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司法改革系列】覆核遭滥用 沦揽炒武器

屡做政治骚阻社会运作 法律界促提高申请门槛护法治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香港《文汇报》报道,司法覆核本意是用来监察和纠正公共机构的错误,以确保有关方面根据法律履行公共职能,惟近年滥用司法覆核制度的情况严重,揽炒派更将之视为“政治武器”,以反对不合其政治立场的政策措施、炒作政治议题、阻挠政策推行。港珠澳大桥建设、高铁“一地两检”,这些便利民众、有利于两地发展的项目,却被揽炒派提司法覆核企图横加阻挠;甚至对于香港根本无权覆核、根本不容置疑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揽炒派也以司法覆核去做政治骚,一次又一次地浪费大量司法资源、阻碍社会运作。多名法律界人士近日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都认为须改革有关制度,包括提高门槛、设专责委员会及法庭处理等,让社会资源合理运用,也真正地维护法治。 

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烈显伦早在2015年就指出,一些个人或团体在不同的政治事件或基建工程上提出司法覆核是滥用司法程序。不论看案例或数据,滥用司法覆核明显是一大问题。香港法律界人士近日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强调,司法覆核不应被滥用于处理政治争拗,又建议提高司法覆核的门槛、提高审查许可申请的效率、审慎批出司法覆核相关的法律援助等方法,避免制度被滥用。

全国政协委员、律师简松年强调,若要避免司法覆核被滥用,首先高院要对司法覆核许可严格把关,建议成立司法覆核委员会,提高司法覆核的门槛。他强调“真金不怕洪炉火”,需要法律援助或者真正需要司法覆核的案件,不会受到司法覆核委员会审查的影响。

此外,法律援助署亦要严格审核与司法覆核有关的法律援助,尤其是揽炒派针对政府的司法覆核,不能任由申请人在申请法援后,再自行指定代表律师,否则就是让揽炒派用政府的钱,请反对政府的大律师,做危害政府的事。

提高效率 法援宜收紧

法学教授黄江天亦指出,司法覆核是很好的制度,民众可以要求司法机构对政府决定是否合法、决定程序是否恰当作出裁决。司法覆核与一般诉讼不同,多了申请许可的关卡,高院要对司法覆核申请进行表面审查,对覆核对象、有无公众利益、胜诉可能性做出初步判断,再决定是否容许进行司法覆核,但近年确实出现了许多不合适的司法覆核申请。

他认为,如今司法覆核在效率和法律援助方面需要改进。第一是司法覆核的效率要提高,高院要尽快做出决定;第二,法援涉及公帑,审批时要适当收紧。两者结合起来,就可以既保障市民的覆核权,也可以充分利用司法资源。

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曾于2016年指出,司法覆核维护公众利益、促进社会大众福祉,但假如司法覆核的案件只涉及政治、经济、社会等问题,而非法律问题,又或全无法律理据,就属于滥用司法覆核。香港律师会副会长、律师陈泽铭亦认同马道立的观点,强调法庭不应处理政治争拗。

设专门法庭 加快审理

他并建议通过几个方法加快司法覆核许可的批准,以更迅速地彰显公义,同时尽量减少公共资源的浪费。一是在高等法院设立“司法覆核法庭”,并赋予其司法管辖权聆讯及裁定司法覆核申请,包括批予申请许可及进行正式聆讯的权利。亦可参考英国的规划法庭,按案件数目、性质及实际需要,在司法覆核法庭下另设专门法庭,更有效地处理特殊或重大的司法覆核案件,并减轻高院的负担。

二是建议法院采用“加快处理程序”,减少处理每宗司法覆核申请的时间,包括避免进行不必要的第一阶段聆讯,只考虑申请人的书面陈述和相关文件。处理关乎选举、重大工程的覆核申请等一些较为紧急的案件时进行合并聆讯 (roll up hearing),一旦决定批出申请许可,便立刻进行第二阶段的口头聆讯;将司法覆核案件的“越级上诉”恒常化,除非诉讼双方反对,否则自动将对原讼法庭判决的上诉交由终审法院审理等。三是增加司法覆核法官数量,并在整体上增加司法人手及资源,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