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着草有先例 26犯聚者照准离港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以及“独人”黄之锋等揽炒政棍共26人,今年6月4日无视新冠肺炎疫情以及警方反对,在铜锣湾维园煽惑及参与非法集结,分别被控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昨日分两案在西九龙裁判法院过堂。其中,已潜逃的“港独”分子罗冠聪和张崑阳缺席聆讯,控方申请对其他被告设下禁止离港的保释条件,但被法庭拒绝,更暂时搁置对罗、张的拘捕令的处理事宜。

控方昨在庭上指出,次案的其中两名被告罗冠聪和张崑阳,缺席聆讯及已离开香港,亦没聘法律代表出庭。其中,张崑阳更是在8月6日发出传票的同日夜晚,在收到警察来电知悉检控下,仍在同月14日离港,遂要求法庭对其余所有被告设下不得离港的保释条件。

张崑阳知悉检控仍潜逃

辩方则提出反对,声称控方的说法“缺乏理据支持”。主任裁判官罗德泉称,附加保释条件须有“合理理由”,又称罗早于传票发出前离港,纵使张知悉自己卷入官非后仍选择潜逃,但“没有进一步理据”去证明其他人会跟随,遂称目前控方指称其他被告有潜逃风险的基础“薄弱”,故拒绝控方的要求。

证知悉先准捉 离港唔使传召

针对已潜逃而缺席昨日聆讯的罗冠聪和张崑阳,控方在庭上指出,根据入境处记录,证实两人分别在6月27日及8月14日离港。罗官的实时反应是:“离开咗香港,咁冇必要再派票啦?”当控方要求法庭发出拘捕令时,罗官声称控方须先“证明”被告的确收到有关传票且知悉上庭日期而故意缺席聆讯,才能发出拘捕令,并决定稍后再处理两人缺席及发出拘捕令事宜。

控方随即回应表示,可回去准备誓章,罗官即反问誓章是否会显示向被告派过传票,又称法庭于今年8月6日签发传票,要证明被告该日之后收过传票,并要有警察或执达吏交代派过传票给被告。

控方重申会回去整理好资料,罗官则续称,一般传票案件如果被告没上庭,会押后等候专人再“派票”,但现在被告已离港,“搵专人都冇意义”,故此决定稍后再处理两人缺席及发出拘捕令事宜。

首案被告共有13人,当中包括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和邹幸彤、秘书蔡耀昌及常委张文光、麦海华、尹兆坚、赵恩来、梁耀忠和梁锦威,工党主席郭永健和社民连常委兼民阵副召集人陈皓桓,各人早前被以传票形式控告他们各一项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指他们于今年6月4日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喷水池外,非法煽惑他人在无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下,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

十二被告加控一罪

26名揽炒政棍昨日分两案在西九龙裁判法院过堂。首案该13名被告早前被提讯时,除黎智英外,其余12名被告均被加控一项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

控罪指,他们同日同地连同其他身份不详者,在无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下、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同时,被告李卓人再被另加控多一项举行未经批准集结罪,指他于同日同地在无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下,明知而举行未经批准集结。换言之,李卓人在本案中共须面对三项控罪。次案涉及的13名被告,包括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民主党前主席杨森,前立法会议员何秀兰,现任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胡志伟,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支联会”的梁国华、已解散的“港独”组织“香港众志”黄之锋,罗冠聪和南区区议员袁嘉蔚,观塘区议员梁凯晴,荃湾区议员岑敖晖,以及何桂蓝、张崑阳。

他们同在早前被以传票形式控告各一项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指他们同日同地连同其他身份不详的人,在无合法权限或合理辩解下,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是案被告罗冠聪及张崑阳均缺席聆讯。

偷渡落网制弹男 保金75万照走佬

12名“独人蛇”上月循海路图潜逃往台湾,遭中国海警截获并被扣留在深圳盐田看守所,包括涉今年初在上水村屋制造爆炸品案的29岁被告,案件原本昨日在粉岭裁判法院再讯。案情揭露黄伟然最后一次到警署报到日期是今年8月22日,但于当日稍后时间离家潜逃,翌日在海上与其他11人被截获。主任裁判官苏文隆下令充公被告60万元现金担保及15万元人事担保,另批准代表被告法律团队的解散申请,而被告拘捕令仍然生效。

被告黄伟然,报称机械技工,他被控于今年1月16日在上水沙头角路吴屋村附近制造爆炸品,即俗称DNT的强力炸药。控方在庭上指出,黄伟然原定每日到警署报到,8月22日黄到警署报到,闭路镜头拍到黄在同日晚上离家,警方在8月24日到黄住所寻获他不果,警方在黄睡房找到他留下的信件。

8月26日,因黄违反保释条件,法庭遂发出拘捕令。案情显示,黄和另外11人乘快艇由西贡布袋澳出发偷渡去台湾,8月23日在内地管辖水域,涉偷越国境被中国海警截获。控方则指在8月28日得悉包括被告在内的12人涉偷越国(边)境,现正遭内地公安扣留。法庭昨日多次呼叫被告黄伟然的名字,无人回应,法庭随即宣布黄缺席聆讯。控方指,黄违反法庭保释条件,且已被法庭下拘捕令,申请将被告的担保金及人事担保金合共75万元充公,获主任裁判官苏文隆批准,而被告的拘捕令继续生效,拘捕后也不准担保。

黄伟然今年初被捕后被法庭拒绝保释,至2月到高等法院申请保释,法官黄崇厚最终批准被告以现金60万元、人事担保15万元保释外,保释期间不得离港,每天到警署报到,晚上9时至翌日早上9时守宵禁令,及在家中大门、仓库、另外3个位置安装闭路电视,接受警方24小时监控。

据了解,被告的三名担保人分别是区议员、被告的班主任及一名中学同学。

暴青逃台不上庭 港法院颁拘捕令

据台湾媒体早前报道,5名香港黑暴青年今年7月中下旬乘船偷渡台湾,被台湾的海巡署截获,现扣押在高雄,包括涉闯立法会的文家健和涉暴动等罪名的吴仲谦。吴的案件昨日下午在区域法院再讯,吴因缺席聆讯而被法庭发出拘捕令,代表吴的律师行则向法庭申请正式终止代表他,法庭容后处理充公保释金事宜。是案3名被告分别为吴仲谦(24岁)、谢灼华(23岁)及周健豪(26岁),被控一项暴动罪。控罪指,3人于去年8月24日在九龙湾牛头角警署附近参与暴动。

吴仲谦另被控无牌管有无线电通讯器材,以及管有攻击性武器或适合作非法用途的工具罪。该两项控罪指他于去年8月24日,无牌管有两部对讲机,及管有行山杖、钳及士巴拿。谢灼华另被控一项袭警罪,指他同日于在九龙湾伟业街常怡道行人天桥底,袭击总督察梅永罡。

吴仲谦昨日下午缺席聆讯。代表吴的女律师向法庭称,她于7月16日对上一次提讯时最后一次与吴会面,7月17日她曾与吴电话联络,惟自8月28日起她已无法用电话或WhatsApp联络对方,遂于9月9日向法援署汇报。控方向法庭申请拘捕令,获法庭批准。同案被告谢灼华及周健豪有出庭应讯,代表周的律师表示,周现与法援署商讨一些事宜,故申请将案押后4星期,法庭将案押后至10月13日再讯。吴、谢及周3人原获准以5,000港元现金保释,保释期间并须守宵禁令、不得离境及定期到警署报到等条件,谢及周获准继续保释候讯。

大律师:须按严重性设限防潜逃

2017年弃保潜逃的旺暴案被告、“独人”黄台仰、李东升,早已响起逃避刑责的警号,但自去年警方拘控大批修例风波罪行黑暴分子,乃至“港独”分子后,弃保潜逃潮一波接一波,部分涉严重案件的被告获法庭保释,虽明令禁止离境,但有被告当法庭“冇料到”,一于弃保潜逃。有大律师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若要达至防止被告潜逃,最基本的是保释条件必须与控罪严重性相符,包括提高保释金额、附加额外限制条件,警方亦可以引入24小时电子化监察手带或脚带要求被告佩戴进行监察。

几百蚊保释 不符严重性

经法庭及媒体曝光的弃保潜逃者已经超过20人,其中最大批的是12名“独暴”分子于上月集体偷渡潜逃台湾,但被中国海警拘留,其中10名重案被告全是在法庭获得保释后潜逃的。另外,涉嫌于去年湾仔非法集结的“独人”陈家驹获法庭保释期间,没有禁止离境,也弃保逃到欧洲。根据台湾传媒报道,5名黑暴分子今年7月中下旬由香港偷渡往台湾,目前身在高雄,包括被控去年7月1日冲击立法会及9月29日金钟暴动的文家健,以及被控在观塘暴动的吴仲谦。文母早前接受香港传媒访问时声泪俱下指无法联络儿子,担心不已。

大律师龚静仪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指出,过往即使仅涉及轻微毒品的案件,法庭也可能要求被告缴付数千元保释金条件,但近期有涉及最高可判监禁十年的暴动罪的被告,法庭仅要求500元或1,000元保释金,与罪行严重性有所偏差。她认为,若要达至防止被告潜逃,保释条件必须符合控罪严重性,令被告担心保释金被充公而不会潜逃,同时禁止被告离境、增加被告向警署报至每日一次等。警方亦可以引入外国24小时电子化监察手带或脚带要求被告佩戴进行监察。

大律师陆伟雄直言,虽然近期接连发生涉修例风波相关罪案的被告弃保潜逃个案,但不可能要求法庭因有多名被告潜逃而“一刀切”不准其他被告保释,特别是每宗案件也是有其不同的独特性,法庭在决定是否批出保释是有一篮子考虑因素,包括案件严重性、有否同类案底、弃保潜逃机会、妨碍司法公正可能性及有关保释条件等等,法庭批准被告保释,被告有可能潜逃,但法官没有“水晶球”可以预知,只能根据一篮子考虑因素及保释条件,包括提高保释金、人事担保及按时警署报到等,令被告没有潜逃意欲。

他认为,法庭还可以增加保释条件手段,包括在增加保释金额、人事担保、每周到警署报到次数等的同时,早前有人提出的24小时电子监控也值得考虑,甚至可以引入外国的电子化追踪手带或脚带要求被告24小时戴上作监察。虽然有关措施可能牵涉到资源不足、侵犯私隐或人权等问题,但在此“特别时期”,政府应该调拨资源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