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声大夹恶”就可以凌驾法律?

极端政客谭得志(“快必”)日前因涉及触犯《刑事罪行条例》被捕,反对派立即启动文宣机器,对警方展开狂轰滥炸,散播所谓的“以言入罪”、“动用生锈法例”、“逼港人噤声”等谬论。昨日谭得志的“拍档”、立法会议员陈志全更举行记者会,意图转移视线,将“有没有犯罪”的问题,转向“有没有言论自由”的问题。显而易见,反对派意图以这种乱扣政治帽子的做法,为日后煽动言行卸责。但犯法就是犯法,法律就是法律,并没有生不生锈的问题,反对派声音再大、态度再恶,难道就可以凌驾法律?

谭得志最终有没有违法需要法庭来判,但有些客观事实是无法否认的。据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谭得志有大量的涉嫌违法的言论,包括在街头中叫喊“光时”口号389次、“黑警死全家”324次、“打倒共产党”34次、“831打死人”和“10月1日枪杀人”154次等等。

禁煽动性言论是世界标准

其实,但凡对普通法有所了解的人都应该知道,像“黑警死全家”这样的仇恨言论,讲一次、两次或许可以脱罪,但讲了数百次,就不是“言论自由”可以开脱的了。首先,《刑事罪行条例》已经有明确规定;其次,这完全符合《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该公约第二十条规定:“任何鼓吹民族、种族或宗教仇恨之主张,构成煽动歧视、敌视或强暴者,应以法律禁止之”,说明所谓“以言入罪”并非必然违反人权。最后,世界上许多国家都有类似的规定。

以美国为例,1964年美国约翰逊总统签署了民权法案后,产生了一个“憎恨言辞”或称为“偏见言辞”这个新名词。1969年,联邦政府又制定了一条“憎恨罪”法律,由各州再立法去执行。其实“憎恨言辞”是一个很有争论的名词,但其目的是用在保护少数族群。凡是对于种族、人种、国家起源、宗教、性别偏好或残障人士用特别蔑视的言辞来伤害或恫吓,就会构成“憎恨罪”。在美国社会中,特别是政界,谈论种族问题是一大禁忌,所以政客或政治家对“种族议题”噤若寒蝉。有些人发言不慎,就会引来很多纠缠不清的后续问题,如:丢官、遭解僱,甚至上法庭、罚款及坐牢,这就是美国民间流传的“黑色恐怖”。

再以德国为例,同样明确禁止煽动仇恨的法律,其言论自由的边界在于,它不能损害他人的权利与尊严。2011年,弗莱堡地方法庭就以此判决一网民犯有煽动民族仇恨罪,判处有期徒刑7个月、罚款1200欧元。2014年6月,一名32岁男子因制售印有“不是犹太人”字样的T恤,也被法庭判处了2年9个月的有期徒刑。

上述法律与事实说明,煽动性言论在世界各国都是被禁止的,即便美国、德国都如此,但这绝不代表“言论自由”受到破坏。

作者:沈家聪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