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反对派质疑普检成本,既凉薄又短视

微信图片_20200915145114

香港普检计划14日结束,逾176万名市民完成采样,至今找出26名隐形患者。政府专家顾问、中大呼吸系统学讲座教授许树昌表示,这不是个小数字,如果政府没有展开普检计划,这些患者有可能制造第二、第三代传播。

但是反对派及他们控制的个别学者不这么想,为了贯彻他们“为反对而反对”的理念,他们刁钻地提出,普检计划不符成本效益,花费公帑8亿元以上(港元,下同),只检出了26个阳性,接近4000万才检查出一个。

针对反对派的谬论,有港媒就直言,这样的说法,既凉薄,又短视。

一来,拯救人命岂是“一盘生意”?借检测找出隐形传播链,为的是拯救人命,不能用检测成本高低来衡量。就如偏远地区的道路,使用率肯定低于发达地区道路,成本效益一定不高,难道就不该兴建了吗?

那26个通过普检计划检出的患者,那些有可能被二次传播感染的人,不都是人命吗?为了省钱放弃检测,难道不是放弃对这些人的保护吗?

二来,以为筛查出来的隐性患者愈多,普检成本效益则愈划算,这真是奇谈怪论。难道大家更乐见的,不是香港疫情比想象中轻微吗?对普检的结果,更不能单单着眼于目前普检中发现的26个阳性结果,而无视了其余170万个阴性结果,因为两组结果皆为检测计划的成效。

有媒体举例分析,特区政府资助的大肠癌筛查计划,措施固然旨在及早发现和治疗患者,但当患者比例偏低时,怎么能说筛查无用、应予推倒呢?更不用说,相关大数据还有助专家加深对疫情的了解,预防下一波疫情。

第三,除了站在公共卫生角度出发,普检的成本效益还应从经济社会层面来观察。众所周知,疫情已令香港百业萧条,许多场所都未能如常经营,普检无疑可为重启经济创造更好条件。对比香港上半年GDP暴挫约9%,普检所花费的几亿成本堪称九牛一毛。

更要强调的是,预防胜于治疗,普检甚至是项小往大来的“投资”,较之于持续受困源头不明的隐性传染个案,争取将社区传染风险降至最低肯定更有利经济重启和复苏。

尽快让社会运作恢复常态,所带来的无形效益不可计量。反对派之所以“计出不计入”,就是要抹黑中央与特区政府的普检计划,煽动市民对政府的不满罢了。

说到底,污名普检无非是“揽炒”的延续。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