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三权分立”论与“黄法官”都是为夺权服务

自从去年爆发黑暴以来,美英已经从幕后走到了台前,粗暴干预香港事务,以香港国安法为借口,宣布制裁部分中央和特区官员;他们又打出所谓“保卫香港民主人权和‘港人治港’”的旗号,为香港反对派撑腰打气,大力支持损害香港法治与秩序、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

在这个背景下,反对派近日一哄而起,全力挑动“三权分立”争论,企图将司法机关凌驾于中央政府之上,利用司法覆核否定行政长官的权力,否定中央对香港的管治权,最后把香港变成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将香港变成外国颠覆国家政权的基地,实现“打倒共产党”的图谋。所以,香港市民必须清晰地认识到“三权分立”争论的真面目,就是要香港长期处于暴乱状态、破坏“一国两制”,这将严重损害750万香港市民的福祉,导致今后将有更多企业倒闭、更多市民失业。

英国人刻意埋下“司法炸弹”

在香港内部,得到美英势力支持的反对派,更不断制造谣言,煽动香港市民仇恨中央和特区政府,进行所谓的“抗争”。“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因为涉嫌干犯《刑事罪行条例》第10条“发表煽动文字”被检控,反对派发动舆论攻势,扭曲事件的本质,抹黑成“以言入罪”、“政治检控”云云。他们更加在网络上污蔑、攻击、骚扰拒绝谭得志保释申请的法官,此举明显影响香港司法独立,亦涉嫌妨碍司法公正。若谭得志之后再申请保释,有机会因为反对派相关的施压言行,而影响法官判决。

英国人撤离香港前,早已在司法机构部署好人事安排,所以香港出现了“司法独大”的畸形现象。对于明显威胁香港的政治和经济稳定局面的暴乱案被告,不是给予轻判就是无罪释放;有法官竟然将作为控方证人的警员,列为“不可相信的证人”,判处被告无罪释放;亦有高等法院法官在讲座上公开提出,法官处理“修例风波”相关案件时,除非有十分稳妥的证据来定罪,否则可以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判处被告无罪。

对于有关言论,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一直不作回应,不置可否。但是他的行动相当反映他的心态,司法机构不但没有对一再放生或轻判黑暴案被告的裁判官何俊尧展开调查,反而给予升职加薪的安排,从裁判法官“坐直升机”,调任高等法院刑事案件排期法官。事实说明了马道立的用人准则,说明了他鼓励什么,提倡什么。在关键的时刻,某些人的确起到了英国人希望发挥的作用。

大律师公会、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等人及组织,现在纷纷出来说香港是实行所谓的“三权分立”,尤其突出司法机关要制衡行政机关的观点,显然和今天香港的乱象有密切关系。暴徒需要有人包庇和纵容,所以法官在判词中居然可以肯定暴徒“品格高尚”、“富有理想”、“并没有私人利益”,轻判社会服务令或无罪释放,这发放出一个明显的信号,“违法达义”不需付出代价,或者只有很低的代价,煽动年轻人继续以身试法,让年轻人充当反对派的炮灰。十四、五岁的暴徒不断出现,这并非偶然,是和反对派的洗脑宣传和法院判决有密切联系的。

司法机构有责任维护国安

法院轻易容许暴徒保释候审的决定,完全漠视被告与境外势力的密切联系、得到对方的支援,甚至安排他们偷渡离港。涉嫌在去年7月1日有份破坏立法会大楼的梁继平匆匆逃到美国;“港独”分子黄台仰、李东升在高等法院获保释后,弃保潜逃到德国,获得所谓的“庇护”;前“香港众志”常委罗冠聪等人则逃到英国;亦有一部分人偷渡到台湾。早前,有十二名涉违反香港国安法等罪行的疑犯企图偷渡到台湾,途中被广东省海警截获,结果潜逃不成反因非法越境面临被内地当局起诉。弃保潜逃的事情一再发生,为何得不到法官重视?法官为何没有汲取教训,继续维持宽松的保释政策?显然背后有很多算计。

司法机构担负着维护法律公正的角色,也监督着法院的判决是否依照法律和证据,负有重要的责任,也有责任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在港英时期,按察司的角色非常重要,不会允许任何司法覆核成功的事情发生。

市民期望司法机构严格依照法律行事,并且认清香港特区是实行的三权分置、行政主导的现实,对纠正乱局发挥作用。

来源:大公网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