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续炒作陈彦霖“被杀”论 揽炒派伤口撒盐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职业训练局15岁女学生陈彦霖去年9月19日被发现浮尸海面,经过11天死因聆讯后,陪审团日前一致裁定她死因存疑。曾经将陈彦霖炒作为修例风波“义士”的“连登仔”,在死因庭昨出裁决后仍不断煽动陈彦霖“被杀”的谣言。香港政法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记者采访时强调,死因庭的裁判结果清晰明确,排除了自杀和他杀,但揽炒派仍然炒作“被杀”论,无疑是企图继续煽动仇恨、消费死者,甚至动员暴乱等,非常可耻,又转述陈彦霖母亲指,只想与家人安静生活,奉劝揽炒派不要再往陈彦霖家人伤口上撒盐,应让事情告一段落,而若有人藉意煽动仇恨,警方应介入调查。

在死因庭就陈彦霖死因作出裁决后,揽炒派继续借有关裁决制造话题。在连登讨论区,有人故意混淆刑事调查“可疑”及死因庭“存疑”的两个不同概念,以“天开眼了!死因庭陪审团一至(致)判陈彦霖死因存疑?”为题发帖,有人更发帖要“组织连登巴丝 继续调查陈彦霖案件和死因”。

针对在庭审结束后,何女士接受电视台采访,表示对裁决不想表达任何意见,希望事件尽快结束,一家人回复正常,可以返工,安静生活下去。但许多揽炒网民就不断欺凌痛失爱女的何女士,其中黄之锋转发“动物森友会”的帖文,文中写“这个老木(母)的心给鬼吃了。”同时,虽然何女士已经与陈彦霖进行亲子鉴定,但“Tai Man Chan”仍然称何女士并非陈母,而是“老临”,企图继续消费死者的剩余价值,煽动仇恨。

吴秋北斥恶意造谣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狠批揽炒派通过恶意造谣,来达到政治目的,蛊惑人心,并直指揽炒派一直都利用陈彦霖事件攻击、抹黑警方,甚至动员暴乱,而死因庭通过专业判断得出结论,驳斥了揽炒派早前“被自杀”等荒谬说法。

对许多网民攻击陈彦霖的家人,他直言,痛失爱女已是非常悲惨的境地,但揽炒派仍然在陈彦霖家人的伤口上撒盐,十分可耻,更证明之前声称何女士并非陈彦霖母亲等言论是炒作和假消息。

黄英豪吁理智分析

身为律师的全国政协委员黄英豪指出,死因庭审视了详尽的证据,进行了长时间的聆讯。死因庭裁判官在引导陪审团时排除了他杀和自杀,裁决十分清晰,警方亦没有理由继续调查。

他认为,死因存疑的判决,实质上是偏向发生不明意外,呼吁市民一定要冷静理智分析,并批评揽炒派仍称陈彦霖可能“被杀”,是完全不尊重事实和证据,亦可能意图煽动仇恨。

张国钧批天理不容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和葛珮帆一直协助陈彦霖母亲何女士。身为律师的张国钧指出,死因庭经过了32名证人作证和11天聆讯,无法确定陈彦霖去世前几小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经过对证据的分析,死因庭排除了自杀和他杀,因此死因只有死于意外和死因存疑,因为没有确切证据,死于意外较难被陪审团接受。

他强调,揽炒派从事件伊始就不停消费死者,声称陈彦霖是修例风波的“受害者”,企图以此煽动对警察及社会的仇恨,日前更骚扰陈彦霖母亲及外公。张国钧透露,此前曾与何女士见面,何女士指自己住所被人监视、骚扰,甚至需要搬屋躲避,他狠批揽炒派的做法天理不容、非常可耻。

葛珮帆吁警方介入

葛珮帆质问,哪个母亲失去子女不心痛,这件事应该告一段落,现在应该给陈彦霖家人一个安宁。她指出,死因庭已进行了非常详细的审讯,确实很难再去寻找更多的证据,死因庭已经得出结论,排除被杀及自杀,而揽炒派不断声称陈彦霖可能“被杀”,是企图以此煽动仇恨和暴乱事件,若执意煽动仇恨,警方应介入处理。

警重申获裁判官授权火化

针对揽炒派声称陈彦霖的遗体火化过程仓促,是为“隐瞒证据”,警方昨日严正澄清,有关传言恶意且与事实不符,强调火化获得死因裁判官签发“火葬令”授权,绝不存在擅自火化的情况。

揽炒派昨日继续炒作陈彦霖的死因,警方昨日表示,死因庭前日就案件作出“死因存疑”的裁决,排除“自杀”及“非法被杀”的可能。警方明白公众对案件的关注,并一直重视及从多个角度积极调查,包括检视超过2,900小时闭路电视片段、会见与死者有关人士、录取超过30份证人口供、寻求医学专家报告等。

其后,警方还因应法例的要求,向死因裁判官提交详细调查报告。上述调查工作和证据均获法庭接纳,并已向死因裁判官、陪审团和市民公开披露。

不存在擅自火化

对坊间有谣言指遗体火化过程仓促,是为了“隐瞒证据”,更有人质疑死者亲属身份,警方严正澄清有关传言恶意且与事实不符。针对死者遗体的处理,均由死因裁判官签发“火葬令”而授权,绝不存在擅自火化。

警方还留意到,有案件证人在死因聆讯进行期间才表示希望出庭作供;但事实上,警方早前已曾呼吁有资料提供人士与警方联络,务求获取更多涉案资料。

警方表示,死因裁判官在庭上,感谢警方和案件主管所进行的调查工作,有助厘清事件和澄清公众疑虑。警方会仔细研究死因庭稍后颁下的判词,以决定适当的跟进工作,并再次向陈彦霖家属表示深切慰问,期望家属能够早日走出伤痛。

法律界:死因裁定与警结论无矛盾

15岁知专女生陈彦霖的死因裁决为死因存疑,而《苹果日报》及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等,就称死因庭死因存疑“推翻”了警方当时认为陈彦霖死因无可疑的结论。香港法律界人士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虽然死因庭判定“死因存疑”,但已排除“非法被杀”,亦没有指出该案中可能存在的刑事罪行及嫌犯,没有给警方提供继续调查的线索和方向,且所有证据亦一致指向自杀方向,只是具体证据空白因此排除“自杀”。警方得出死因无可疑的结论,也是因为尸体赤裸等不能构成继续调查的合理疑点,故与死因庭裁定死因存疑并不矛盾,案件可以完结。

陆伟雄:警结论排除刑事成分

大律师陆伟雄接受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死因裁判法庭有多逾十种不同死因以供“裁断”,包括“死于自然”、“非法被杀”、“自杀”、“死于不幸”及“意外”等。陈彦霖死因研讯陪审团一致裁定“死因存疑”,从法律角度上简单而言,即“证据不足,除『存疑裁决』外无法作出任何其他裁断”;警方之前公布的“案件无可疑”,则是指案件经调查无刑事成分,即是并非涉及他杀或曾遭袭击等刑事罪行造成死亡。警方在一般死亡案件中,若证实“案件无可疑”便会停止调查。

他以陈彦霖浮尸海面案件为例,警方经调查公布案件无可疑,但社会上有人不认同警方的调查结果,由更具权威性的死因裁判法庭召开研讯,并有陪审团,经过长达11天传召数十名证人及专家讯问,作出较警方更专业仔细的360度全方位查找死因。当死因裁判官在引导陪审团时,已经剔除“非法被杀”及“死于自杀”选项,陪审团可在“死于意外”或“死因存疑”两个选项中达成裁断。

陆伟雄指出,虽然最终陪审团一致裁定“死因存疑”,但与警方调查得出“案件无可疑”的结果亦属吻合。假设是警方公布案件无可疑,但死因研讯得出“非法被杀”的裁断,警方则有责任主动重新调查案件或由死因庭指示警方跟进案件。

马恩国:未涉及刑事罪行嫌犯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执业大律师马恩国表示,寻找案件中刑事罪行的可能性是死因庭的主要目的,若死因庭判定死因有刑事成分,就会让警方循刑事犯罪去调查。虽然死因庭没有确切证据指明陈彦霖是自杀,但亦排除了他杀,且证据中的精神疾病、走向海边方向、与家人关系不睦、不开心等,其实都一致指向自杀方向,故直言法官不应排除自杀的死因。

他续说,警方当初得出死因无可疑的结论,也是因为没有涉及刑事罪行的嫌犯。虽然陈的尸体被发现时赤裸较为可疑,但并没有性侵、挣扎、致命外伤等痕迹,因此不能构成继续调查的合理疑点,不能说死因存疑就与警方的死因无可疑有矛盾。

龚静仪指林卓廷再寻证人不可行

执业大律师龚静仪指出,死因庭和警察的结论都属于对于死因的意见,两者不能互相凌驾,且死因庭具有传召证人的权力,拥有更多的资料和证据,证据不同,得出不同结论也是有可能的,奉劝揽炒派不要立场先行、抹黑警方。

至于林卓廷称,希望更多知悉事件的证人出来作供,以继续调查事件。龚静仪直言完全不可行,因为能找到的证人都已经被死因庭传召,事情现在应该告一段落。

傅健慈:未提具体疑点毋须查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表示,死因存疑的结论排除了揽炒派一直炒作的“他杀论”。警方在写死因报告时,需要考虑所有证人、证物、法医官结论等,警察亦认为没有性侵,这些与死因庭的结论都是一致的。虽然死因庭判断死因存疑,但没有指出具体疑点,警方亦毋须继续调查,亦无法再调查。陈母也希望案件能告一段落,故案件到此已经可以结案。

陈晓锋指警方已按程序取证

法学博士陈晓锋认为,死因存疑与警方当时判断死因无可疑没有矛盾,但审视证据,他更倾向认为陈彦霖死于自杀。陈晓峰直言,陪审团很可能受到政治氛围的影响,做出了法律以外的判断。警方当时已经按照程序进行调查和取证,作出了专业判断,解释是合乎情理的,但他同时呼吁警察日后在高度争议的事件中,要加强对公众的解释,而不是单单交由死因庭处理。

不满引导排除“他杀” “黄丝”攻击裁判官

15岁知专女生陈彦霖的死因被裁决为死因存疑,裁判官高伟雄引导陪审团剔除“非法被杀”及“死于自杀”两个选项。但众多揽炒派网民不满高官引导陪审团排除“他杀”的选项,出言批评法官。香港法律界人士批评揽炒派完全是立场先行,不满意死因庭澄清了陈彦霖并非“被杀”,而陪审团并非法律专业人士,法官对其进行引导是必要程序。法官在庭上对各方表示感谢亦是中立的表现,且表述属实,亦无可厚非。

在社交网站facebook上,不少揽炒派中人集中攻击裁判官高伟雄引导陪审团剔除“非法被杀”的选项,网民“Stanley Lau”甚至称,“法官既(嘅)引度(导)好混乱!其实佢目的系唔想你选择合法被杀!”有不少人则不满高官在庭上感谢警察对案件作出的调查。

黄江天:引导陪审团属责任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顾问、法学教授黄江天表示,裁判官对陪审团进行引导是必要程序,亦是裁判官的责任。裁判官必须在包括旁听席在场的情况下,解释经过多日的聆讯后,厘清事实和法律观点等,然后陪审团再以自己的自由意志做出裁决。

他指出,在此次死因庭聆讯中,没有足够证据可以毫无疑点地证明陈彦霖是他杀及自杀,所以高官引导陪审团排除有关的可能性是有足够理据的。

龚静仪质疑仇警立场行先

执业大律师龚静仪指出,陪审团并非专业法律人士,法官是根据法例,适当对陪审作出引导。高官在引导陪审团时,依据证据排除“非法被杀”及自杀是完全可以的,死因庭的目的是尽量还原事件,但并非所有案件都能够被完全还原,死因存疑可以接受。

她批评,“连登仔”及揽炒派攻击高官对陪审团的引导,只是因为其仇视警察的既有立场,不满意死因庭排除了“警方杀死陈彦霖”的谬论,并笑言若对法官不满,可以去司法机构网站下载相关表格表达意见及投诉,看律政司会不会继续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