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政党收支成谜 市民促公开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除了近年在网上发起众筹外,揽炒派多年来发起游行及集会,实则趁机设街站掠水,声称所得金钱作为日常运作之用。然而,多年来他们所得的捐款及支出去向成谜,加上有政党以所谓的“慈善团体”收受捐款以逃避选举捐款的监管。有市民提出订立《政党法》,要求政党公开资金来源,以保障公众知情权。

“港独”组织解散仍未交代

目前,揽炒派多个政党均没有交代多年所得的捐款及支出,其中已经解散的“港独”组织香港众志最为离谱。

2016年7月,香港众志成立只有两个多月,已经筹得接近100万元。粗略估算,香港众志至今已吸金逾2000万,包括在2017年和2018年的七一筹款分别筹得43.2万和53万、今年5月在解散前发起“应急资金筹募”,声称延续国际战线,最终成功筹得19.1万美元(约147万港元)等,惟众志在解散后至今仍一直没有交代捐款去向。

日前以涉违反港区国安法中的“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的锺翰林、何诺恒及何忻诺的前所属组织“学生动源”,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解散组织,惟他们亦没有交代筹得款项将如何处理。

此外,民主党过去曾被指以“安荣社会服务中心”作为“衞星团体”,借“慈善团体”为名收取捐款,更用上当中部分资源拨给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举办活动。另外,早在2014年,有人曾向廉政公署举报,指数名揽炒派议员,包括涂谨申、陈淑庄,以及时任立法会议员、支联会主席李卓人等人收取壹传媒主席黎智英及其助手Mark Simon的捐献,惟当时廉署因证据不足而未有提出检控。

目前,政党是根据《公司条例》(第32章)注册为公司,或根据《社团条例》(第151章)注册为社团。早在2004年,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曾经就政党法进行研究,当中亦曾提及社会有意见认为引进政党法将带来积极意义,包括政党可获得法律下的认可,政党运作和财政透明度得以提高,以及为政府资助政党提供法律依据。

“香港政研会”日前曾要求金管局及银行公会彻查揽炒派组织的公私银行账户,是否有涉嫌收取、发放政治黑金,严格遵守国安法要求,查封一切可疑交易账户,停止外国势力黑金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