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假分享经验真煽暴 香港记协假借讲座入校宣“毒”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香港记者协会(记协)日前向中学校长及通识科老师等发信,企图为中学通识科安排所谓“传媒讲座”,内容背景设定为记者常受阻挠及暴力对待、面对的限制增多及自由空间被压缩等。资料显示,过往记协同类讲座曾大肆攻击建制派以政治因素影响传媒工作,但却未能提供任何具体事例。有立法会议员批评,记协的种种讲法很明显是偏颇、片面的政治宣传,有违通识科要全面看待事物的原则。教育界呼吁社会警惕记协与个别通识科老师把一己政治立场带入课堂、误导学生。

记协在信中提到,正筹办新学年的传媒通识讲座,将邀请资深前线记者展示工作事例,让学生了解传媒业运作及记者实际工作,希望新一代了解新闻自由的重要性,提升学生的时事触觉及多元分析能力。

记协亦写明讲座的背景,包括:记者经常面对阻挠甚至暴力对待、面对的限制愈来愈多、自由的空间正不断被压缩等。

曾藉此大肆攻击建制派

资料显示,记协并非首次针对中学通识科举办所谓“讲座”。2017年2月,记协曾安排香港电台周万聪,为一班中四、中五学生举办传媒通识讲座。

其间周万聪称香港新闻界最堪忧的是“揣摩上意”,并声称“有些摆到明亲建制的传媒大老板”眉头一皱、嘴角一翘,便有从业员“不知是深怕开罪主子,还是想更讨好主子的欢心”,急不及待决定轻手点、避忌点,又或大肆宣扬、歌功颂德。但根据记协提供的文字纪录,周万聪在讲座中并未提及相关具体事例。这场记协安排的传媒通识讲座,又把“传媒寒冬”与所谓“北风飒飒”扯上关系,以此声称新闻界要求真、寻公义云云。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陆颂雄质疑,若按记协思维,为何不质疑反对派宣传喉舌不准记者写肯定政府的报道,“每个传媒都有自己的风格”。他强调,香港新闻自由程度在全球数一数二,而记协种种讲法很明显是偏颇、片面的政治宣传,有违通识科要全面看待事物的原则。

陆颂雄又指出,现时对香港传媒生态威胁最大的,其实是假记者问题,由此影响正常记者的采访,削弱专业记者的操守和形象,但记协对此却不敢讲,根本没有维护业界权益,反而记协近年种种表现已显示其政治先于专业的特性,记协并不适合代表新闻界为学生提供有关讲座。

学者忧偏颇 误导学生

教联会副主席、中学通识老师穆家骏表示,记协早已给人双重标准的印象,对一些反对派宣传喉舌的事积极发声,对其他相对中立或非反对派宣传喉舌的传媒受到打压,却时常轻轻带过甚至充耳不闻,其既有的强烈政治立场昭然若揭。他指出,若有通识科老师找记协安排相关讲座,其会否把一己政治立场带入课堂、误导学生,必须警惕。

记协欺世盗名 劣迹斑斑

去年黑暴期间,记协对警方使用武力制暴横加指摘,反而对暴徒暴行轻描淡写,尽显双重标准。记协亦对个别记者扰乱警方记者会秩序、剥夺传媒采访权及公众知情权行径“护短”,声称理解、尊重云云,又扬言不能对当事人“秋后算账”。

今年初,立场素来反政府的记协执委、立场新闻首席记者林彦邦,被揭发利用记者采访之名接近“女手足”,并背妻“偷食”。对于这一公器私用、严重破坏新闻业形象的恶性事件,记协、立场新闻和林彦邦都闭口不谈。

多年来,记协人数不足业界十分之一,加上其不断纵暴、煽暴的劣迹,有市民直斥其根本是挂着记者牌头的反对派政治组织。

去年10月28日,三名自称记者的女子在警方例行记者会上,公然叫嚣及用强光射警,记者会一度受阻,闹事者更煽动杯葛记者会。带头的叶家文未受任何传媒机构委派,她使用记协发出的证件涉嫌强闯记者会,并扬言到场就是为“抗议”而非采访。事件亦引发公众对记协滥发记者证问题的关注。但记协所发声明完全回避发证问题,反而转移视线,谴责警方“轻慢”记者,称“尊重”同业的抗议行动。

去年11月4日,“黄媒”“黑记”再度捣乱警方记者会。在记协策动下,六名记者戴上写有抗议标语的头盔出席警方记者会,警方要求六人离场不果,被迫首度宣布取消例行记者会,改为网上直播。现任记协副主席陈朗升就参与策动了此次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