毡被烧焦、半个铁闸严重燻黑,地上遗留毛巾及疑似玻璃瓶及玻璃碎片,大楼外墙多处被人喷上“法治已死”的喷漆。

约半小时后,有107年历史、属法定古迹的终审法院亦疑被人掟三四枚汽油弹,有途经的市民自发用水将火救熄。事后,终院门口梯级留下燻黑痕迹。

特区政府批评,暴徒于高等法院外涂污外墙,并向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门外投掷汽油弹及纵火,破坏政府公物,严重挑战香港的法治精神。

此外,去年11月13日,多区出现街头冲击时,亦有暴徒纵火破坏沙田法院,法院大闸外的花槽一度火光熊熊。同月8日晚,前荃湾裁判法院范围内一棵大树被汽油弹掷中起火,事后有自称是“火魔法师”的暴徒向网媒承认责任,扬言是要用直接行动呈现“赤色政治火焰,好快就会蔓延烧尽香港嘅法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