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黄之锋“开房” 钱从何而来?

揽炒派口头禅是“兄弟爬山,齐上齐落”,看似“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但现实总是残酷的,爬的未必是同一座山,齐上未必能齐落。有的人要潜逃他方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但有些人则可以入住五星级酒店、遛洋狗喝下午茶,好不快活。所谓的“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说穿了,不过是“光复女郎 时代享受”而已。

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上周三(9月30日)涉非法集结等罪提堂,据最新一期《东周刊》报道,黄之锋在提堂前曾带女伴到港铁九龙站上盖的超豪华五星级酒店,度过二十二小时。

而黄之锋上庭前他四次发文强调自己仍要接受海外媒体访问,并张贴收款连结,催谷支持者课金支持。报道质疑黄之锋之前所属的“香港众志”,曾向支持者“众筹”逾千万元,不过今年六月解散后,至今未有公开交代捐款去向。但该消息仍未获当事人证实。

从未交代“众筹”款项去向

作为一个成年人,有自己的私生活是很正常的,即便和再多的伴侣过夜,只要不涉道德及法律,也是个人之事。但黄之锋“酒店二十二小时”事件之所以引起强烈的关注,根本一点在於,公众质疑他钱从何来?黄之锋有正常的工作吗?没有。他很大一部分资金来源,都是靠所谓的“众筹”而来。那麼问题来了,酒店“开房钱”,有没有涉及“众筹”而来的资金?若没有则罢,有的话,黄之锋是否应该向公众交代?

但昨日黄之锋不仅没有回应这篇“有图有真相”式的报道,反而写了千字长文,绘声绘影说自己如何被“跟踪”,以及由此而来的“恐惧”云云。

这种转移视线的伎俩,揽炒派也不是第一次用了,但黄之锋用得实在太低级。不是说凡事要公开、透明吗?有没有“开房”、有没有挪用“众筹”而来的钱,这些问题就那麼难回答吗?还好意思说“革命”,简直是侮辱这两个汉字。

一边是“十二瞒逃”悲惨下场,另一边是政客吃香喝辣的逍遥快活。同为“手足”,待遇为何差天共地?罗冠聪可以在泰晤士河畔与政客谈笑风生,梁继平可以在大学过着优渥生活,但被捕的“手足”却身陷囹圄或等候法律制裁,即使没有被捕也要在香港为两餐奔波劳碌,甚至要沦落街头。“时代革命”到底是“革”了谁的命?!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唐 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