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议员的“去留”闹剧

立法会换届选举因为疫情要押后一年举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现届立法会继续履职不少於一年后,揽炒派议员便在留任与否的问题上争论不休。而在第二次“锺氏民调”出炉前夕,一早表态不留任的朱凯廸和陈志全正式去信立法会提出请辞。而“锺氏民调”的结果亦一如外界所料,成为揽炒派留任的下台阶,虽然赞成和反对留任的百分比均未达50%,但14名揽炒派议员均决定留任,仅陈淑莊一人因个人理由不作留任。

不讳言的说,决定留任的揽炒派议员吃相确实十分难看。先不说民调实际访问的2579人当中,其实有53.4%反对他们留任,远高於支持留任的36.8%,即使以所谓“接受民调约束的议员支持者”而言,支持留任者亦不过半,而有份参与民调的揽炒派议员最初承诺,是支持留任者不过半便会辞职,最终是自打嘴巴。

决定留任的揽炒派议员是输打赢要,而他们落得今日如此难堪的田地,可谓是咎由自取。归根究底,揽炒派出现是次去留争议,全因立法会选举押后前,揽炒派有4名现届议员不获选举主任确认参选资格,於是提出所谓的“总辞”,妄图胁迫特区政府准许4人留任。

但特区政府提请全国人大就立法会“空窗期”作决定后,人大常委会决定让全体议员继续履职,结果打乱了揽炒派的部署。可是无论如何也好,有三点实在值得大家注意:

首先,传统“泛民”决定留任,反映他们相信留任并不影响下届选情,其支持者即使觉得他们留任的做法难看,最终仍会“含泪投票”。是故,只要现时的政治和选举生态不出现变化,揽炒派提出的“35+”夺权计劃,对香港未来仍是一个潜在威胁。

其次,传统“泛民”决定留任虽是难看,但是辞任的朱凯廸和陈志全也绝对不是什麼“高风亮节”,而是他们本来的目标票源,便是激进派支持者。是故,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留任,而是担心留任会造成选票流失,使到他们在下届选举中难以连任,最终因小失大。

三是不论传统“泛民”决定留任的原因是什麼,立法会换届选举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被迫押后一年,立法会议员在人大常委会作出决定后继续履职,本来便是应有之义,亦是真正效忠香港特区的表现。是故,朱凯廸及陈志全为了一己的政治盘算,在疫情尚未缓和之时辞去议员职务,实际上跟擅离职守无异。

与此同时,二人决定不再留任的行为本身,反映着他们既不认同人大常委会的决定,亦不承认基本法赋予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宪制性决定权。在此情况之下,二人若是明年再次参选的话,他们所签署的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声明,又是否出自真诚呢?这个问题,是下届选举主任必须思考的课题。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温滔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