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裁判官排除彦霖死於“非法被杀”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网讯 职业训练局青年学院15岁女生陈彦霖的死因,在经过12天研讯后于昨日审结。裁判官在引导陪审团裁决时先排除她死于“非法被杀”或死于“自杀”,并告诫陪审团不要凭传闻及偏见,凭空猜测其死因。陪审团最终因遗体腐化不能确定死因,裁定“死因存疑”。裁决结果反映,研讯过程展示出来的证词已证明彦霖死前没有受袭或被性侵、其母亲仍然在生等等,击破了此前煽暴派散布的诸多谣言。裁判官期望,裁决结果能解答公众疑虑。

陈彦霖于去年9月19日离开校园,三日后即22日被发现浮尸海面,事件正值黑暴期间,加上无目击证人,煽暴派乘机利用陈彦霖死亡事件,在网上造谣挑拨,推动暴力升级。死因庭为释除市民疑虑,特别“开快车”尽早召开研讯。

遗体腐化 裁定“存疑”

裁判官高伟雄昨日引导陪审团裁决时先严肃提醒,千万不要参考过往报道、网上讨论或偏见评论,应只评估案中证据。

裁判官向陪审团指出,无证据显示彦霖是受袭致死、生前与人结怨、因参与“社会活动”引致担心人身受伤害,因此,陪审团要排除裁定彦霖“非法被杀”。而由于证据显示彦霖生前无自杀倾向,陪审团亦不能裁定她“死于自杀”,只能裁定她因精神紊乱或遇溺等因素而“死于意外”,或者因证据不足以推断死因而裁定“存疑”。

两男三女陪审团退庭商议近四小时后,一致裁定彦霖的死因“存疑”,原因是其遗体被发现时已经腐化,无法肯定其死因,连她如何掉入水中也不能确定。

多项证供击破煽暴派谣言

陪审团的裁决结果反映,多项证供已获裁定为事实,直接击破了煽暴派此前散播的诸多谣言。陪审团接纳学校闭路电视片段,裁定片段中人确是彦霖本人,而非谣言所称是“替身事后假扮”;确定了当晚彦霖离开校园前后,一直没有与任何人接触,不存在煽暴派诬指“警察将彦霖杀死弃尸”一事;解剖结果亦确认,彦霖死前并无“受袭”或“被性侵”。

煽暴派曾造谣称“陈彦霖母亲已死”,又造谣称“有人假扮陈母,掩饰彦霖死因”,但研讯证供显示,政府化验师对比陈母与彦霖的DNA,证明两人确是母女;陪审团亦接纳陈母提供的彦霖出生证明,确定彦霖于屯门医院出生。裁判官指出这方面的证供相当清晰,无疑点。

彦霖手机由法庭保存一年

此外,陪审团裁决时并提出两项建议,包括就案件未能确定思觉失调导致彦霖死亡,建议医管局检讨青少年精神科会诊跟进机制;另一项建议要求衞生署法医科日后遇到同类案件时,要化验死者尸体和附近的硅藻,以得出更多资料找出死因。医管局回应称,会详细研究和跟进死因裁判庭的建议。

研讯中曾呈堂的彦霖其中一部手机,警方早前未能解锁搜证,裁判官下令该电话保存在法庭一年,若警方有新的解锁技术,可能需要重开调查。警方回应称,会研究法庭日后颁下的判词,以决定适当的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