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黑暴”末路穷途 “大台”出卖“手足”

“黑暴”势力企图在国庆日再次发动骚乱终於惨败收场。当日的行动可分为两部分:一是下午在铜锣湾的非法集结和遊行;二是下午至晚上在旺角、荃湾、黄大仙等地的集结和捣乱。

非法遊行现场,基本上只有真假难辨的记者和布防警员,真正参与的搞事者寥寥可数,陈志全本来打算到场抽水做骚,但眼见遊行乏人问津,自己也悻悻然离场,当然也有一些青年学生继续被煽动上街,但整体而言所谓遊行却是惨淡收场。

全力动员事与愿违

至於所谓“月夕行动”更是不知所云,一众参加者被所谓“大台”一时指去荃湾,一时指落旺角,最后更被指上狮子山,犹如一班盲头乌蝇东奔西走、到处叫嚣,但却做不出什麼来,一有违法越界之举,就立即被严阵以待的警员制服拘捕。整天的所谓“抗争”,就是一班“手足”被“大台”“老点”、白白“送头”。最可笑的是,仍然有一班人对这些所谓“大台”言听计从,但最后都被“大台”出卖,这些“手足”究竟是可怜还是可笑呢?

“黑暴”势力对於这次骚乱不可谓不重视,“大台”早在几个星期前已在炒作议题,利用12逃犯大做文章,更联合揽炒派议员落区宣传,将逃犯说成是“无辜受害者”,不断挑动民情。“黑暴”更有组织地在地区重建非法“连侬墙”,张贴煽动暴乱的文宣。在暴徒社交网站内策动袭警甚至杀警行动,这都显示“黑暴”势力在这场骚乱中押上所有本钱,企图製造轰动事件,拉抬“黑暴”低迷士气。显然,这是“黑暴”的一次总动员,不论重视程度以及宣传动员力度,都远胜之前两次非法遊行,但最终却是一败涂地,有暴徒在网上煽暴平台承认,今次行动完全失败,“都唔知出嚟做乜?”

“黑暴”当然希望藉着骚动拉抬低微的声势,但最终事与愿违。主要是因为“黑色暴乱”已走到尽头。“黑暴”爆发之初,特区政府採取被动态度,有人更妄想与暴徒“议和”,只有警队在孤军作战,以致未能在风波刚爆发时全力镇暴,让暴乱成了气候。另一方面,“黑暴”背后除有“大台”策动外,更有外国势力通过各种基金、NGO、智库等将大量黑金输送到香港。有了大批黑金,才可以聘请“僱傭兵”在前线与警方对撼,在暴乱现场有装备、有餐券、有八达通,甚至现金派发,让暴乱能够吸引大批青年学生参与。

说穿了,“黑暴”在去年之所以成势,既在於政府的镇暴策略失误,也有充足的财力、人力、物力,更有揽炒派政客以及假记者、假医护打掩护,让“黑暴”愈来愈嚣张,甚至公开撕破了“港独”的面目。

然而,一年过来,形势此一时彼一时。国安法出台,特区政府坚定镇暴,并且大力整顿公务员团队,而警队的策略更加积极,整个特区政府摆出了全面镇暴的阵势。另一方面,法庭近期开始审理暴乱案件,儘管部分法官过轻的判决引起社会哗然,但不少法官依然对多宗暴动罪判以重罚,这说明法庭也认识到如果不施以重罚,将难有阻吓力,暴乱将此起彼落,这对於犯法暴徒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12逃犯的潜逃原因正在此。

黑金截流“手足”被弃

在外部,“黑暴”也变成反华势力用完即弃的弃子,台湾蔡英文当局不但没有对暴徒“报恩”,反而扣押偷渡到当地的“手足”,至今下落不明;美国亦宣布暂停支援香港的“黑金”,一些外国智库近期纷纷撤走,明显也与之前输送“黑金”有关,这些都反映“黑金链”已经断裂。至於外国势力口惠而实不至的所谓支持,更是不提也罢。

现在“黑暴”面对的是一个有队型、有意志、有决心的政府,面对的是经受过黑暴试炼的警队,而“黑暴”自身骨幹早已鸡飞狗跳,士气低落,无钱无人,连揽炒派政客也劃清界线,这样还要继续作乱,这不是“抗争”而是飞蛾扑火。

但奇怪的是,“大台”作为“黑暴”的指挥平台,怎会看不到现在是偃旗息鼓时候,继续无谓发难只会将自身的仅余力量都消耗殆尽,这样在毫无準备、毫无条件的情况下,不断的动员“送头”,不单出师无名,更是自残的策略。这样的“大台”究竟是要对付特区政府,还是对付“手足”,推“手足”送死?这样的大台不是很可疑吗?

或者,现在的“大台”已非往日的“大台”,在网上讨论区张贴文宣,或发起什麼日程表、“抗争”行动的人,其背景却没有人知道,“手足”对“大台”言听计从,被卖了猪仔、送了头还蒙在鼓里呢!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方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