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揽炒派有无可能 做忠诚反对派?

只要看看揽炒派早前对于中央协助特区政府展开“普及社区检测计划”的种种荒腔走板言行、种种恶意抹黑,就知道他们确实病得不轻。揽炒派确实是相当可恶,刻意扭曲中央的善意,阻碍特区政府的防疫抗疫工作,甚至将疫情蔓延诿过于特区政府。在香港现时的政治环境下,揽炒派有敢于改辕易辙成为“忠诚反对派”的远见吗?

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早前表示:“这里我想特别强调一点,制定香港国安法绝对不是把香港的反对派阵营或者‘泛民主派’阵营作为一个假想敌,不是这个意思。制定这部法律就是要聚焦打击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而不是整个反对派阵营。香港是一个多元社会,政治上也是多元的,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已经体现了中央的政治包容,你还是可以长期存在,还是可以有不同的政见,包括反对政府的主张。小平同志当年讲过,香港回归之后还是可以骂共产党,但是不能够把它变成行动,变成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这也就是说,‘一国’有底线,‘两制’有边界。资本主义社会也有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游戏规则,也有底线。所以大家都要遵守规则,都不能突破底线。从这点来说,我觉得香港的反对派阵营也应该好好地做一番反思,并且做适当的调整。”

须改辕易辙维护宪制秩序

笔者认为这段话蕴含四个信息:

第一,释出善意。国安法是打击极少数危害国安的犯罪分子,中央没有把揽炒派看成是铁板一块,善意提醒揽炒派不要成为“极少数犯罪分子”。第二,体现包容。“一国两制”体现包容,包容香港在政治上的不同声音和政见,但包容并不等于无尺度的容忍,要明白“一国”有底线,“两制”有边界。第三,强调规则。想参与政治就要遵守政治游戏规则和不能突破底线。第四,忠告调整。“我觉得香港的反对派阵营也应该好好地做一番反思,并且做适当的调整。”既是大白话也是高明话,即中央知道揽炒派的底细,现在给机会你们调整,同时也看得出你们的调整只会是“适当的调整”。说白了,就是中央在听其言、观其行,看揽炒派如何“适当的调整”。

这也就是笔者最近一直提出揽炒派应转型成为“忠诚反对派”的因由。笔者真诚希望看到揽炒派放弃反中乱港的方针,作出“适当的调整”,最终成为“忠诚反对派”为建设香港出一分力。

当然,这个愿景在短期内实现的确是相当困难。笔者期望香港的有识之士和有志之士不要更不能因为怕“难”而却步,因为怕“难”而望“天”打卦,等“天”施手打救,希望在某一日睡醒就看到人心回归。因此,笔者说:“意识形态认同”和“游戏规则确认”既是目标,也是过程。

来源:香港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