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陈彦霖死因裁决 破揽炒他杀谎言

星岛环球网消息:文汇网讯 15岁知专女生陈彦霖去年9月19日失踪,多日后被发现浮尸油塘海面,事件被揽炒派及煽暴文宣制造"被自杀"阴谋论,并借机造谣抹黑警方。这宗被黑暴文宣大肆"消费"半年的案件,经过12天的死因研讯,裁判官昨日总结众人证供并引导陪审团,强调没有证据显示陈彦霖与别人积有仇怨,或被人袭击致死;病理报告则没有显示她受药物或毒品影响,裁判官剔除"非法被杀"及"死于自杀"选项,陪审团退庭商议约4小时,一致裁定"死因存疑"。裁判官明白陈家一直备受骚扰,希望研讯解答公众的疑虑,并向陈母说:"还你少少公道。" 

死因庭研讯昨晨9时半展开,裁判官高伟雄甫开庭时强调,虽然案件受到公众广泛关注,但陪审团须按照庭上证供作裁断,不应该根据传媒报道审理案件,并重申陪审团只能凭证供作出推断,而非猜测,尤其本案没有直接证据,因为由陈彦霖失踪直至尸体被发现,这段时间缺乏目击证人。

无证据受伤致死安全受威胁

高官其后总结12天的研讯,并引导陪审团,表明不会给予"非法被杀"及"自杀"两个选项供陪审团考虑,因为若裁定死因是"非法被杀",必须达至毫无合理疑点,但本案没任何证供显示陈彦霖受伤致死、曾与任何人有争执或仇怨,也没有证据是因参与活动令她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胁,且所有病理报告均没显示她死前受任何药物影响。

特首进入立会时,煽暴派议员在会议厅外手持白花及陈彦霖的照片,声称要"悼念"她。(资料图片)

至于"自杀"选项亦须达至毫无合理疑点,高官指出,虽然专家证人何美怡指陈彦霖或患有思觉失调,以及对立反抗症,或会增加其自杀倾向,但考虑到陈彦霖在去年8月22日至失踪前的表现,似乎与自杀推论不相符,故亦剔除"死于自杀"选项。

高官最终给予陪审团"死于意外"及"死因存疑"两个选项,指陪审团需要根据证供,推断去年9月19日后发生的事,例如她如何落水。如果陪审团接纳陈彦霖自行落水而溺毙,法庭无可能知道她为何入水,故无论是任何原因,都可推断她是"死于意外";如果陪审团不能推断出她死前发生什么事,以及死亡时间及地点,就必须裁定为"死因存疑"。不过,高官坦言法庭不希望达至此结论。

高官并给予陪审团一份问卷,要求他们就17项事件作出裁决,以确定相关死亡环境情况是否属实,还是未能确定,包括陈彦霖失踪当天呈现思觉失调的征状、她进入海中时有否穿着衣物等等。

3女2男陪审团下午1时15分开始退庭商议近4小时,由于在5个问题上未能确定事实(见表),加上尸体腐化而未能确定死因,遂一致裁定"死因存疑",同时亦裁定陈彦霖的死亡时间为去年9月19日晚上至翌日,但死亡地点及死亡情况不详。

陪审团认为,由于未能确定思觉失调是否直接或间接导致陈彦霖死亡,建议医管局检讨青少年精神科会诊跟进机制,亦建议衞生署法医科重新考虑硅藻测试,以协助找出死因。

裁判官:还陈母少少公道

高官最后表示,这并不是首次死因庭完成研讯后,仍未能揭示所有事情的真相,并对陈母表示,自己对陈彦霖离世感到"非常难过",亦知道由研讯第一天起,陈家一直备受骚扰,他希望这次研讯会解答公众的疑虑。

高官向陈母说:"还你少少公道。"又说:"彦霖心底对你(陈母)好好。"陈母闻言一度取出纸巾拭泪。高官最后祝愿陈彦霖一家的伤痛能随时间过去,希望事件对他们的影响渐减,让他们回复平常生活。

高官下令研讯中曾呈堂的证物,除了陈彦霖的黑色及粉红色iPhone外,其余证物法庭存档。其中,黑色的iPhone归回陈母,但因粉红色iPhone未能解锁,高官指示该电话将保存在法庭1年,待警方有新的解锁技术,若成功解锁,届时高官会再审视电话内容,及是否要求警方进一步调查。

拆解五大迷团 笃爆煽仇文宣

经历12天的死因研讯,少女陈彦霖的死因纵然未能完全真相大白,但已足够戳穿煽暴文宣的连串谎言大话。香港文汇报梳理死因庭专家、陈母、社工等32名证人在死因庭上的供词,踢爆煽暴文宣为煽动仇恨、撕裂社会所作的"故仔"。

1、确认陈母身份和CCTV中陈彦霖身份

◆ 揽炒派造谣称,曾现身修例示威的陈彦霖死因与警方有关,甚至诬蔑警员将她"毁尸灭迹"弃尸大海,更声称陈母也被杀人灭口云云。惟陈母何姵谊在案发后接受媒体访问,使煽暴文宣的"剧本"不攻自破,煽暴派遂"老屈"何姵谊是"戏子"假扮,甚至当她上庭后,也遭人滋扰及追骂。

◆ 死因研讯主任曾蔼琪早前在庭上请何姵谊确认陈彦霖的出世纸、失踪人口报告等证明文件,政府化验师为何姵谊及陈彦霖进行亲子鉴定,结果亦显示她们 DNA吻合,证实是母女关系。

◆ 针对陈彦霖生前就读的香港知专闭路电视片段显示她失踪前的身影,因为影片与煽暴派的"故仔"不符,文宣便质疑片段中的少女并非陈彦霖本人,而是演员假扮,企图掩饰陈彦霖的真正行踪。

◆ 死因庭向证人展示 CCTV 截图,其母何姵谊、外公何润来、社工唐颖恩、及陈彦霖的同学赵钧谊,均辨认出片中少女正是陈彦霖本人。

2、懂游水和溺毙关系

◆ 陈彦霖据称生前熟水性,煽暴派遂质疑"一个游泳健将,点会选择跳海自杀?点会遇溺致死?"

◆ 死因裁判官高伟雄曾问负责解剖的衞生署法医李毓桦,如果一个人懂得游泳,会否选择跳海自杀?李表示以经验而言,这情况并不多见,但认为陈彦霖遇溺可能是其中一个死亡原因。

◆ 有陪审员问精神科医生何美怡,陈患有思觉失调,该病会否导致她失去原本技能,例如本身懂得游泳变成不懂游泳,何表示文献没有相关记载,但她认为如果患者思想混乱,有机会造成手脚不协调而遇溺。

◆ 专家证人马宣立认为,陈彦霖遗体两边胸腔内的液体容量相距甚远,肺部非特别重,胃部没有积水,与一般自杀死亡情况"稍为古怪"。但有文献指出部分人喉咙特别敏感,落水后喉咙收缩,有可能无法将水吸入肺部及胃部。

◆ 李毓桦指,陈彦霖遗体腐烂程度严重,两边胸腔的腐烂速度可能不同,因此形成差距。马宣立则指,解剖无法找出任何陈彦霖死因的具体证据,无证据证明他杀或自杀。

3、赤裸身体

◆ 揽炒派以陈彦霖的尸体全身赤裸来大做文章,甚至污蔑是警方"先奸后杀"。

◆ 法医李毓桦说,遗体已有中度腐烂及分解,但无表面伤痕,生殖器官及肛门也无伤痕,脑部无出血,胸腔无肋骨骨折,喉颈正常,食道、胃等各器官均无特别发现,心膜正常,子宫正常,私处无新近撕裂伤势,惟不代表没有性侵犯发生过。因找不到致命伤势,只能用排除法推论是遇溺死亡,但无法确定何时落水及为何全裸。

◆ 陪审团昨日也认为,不能确定陈彦霖落水前,将衣服全脱,以致全身赤裸。

4、死前无袭击或施药痕迹

◆ 揽炒派声称陈彦霖是被警方"打死"。

◆ 法医李毓桦指,若死者是在落水时被袭击或施药,尸体上应有防卫性伤势及体内有毒物发现,但遗体上没有发现致命伤,毒理检测未发现体内有药物或毒品,亦没有证据显示死者曾被施用迷晕气体如哥罗芳。

5、陈彦霖精神状态

◆ 揽炒派称陈彦霖生前活泼开朗,不可能自杀。

◆ 专家证人、精神科医生何美怡在专家报告中指,陈彦霖生父近10年最少5次因思觉失调入住青山医院,今年初被诊断患有分裂情感性障碍。若父母其中一方有思觉失调,其子女比正常人有更高患病风险。

何美怡判断陈彦霖患有操行障碍,也认同有其他精神科医生早前确诊陈彦霖有对立性反抗症,两病可以并存。而陈彦霖去年8月12日起精神情况明显变差,诊断她当时首次出现思觉失调,推断她可能患上药物诱发或者短暂精神障碍,因为陈彦霖曾称吸食大麻,精神障碍可能在一日或少于一个月内病发。何指,思觉失调患者自杀机会大于正常人。

其家人、社工供称,陈彦霖曾有自杀前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