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爱国是义务更是正道

10月1日国庆日,本应是举国欢腾的大日子。但当日的香港,街头上却是纷扰处处。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日前表示:“身为中国人,爱国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义务,更是一种正道。”不知香港人听在耳裏,作何感受?

骆主任谓“爱国是一种义务”,但要承担义务,首先必须正确理解自己的角色,乃至义务的目的。假如香港人不理解与国家站在一起的必要性,那光谈义务不过是空中楼阁,爱国只会变成一种机械式的口号和手段,而不是发自内心对祖国的认同。所谓“正确理解自己的角色”,不只是“血脉相连”、“民族复兴”这种单纯的感性论,更重要是对现时香港、国家,以至世界形势的理性把握。简单可分为内与外两方面:

先说“内”──亦即香港与国家的部分。这裏必须先理清一点,香港能够成为全世界最发达的都市之一,其最大优势究竟是什麼?可以预见有很多不同的答案,有人会说是自由市场,有人则认为是司法独立,亦有人指是多元文化的集合,甚至有人会说是香港的地理位置。

诚然,以上种种都是香港众多赖以成功的因素,但综观香港开埠以来,何以一条小小的渔村,可以奇迹变成如今的国际金融中心?归因究底,其实是源於香港与内地之间的联繫,正是这种联繫,使英国在香港投放那麼多资源,兴建港口与通商;正是这种联繫,让香港自开埠到回归以来,不断吸聚来自世界各地的资本;亦正因这种联繫,美国才欲把香港当作遏华的棋子。

香港成功有赖国家

不论某些人如何眷恋港英时期,他们也不可能否定,港英管治期间香港经济腾飞,依靠的是内地这一庞大的市场,尤其是内地改革开放后,也急需香港这样一个成熟的市场,以输出商品、服务和文化。由於这样的先天优势,香港才可以藉着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扮演好中国与西方之间的桥樑。换个说法,自由市场、司法独立、多元文化等等,其实都是加强这座桥樑的配件,但若无桥樑本身,则这些零件也不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如果无法认清这个事实,即使香港已然回归,实践“一国两制”,也不可能更进一步持续发展。社会上有部分人认为,只要死守港英时期遗留下来的制度,就会永续成功之路。但他们都没有弄清楚,香港比其他地方优胜之处,在於其是中国一部分,也是中国最为开放的城市。

香港现时面对的,不只是内部的问题,还有来自“外”的衝突。以美国为首的部分西方国家,对中国不怀好意,“新冷战”已形成初步局面,国际形势未来只会愈趋複杂。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同时被美国视为遏华的一张重要纸牌,无法置身事外之余,反将处於大漩涡的正中央,香港人又应如何自处?

有人可能会选择与美国站在同一边,但问题是,当美国视中国为最大对手时,美国为何要独独放过香港这个中国的特别行政区?美国总统需要交代的只有美国人,不是香港人。看看美国近日对香港实施的所谓“制裁”,对象不只是中央和特区官员,还有禁止香港产品使用“香港製造”标籤,这会对多少商人,还有一般打工仔造成影响?

从这点已经可以看出,美国在乎的只是香港这隻棋子可以发挥多少功能,至於棋子本身会受到多少损害,他们根本毫不在意。但如果香港人仍以为当棋子会得到丰厚报酬,那就未免太天真。与国家站在一起,不光是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而是香港唯有如此,才能抵受这个世界性的大漩涡。

香港回归祖国已有23年,然而,香港社会至今尚未对国民身份有完整的认同,究其因由,不一而足,有教育上的问题,也有历史遗留的原因,更有触及香港深层次矛盾的关係。但最重要的,是香港人似乎未清楚自己在如今这个时代,应该以什麼方式面对迷雾一般的未来。以往有人认为跟着西方一套便是终极的真理,惟现观之,恐难以为继。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