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英国最高法院的院长、副院长,为何能兼任香港法官?

撰文 | 董鑫

据央视新闻10月5日报道,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已接纳香港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推荐,会在征得立法会同意后,任命贺知义出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

贺知义(Patrick Hodge)是英国公民,现任英国最高法院副院长。

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英国现任法官, 是这条新闻中的两个关键信息。

贺知义是谁?

先来明确几个重要概念。

香港法院主要由裁判法院、区域法院、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构成。

终审法院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庭制度内的最高上诉法院,对香港司法管辖权范围内的诉讼有最终审判权。终审法院的法官包括首席法官、常任法官,以及总数不超过30名的非常任法官。

“非常任法官”的制度是在1997年,由时任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李国能引入的。香港学者评价说,这一制度是希望通过邀请海外资深法官加入,推进终审法院的判决获国际认同,促使海外法院援引香港案例。

非常任法官包括了两部分,一部分是前任香港法官,另一部分是来自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知名法官。

根据《香港终审法院规例》,在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的遴选标准中,对于候选人是否是香港永久居民,是否常居香港,是否在外国有居留权都没有限制。

贺知义今年67岁。作为英国公民,他于1983年取得苏格兰大律师资格,执业范围主要是商业及公司法,亦涵盖公共法。

△贺知义(右)

自2000年起,贺知义在苏格兰获委任为非全职法官,2013年获委任为英国最高法院法官,今年2月起任英国最高法院副院长。他还是南非斯泰伦博斯大学以及上海华东政法大学的名誉教授,在两所大学均有授课安排。

林郑月娥表示,贺知义地位崇高、声誉卓著,深信他将对终审法院有很大贡献。

英国现任法官

为什么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要特别提到贺知义的“英国现任法官”身份?

香港回归后,英国政府共向香港终审法院派遣过2名现任法官担任非常任法官,分别是罗伯特·里德(韦彦德)和布伦达·黑尔(何熙怡)。

韦彦德于今年1月就任英国最高法院院长,他在2017年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当时韦彦德是英国最高法院法官。何熙怡于2017年成为英国最高法院院长,2018年开始担任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

△韦彦德(左)和何熙怡

而就在今年7月17日,韦彦德还发声明称,如果香港国安法影响到特区法院“独立性”,英国将停止向香港特区派遣现任法官。

香港司法机构发言人对此回应表示,司法机构的独立性和法治乃是香港社会的基石,并受到《基本法》的保障。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在贺知义获任命后,终审法院中来自其他普通法地区的海外非常任法官名单将有14位,其中10名来自英国、3名来自澳大利亚,1名来自加拿大。

其中英国现任法官有两位,即现任英国最高法院的院长韦彦德和副院长贺知义。

林郑月娥指出,这些颇具声望的法官加入香港终审法院彰显了香港的司法独立,有助维持外界对香港司法制度的高度信心。

必须宣誓拥护《基本法》

这些海外非常任法官以轮流方式来香港一个月。

在聆讯及裁决上诉案件时,香港终审法院审判庭由五名法官组成。自1997年7月1日以来,除了极少数的例外情况外,终审法院在审理实质上诉案件时,均从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非常任法官的名单中,选出一名法官出庭聆讯。

《人民法院报》曾刊文指出,香港终审法院的非常任制法官制度有现实和法律两方面原因。

从现实角度而言,香港沿用普通法制度,就需要深谙普通法的人才。而且,由于历史原因,香港回归前就有大量英联邦国家的法官在香港司法部门工作,保留这些人员使得香港法治在回归过渡时期不至于中断。

从法律角度而言,《基本法》第八十二条规定,终审法院可根据需要邀请其他普通法适用地区的法官参加审判。

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制度,重点考察的是候选人在普通法地区的司法实践经验,对于候选人是否是香港永久居民,是否常居香港,是否在外国有居留权并无限制。

但这些法官在就职时,无论国籍必须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

△ 贺知义(右)宣誓就任英国最高法院副院长,左边站立者为 韦彦德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律师陈曼琪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香港国安法,行政长官在指定审理国安案件前需要咨询香港国安委,相信在人选考虑过程中,会考虑到外籍或双重国籍的法官问题,行政长官则有最终的把关权力。

她指出,香港司法体系一向重视法官不应出现利益冲突的情况,如果法官拥有双重国籍,或曾宣誓向其他国家效忠,出于回避利益冲突的原则并不适合审理国安案件。

来源:政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