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警惕“法律精英”断章取义乱释政制

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在报章撰文表示,在没有全面理解基本法和宪制秩序下,任何人试图将“三权分立”概念简单化并套用于香港,都是枉然,最终只会误导公众。但本港仍有所谓法律精英声称“‘三权分立’由基本法订明”。香港的政治制度设计是中央管辖、行政长官处核心位置的行政主导制度,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权分置,互相制衡、互相配合;司法机关强调小心用权,不干预行政、立法运作。少数所谓法律精英曲解基本法和法庭判词,断章取义,混淆是非,企图以重复谬论当真理的伎俩误导公众,以达到越权乱港、对抗中央的政治图谋。

香港是国家的特别行政区,属于地方政权,政制当然不能与主权国家简单类比,不可能实行主权国家的“三权分立”。基本法第2条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的规定实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 ”公民党、大律师公会一再以此作为香港实行“三权分立”的法律依据。其实,要正确理解基本法第2条,首先应该清晰地认识到,香港享有的全部高度自治权,包括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都由中央授予。中央对港拥有全面管治权,即使已授予香港的权力,在行使时也受到中央权力的制约和监督。

自基本法起草至今,中央有关部门权威人士对香港政制多有论述,近日港澳办、香港中联办的声明,都明确指出,香港政治体制无论在回归前还是回归后,都是“行政主导”,而非“三权分立”。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制的特点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基本元素包括三权分置、行政主导、司法独立、行政长官代表特别行政区向中央总负责。所谓基本法第2条承认“三权分立”之说,无视香港政制的前提和基础,存心曲解的意图彰彰明甚。

香港政制中尽管三权分置,但行政长官的“双首长”“双负责”宪制地位,以及中央透过行政长官来落实对港管治,注定香港要实行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政制,这是确保“一国两制”全面准确贯彻实施的重要制度安排。在这个制度框架之下,本港行政、立法、司法三权各司其职,相互既制衡又配合,同时保持司法独立,但并不代表三权对等,更不能说香港的政制是“三权分立”。

具体到“司法独立”,仅指法院独立审判案件不受干预,而非政制框架下与行政主导的排他对立关系。在梁国雄诉立法会主席案中,时任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夏正民确认特区政府以行政主导,强调基本法中,“行政机关、行政当局及立法机关明显地以互相协调、彼此合作的方式,为香港的良好管治,各自履行其宪制上指定的角色”;终审法庭的判词也指出,法庭不会插手裁决立法机关内部程序的合规或违规事项,会留给立法机关自行决定(“不干预原则”)。法庭强调的“三权分立”,指的是法庭谨慎用权,不会借“司法独立”之名扩大司法权,架空行政主导体制。

有资深大状对香港的宪制秩序、对法庭的自我约束视而不见,反而指法庭判词提到“三权分立”是普通法的信条,认定法庭亦相信特区政府是在三权分立的体系中运作,由此得出香港奉行“三权分立”的结论,分明“揣着明白装糊涂”。所谓法律界精英滥用专业身份,为抢占话语权混淆视听,积非成是,借所谓“三权分立”否认“行政主导”,无非为误导本港社会对香港政治体制的认知,贬低行政长官的宪制地位和权力,根本目的是抗拒和架空中央对港全面管治权,挑战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社会各界、有识之士在这个原则问题上,应该认清所谓法律界精英的谣言大话,明辨是非。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