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扫“黄”除“独” 学校岂能“中立”?

九龙塘宣道小学一名教师由於在课堂上有计劃地“播独”,上月底被教育局取消註册,为“修例风波”以来“黄丝”钉牌首例。然而,从本港教育改革的角度而言,此事不过是开头的一小步,不论是其他潜伏在校园内、为数甚多的“暗独”教师,还是不少学校对於“遏独”的消极态度,都显示当局在改革路上仍任重道远。

拿今次涉事的宣道小学发表的声明为例,校方表示会“尽力确保校园保持政治中立,为孩子……达至全人发展”,寥寥数语,却不得不惹人怀疑,究竟校方有没有从今次事件中汲取教训?

据报道,该名“播独”教师遭到投诉的课堂,发生在去年3月,但待大半年后,亦即去年9月,校方才因为接获教育局的投诉而展开调查。在这半年内,该教师可以向多少学生教授多少有关分裂国土的“知识”,实在无法不忧虑。但校方今年3月向教育局提交的报告,却不认为该教师的教学内容有任何问题,遑论处分,连最低程度的警告也欠奉。最终直至上月尾,该教师才被局方钉牌。事件由起始到有结果,足足花了一年半时间,不论用任何标準而言,都称不上理想。

据教育局官员昨日在记者会上解释,该教师的教案、教材以“港独”为主题,在50分鐘的课堂时间期间,极详细介绍非法组织“香港民族党”的宗旨,继而讨论“台独”、“藏独”等议题,并要求学生举手示意是否同意有关内容,等同强迫政治表态。难道校方认为这样的课堂内容都叫没有问题?

“中立”不是偏袒护短的藉口

要知道该老师教的不是中学生,更不是大学生或研究生,而是小五学生。难道只有十岁上下的小童,可以有足够的心智和能力分析这些複杂的政治论述?更何况,该教师还要求学生举手表态,以及以工作纸形式为学生“複习”“港独”内容,这实在不得不令人怀疑其别有用心,亦令人质疑校方判断教育专业的标準。

事实上,该校校长、副校长事后便因为“监管不力”,而收到教育局的谴责信;该校另外三名使用了有关教材的老师,也收到警告信。这足以说明,所谓“政治中立”非专业的代名词,更不是对“播独”教师不闻不问的藉口。尤其是在国家安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社会上包括学校,根本没有所谓“中立”的立场,教师应教授的是国家安全对香港的重要性,以及分离势力带来的威胁和破坏。此无关言论自由或干预学校,正如讨论杀人放火、姦淫掳掠等严重罪行,难道也要问学生赞同与否吗?

今次教育局主动出手拨乱反正,是值得欢迎的第一步,但如果每次都要跟着这大堆步骤走一遍,不知何月何日才能彻底为校园消“独”。最重要的,是学校自身要重新肩负起百年树人的重责,不能再以“政治中立”为由,放任老师在课堂和教材上自把自为,令莘莘学子默默受到激进思想影响。

去年6月以来,有多少学生投身暴力,有多少学生被捕,有多少学生前途尽毁,难道教育界还看不够吗?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