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三权分立”论的要害是去中央化

特首林郑月娥近日表示,“三权分立”议题在过去一周社会辩论“愈辩愈明”,香港的政治体制是以行政主导、以特首为核心、向中央人民政府负责,希望此事以后不会成为炒作议题。实际上,反对派若再炒作“三权分立”议题,只是自暴“港独”面目,不得人心。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早前就所谓“三权分立”问题作出拨乱反正的表述,港澳办、中联办发言人发表谈话,表示赞同和支持。两办声明指出,关于“三权分立”的争议,涉及如何正确理解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的重大问题,必须说清楚,讲明白。

港三权之上有凌驾性的中央权力

两办发言人表示,政治学意义上的“三权分立”一般是对主权国家政体而言。香港一些人鼓譟香港实行的是所谓“三权分立”,实际上是一个伪命题,其真实意图是欲扩大立法权和司法权,削弱行政长官和特别行政区政府的管治权威,抗拒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从而挑战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秩序,把香港变成一个脱离中央管治的独立政治实体。这是要害所在。现在必须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把被颠倒的是非颠倒过来。

政治体制是香港特别行政区制度的核心内容,体现了中央与特别行政区的关系,规定了特别行政区内部的基本政治架构。我国是单一制国家,香港是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香港特区的政治体制是中央以法律规定的,香港特区不能自行决定。就权力来源而言,特别行政区享有的高度自治权包括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均来自中央的授权。香港政制就其属性和定位来说,仍是一种地方政治体制,在香港的三权之上,存在一个凌驾性的中央权力,这是一个纵向的权力隶属关系,绝非与香港内部处于同一层面的横向分权关系。

三权都要有国家观念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基本法起草至今,中央有关部门权威人士和内地专家学者多有论述,明确指出香港政治体制无论在回归前还是回归后,都不是“三权分立”。早在1987年4月,“一国两制”构想总设计师邓小平在会见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就明确指出:“香港的制度不能完全西化,不能照搬西方的一套。香港现在就不是实行英国的制度、美国的制度,这样也过了一个半世纪了。现在如果完全照搬,比如搞三权分立,搞英美的议会制度,并以此来判断是否民主,恐怕不适宜。”邓公的谈话,成为基本法起草的指导思想。

三权在中央的全面管治下合作,都要有国家观念,才能有效管治香港和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对此,2008年7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莅港期间,在接见特区主要官员时提出:“行政、立法、司法三个机构,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共同珍惜我们来之不易的这样一个香港繁荣稳定的大好局面。”及2017年习近平主席视察香港进一步表明:“不论是行政机构主要官员,还是立法、司法机构负责人,都要有国家观念,在开展政务活动和处理有关问题的过程中,要善于站在国家的高度来观察和思考问题,自觉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履行自己对国家的责任。”

香港从未存在所谓“三权分立”,香港有一部分人混淆视听,宣称香港是“三权分立”,是企图通过司法和立法来制衡、扭曲行政权,及试图将法官凌驾于全国人大等。“三权分立”的歪理每隔几年就会被反对派拿出来翻炒一次,尤其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为解决香港问题而进行释法时,反对派就会祭出这从来不曾存在过的“三权分立”,其根本目的,就是为了否定中央对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其本质就是煽动“港独”。

“三权分立”既然是“伪命题”,反对派为什么不厌其烦地炒作呢?究其实质,就是企图扩大立法权及司法权,将司法独立搞成“司法独大”、“司法独裁”,架空行政权,矮化行政长官,进而达到否认中央对香港全面管治权的邪恶目的,将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骨子里是“港独”思维在作怪。但是,反对派若再炒作“三权分立”议题,只是自暴“港独”面目,不得人心。

作者:黎子珍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