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黑暴八大谎言 揽炒无耻洗脑

回顾过去一年多来,暴徒祸港、“黑谎”助乱。揽炒派为谋取政治红利,无底线地炮制一个个弥天大谎,迷惑公众、煽仇宣暴,是黑暴蹂躏香港法治的最大帮凶。更恶毒的是,揽炒派借造谣抹黑警队,企图削弱警队的执法能力,让黑暴、“港独”上位。但是,随着时间和事实的考验,谎言的丑陋外衣被层层揭开,有关陈彦霖的死因正是一例。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揽炒派仍不知廉耻,拒绝接受真相,更伺机编造新的谎言。香港文汇报梳理过去一年揽炒和黑暴文宣炮制的“八大经典谎言”,拆解其前因后果,让公众看清他们的无耻和卑鄙,并以此为鉴,不信谣、不播谣。

谣言1:陈彦霖“被自杀” 死因庭排除他杀

职业训练局青年学院15岁女学生陈彦霖于去年9月19日无故失踪后,9月22日被发现全身赤裸浮尸海面,被煽暴派打造“被自杀”、“先奸后杀”的“恐怖片”,又硬砌相信女儿是自杀的陈母何姵谊,是替身。造谣者不断预设“真相”及煽惑,在知专学院打、砸、烧,几乎每月借“悼念”大肆破坏社区。揽炒区议员更动议将调景岭公园的休憩设施命名为“陈彦霖纪念公园”。陈母直斥“又一次撕开了我们的伤口,在伤口上洒盐。”

这宗被黑暴文宣大肆“消费”半年的案件,经过12天的死因研讯,裁判官总结32位证人证供并引导陪审团,强调没有证据显示陈彦霖与别人积有仇怨,或被人袭击致死;病理报告则没有显示她受药物或毒品影响,均无确实证据支持“自杀被杀”,故剔除“非法被杀”及“死于自杀”选项,陪审团退庭商议约4小时,一致裁定“死因存疑”。裁判官明白陈家一直备受骚扰,希望研讯解答公众的疑虑。

谣言2:“831打死人”?“复活者”揭谎言

去年8月31日晚,大批暴徒在油尖旺疯狂打砸烧,警方进入港铁太子站拘捕逾60名暴徒。煽暴文宣利用被捕人数编造当晚在站内有多人被警“打死”更“毁尸灭迹”。警方、港铁、消防处、医管局其间多次辟谣,监警会今年5月公布的的审视报告,并就“8.31太子站事件”独立成章详列事实,严正指出“警方在太子站杀死人然后掩盖事件”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谣言,又批评造谣者是滥用言论自由及损害法纪。

网媒《传真社》报年底亦采访了当晚47名被捕者,包括6名网传“遇害”者,同时透过其他被捕者互相核实说话内容,证实所谓“死者”均在清醒状态下被送往医院或警署,令揽炒派的谣言不攻自破。

不过,揽炒派议员“揽实”谎言不放,带头月月到太子站献花“悼念”及“哭丧”,每次都触发暴徒和“港独”分子破坏社会安宁。

可笑的是,就在今年 “8.31”前夕,被煽暴派实牙实齿宣称浮尸大海的“死者”韩宝生,在英国透过视频“重现人间”。他自爆自己真名是王茂俊,只是当晚被救人组“黑记”听错他报上的名字是“韩宝生”,后来更被当作一宗浮尸死者,“太子站韩宝生被捕后浮尸海上”的消息席卷全港。王称曾在网上澄清自己没有死,而他也不是韩宝生,但就被人认定他是假扮。今年6月,王被控暴动等八项重罪,在7月17日上庭前夕弃保潜逃英国寻求政治庇护。

谣言3:“警署轮奸成孕” 造假女被通缉

去年11月初,有黑医护在社交平台“爆料”称,一名18岁少女在荃湾警署遭4名防暴警“轮奸成孕”,需在伊利沙伯医院堕胎,煽暴文宣和黄媒随即借题发挥,大肆渲染“警暴”,更煽动包围警署。

配合这些“宣传”,当事人于10月22日由律师代为报案,称其当事人(少女×)声称于9月27日被带入警署一楼一间有单面反光镜的房间“轮奸”。

但警方的调查随即揭发有关指控最少有三大破绽,包括警署出入口及一楼闭路电视均显示,案发日并无报案人或任何防暴警出现;当日该警署也无防暴警驻守,警署一楼并没有一间房间是有单面反光镜。其后,“受害人”透过律师代表阻止警方取得她的医疗记录,更被揭去年11月9日“着草”离境。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早前指,该少女涉嫌提供假口供,已取得律政司指示通缉其归案。

谣言4:“爆眼女”斋煽情 控诉无证无尾

去年8月11日黑暴围攻尖沙咀警署,投掷汽油弹烧伤警员。警方在警署外驱散暴徒期间,一名女子右眼流血受伤,即被渲染警员发射布袋弹射爆其眼,更疯传“爆眼少女”现场照,显示她的眼罩内夹有疑似布袋弹物体。但根据不同的电视新闻片段,她受伤时布袋弹的位置与煽暴文宣所描述的有出入。

揽炒派不断大做文章煽惑仇警情绪,更发起连场暴乱。惟女事主一直只放空言,不但拒绝报警,更入禀高院反对警方向医院索取其医疗报告,但最终被法庭驳回兼付讼费。去年8月29日,由揽炒派举行的“民间记者会”上,戴上口罩及太阳眼镜的“爆眼少女”,只以录像示人“读稿”,只是控诉“警暴”,但无说明伤势以及是被何物所伤。

监警会报告则显示,“爆眼少女”如同其他据传女性在新屋岭拘留中心和警署内遭性侵的受害者一样,未就事件作出投诉。至今“爆眼少女”仍未就隐情再作解释,而该女子此后亦再无声气,恍如人间蒸发一般。

谣言5:“新屋岭集中营” 只作故无报案

去年8月5日至11日,数十名暴徒被送到新屋岭扣留中心拘留,即有人在网上引述被捕者控诉遭受酷刑,打到断手断脚甚至脑出血,以及遭受非人对待,女暴徒又称遭受性侵,又“有手足被直接送中”,故仔作到令人毛骨悚然。

警方迅速否认有关严重指控,逐一反驳,并呼吁事主报警,但警方至今只收到一宗涉及法律会面安排的须汇报投诉,以及一宗涉及投诉人根据网上资料指控被拘留者遭殴打的须知会投诉,血泪控诉的当事人却无一人现身报案。

监警会报告亦以独立章节审视扣留中心安排,认为新屋岭并不具备一般警署有的羁留设施,屋宇结构及设备亦不适合羁押大量被捕者,中心内更只有1名值日官及4名人员支援行政工作,人手不足以应付,以致被拘留者的求医、会见律师记录均不齐全等。报告认为在种种硬件和软件的限制及不足下“容易引起揣测”,报告并无提及“殴打施虐”、“送中”及“轮奸”等严重指控。

谣言6:“沙岭墓葬义士” 消费无辜逝者

煽暴文宣炮制“黑警将大量义士 ‘被自杀’后埋尸沙岭坟场”的荒诞谣言,更经常装模作样去“扫墓”。警方当时澄清,全港唯一收容无人认领遗体的政府“沙岭公墓”(坟场)由食环署管理,而该处只有数字编号,没有人名的墓碑,和无人认领遗体并非没有身份,这些遗体绝大部分都确定了姓名、性别和年龄等个人资料,只是去世时找不到亲人,或者亲人放弃处理遗体。所有遗体都有经法医检验证明,或经死因裁判庭调查。

食环署当时亦指,沙岭公墓只接收医院或公众殓房的遗体,并须遵守严格的处理程序。在处理无人认领遗体时,首先会核对死者身上的手带资料及提交的文件是否相符。在确认死者身份后,才会放进棺材移离医院或公众殓房,每具遗体的资料亦会输入计算机存档。

警方则重申,埋葬在“沙岭公墓”的死者,生前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即使无人认领,也同样应该得到尊重,不应该“一厢情愿”地将死者想象成“被杀”的无名尸体,否则就是褫夺了死者最后的尊严。

谣言7:堕楼死因待查 周梓乐变血馒

2019年11月4日凌晨,22岁科大男生周梓乐在将军澳尚德邨停车场堕亡。揽炒派大肆造谣周梓乐是被“黑警推下”,诬蔑警方阻碍救护车救援等。警方重案组翻查大量闭路电视调查后指出,不排除周梓乐当时误以为自己在2楼,跨过矮墙是平地,讵料自己原在3楼,以致失平衡堕楼。领展其后亦公布闭路电视片段,显示在周梓乐堕楼现场附近,另有两男曾图跨越3楼石栏,其中一人险堕楼,及时用双手抓紧墙身才不致堕下。

惟揽炒派对事实装袭扮盲,几乎每个月都借“悼念”煽乱,多次大肆破坏、堵路及纵火。区议员岑敖晖在早前仍在网上发文,诬蔑警方“谋杀市民”,企图再次煽动市民“报仇”,警方随后向他发信敦促切勿再消费死者、煽动社会仇恨。律政司亦去信指岑敖晖的文章涉嫌“促进、鼓励或煽动暴力”或违反“临时禁制令”,要求他移除。而死因裁判庭将就周梓乐死因展开聆讯,真相始终会大白。

谣言8:诬指“警黑勾结”监警报告反驳

去年7月21日晚上,港铁西铁线元朗站大堂发生黑白打斗,揽炒议员林卓廷到场直播,身旁汇集至少50名黑衣人,爆发流血冲突。事后煽暴文宣指控警方不闻不问,又与白衣人搭膊头,炮制“警黑勾结”谎言,并借7.21事件引发元朗区多次大规模暴乱。监警会报告指事发时打斗人数众多,警方进行拘捕行动只会令紧张情况升温。有警司在南边围与白衣人交谈,亦只是要求白衣人返回南边围。

另一方面,警方一直不分背景和身份追查,至今已拘捕40多人,包括上月以涉嫌暴动罪拘捕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警方根据港铁“天眼”重组了整个事件,揭林当晚10时45分抵达元朗站大堂进行facebook直播,随即有大批人在站内收费区聚集,而另一派白衣人则是在10时48分才到达收费区外。双方随即隔住闸及栏杆对骂、互掷杂物,黑衣人更挑衅对方进入收费区打斗,令冲突急剧恶化,黑衣人用消防喉及灭火筒等物品向外喷射,最后发生车厢袭击事件。

调查显示,林卓廷一方当晚言行举止,涉嫌有集结,作出扰乱、威吓性、侮辱性或挑衅性行为,相当可能导致有人害怕他会破坏社会安宁。不过,林卓廷无中生有渲染所谓“警黑勾结”,被捕后仍死撑“原告变被告”。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