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反对派为衣食留任吃相难看

公民党和民主党等反对派立法会议员为了可以延续一年的立法会梦扭尽六壬,先是否决了所有不利于自己留任的民调,然后进行洗脑宣传,继而找不同的可以令自己留任的借口进行宣传,再而进行“小圈子”的民调,结果如他们所愿,“我们留任立法会议员。”普罗大众心知肚明一切都是他们为了留任而绞尽脑汁所扮演的一场戏。何以见得?

现时有19名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员会留任。对于这些反对派的立法会议员来说,“讲乜都系假”:“大局上是应该留,个人意愿上我宁愿走(他还是留)”、“民调过半数支持才留任”......总之,不断搬龙门:在调查中删去不支持反对派的人,留下自己的支持者,把2,500个受访者删减到不足30%的700多名支持者,里面只有47.1%的受访者(有335名)支持这批议员留任,只占总数2,500受访者的13%。

终于龙门追到了球,在支持者中有47.1%的受访者支持留任,比45.8%的受访者认为要杯葛议会,多1.3%。另外有7%的受访者表示,针对留任与否,他们的看法是“一半一半”。虽然支持者中希望他们留任的不过半,但是他们已印证“一切一切的言行就是为了留任。”

反对派议员吃相难看,却是为衣食而做的。我们还是持“正面”看待此事,此时陶渊明的《归去来辞》里重要的一段文却是很应景,“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舟遥遥以轻颺,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译文如下,“回去吧!田园快荒芜了,为何还不回去呢?既然自己的心灵为形体所役使(指为衣食而去做官),为何郁郁不快、独自悲伤?明白以往的错误已经无法改正,未来的事情却可以补救。确实走入了迷途大概还不远,已觉悟到现在的做法是对的而曾经的行为是错的。船在水上轻轻飘荡,微风吹拂着衣裳。向行人打听前面的路,遗憾的是天亮得太慢。”

还是要奉劝反对派议员,回去议会吧,不要再荒废议会正事,市民都知道你们的决定是为衣食而做的,所以别对着镜头郁郁不欢。只要你们明白以往的过错已难改,未来的事还是可以补救的。不要再走入迷途,当你们觉悟到成为建制体制的议员是对的,曾为外国势力的爪牙是错的。你们将如同在船上感受着微风吹拂,轻飘前进。前面的路是对的,别急,天终会亮的。

来源:香港文汇报    作者:洪锦铉 城市智库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