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无德无行无耻的郭家麒

“黑暴”在国庆日发起的所谓“月夕行动”惨淡收场,自称与暴徒齐上齐落的揽炒派政客,更全部“潜水”绝迹暴乱现场,说明“黑暴”已是树倒猢狲散。本来,“潜水”就“潜水”没有什麼大不了,难道非要陪暴徒“送头”不可?但公民党郭家麒却藉机抽水,在facebook张贴一批防暴警员相片,指“一堆绿色物体,甘心作为残暴政权的走狗,打压的都是香港人”,形容“这堆人死心塌地作奴隶”云云。

郭家麒的言论不但颠倒是非,更是煽动仇恨、抹黑警队。警方随即严厉谴责,批评郭家麒“为求政治目的不择手段,肆意贬毁警员。”并指他“与医者应有的高尚品格背道而驰,着实令人遗憾。”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亦去信医委会,投诉郭家麒涉嫌违反专业操守及医德。

郭家麒的言论首先是颠倒是非黑白。十月一日的骚乱是谁发动?是谁搞出来的?是“黑暴”大台,不是警队。“黑暴”扬言要在当日堵路、纵火、破坏商店、袭击警员市民,难道警队会撒手不管?数千名警员在国庆中秋节日,不能陪伴家人而要在全港布防,为的就是让市民有一个安稳的节日,可以免除“黑暴”威胁。正是在警队的严密布防下,“黑暴”难以逞兇,市民得以度过一个安全、安心的假日,请问警队何来“打压香港人”?如果这样是“打压香港人”,在大街上公然袭击不同意见市民、到处投掷汽油弹、到处破坏,又算什麼?

警队职责是维护法治、维持治安,保障市民安全,暴徒对警队恨之入骨不难理解,因为他们是违法乱法者,他们目的就是破坏法治毁坏香港,将香港送入万劫不复之地,警队就是他们的最大障碍。所以,过去一年大量针对警队的抹黑、谎言、造假从不间断,就是为了将香港最后防线摧毁。

但郭家麒之流仇警入骨,请问原因何在?是否代表他是暴徒一员?他以侮辱言词来形容警队,反映其人偏执极端,一个医生沦落到如此地步,他不单是政界之耻,也是医界之耻。

医委会须展开彻查追究

医务委员会的专业守则言明,作为一名医生理应具备更崇高的专业操守标準,让公众对医生专业的能力和诚信保持信心。郭家麒的言行正与有关要求背道而驰。一名医生可以毫不避嫌的公开其偏颇政治立场,因为政治原因对警队或建制人士存在如此浓烈的仇恨,这样的人怎可能令外界对其医德操守有信心?对此,医委会理所当然必须彻查和追究。

其实作为医生,郭家麒也一直为人诟病,当中不单在於其为人操守,更在於其专业水平。2004年至2005年期间,郭家麒至少涉及三宗严重医疗失误个案,被病人入禀索偿,但这些个案全部没有上庭,很可能是透过专业责任保险机构医疗保障协会(MPS)赔付在庭外和解。然而,由於索赔个案不断出现,拖累其他无问题医生的保费大幅增加。2005年9月,一群医学会及协会成员就联署去信MPS,指业内有些害群之马违反道德行医,以致牵涉多宗医疗失误个案,强烈要求承保组织把郭家麒除名,不接受其投保,以免业界受其诉讼拖累而要付出昂贵的保费。

在个人品格上,郭家麒为人偏激,去年5月在立法会质询时,他借一段奏国歌短片大做文章,质疑片中坐轮椅的老婆婆唱国歌时起立是“被迫”,又指国歌法本地立法后会“强迫长者站立、哑巴唱歌”云云。该老婆婆身份是抗战时期香港东江纵队的老兵,起立仅仅是出於对国歌的尊重,但却被郭家麒小人之心肆意抹黑。

作为一名政客,郭家麒立场摇风摆柳,他接受访问时曾说:“若有人以是否爱国作标準,我认为我绝对符合。”他还举例他爱中国的证据,“我读中学的时候,主动研读马列毛思想,我当时并无被洗脑;我第一、二次长程旅行都是到大陆去,经常参与大陆交流团。”但这个自称“爱国”的政客,其所作所为却是不断损害国家和香港利益。他与公民党大力支持“黑暴”,更公然乞求国际社会制裁香港,请问这是什麼爱国爱港表现?

正因为劣迹斑斑,郭家麒报名参选第七届立法会时已被DQ,儘管现届议员将继续履职不少於一年,但以其所为要再“入闸”基本只是一厢情愿。现在郭家麒言行愈走愈激,说穿了,只不过是知道自己议会之路已经玩完,再不用扮“爱国”、扮理性、扮专业,可以不避忌的将自己极端一面表露无遗。对於这样无德、无行、无耻的人,不但无资格做议员,更没有资格做医生。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方靖之